看了一齣日本電視電影《呼喚奧運來東京的男人》,故事開始有一段戲,是二戰剛完後兩年,日本泳隊遠赴洛磯機參加國際賽,大會不許他們制服上有日本國旗,最後他們破了世界紀錄,大會升起日本國旗,他們紛紛感動落淚。

令人不禁唏噓,戰敗國的國民還會為國旗自豪,但所謂戰勝國反而惹人討厭,那麼要反省和檢討的應該是政權,還是小市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