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兩天回了老家玩。今天中午11.30時
我正在房間查看資料時,門口突然走進來一個人,
抬眼一瞧原來是鄰居叔子。

他進來見到我,撓撓頭,不好意思地
向我借用手機打電話給嬸子。

老司機帶路~別等,快上車!

嘿嘿嘿嘿「車」要開囉~~快來!

他告訴我,嬸子還在地里幹活,
打電話是讓她快點回家吃午飯。

打完電話了又喃喃說了一句話,
這麼點了還不知道回家吃飯,不怕餓壞身體嗎?

打完電話後跟我道了聲謝便出去了。
我望著他白花的頭髮,頓時五味雜陳。

woman giving wedding ring to man

家人告訴我,叔子去年生了場大病,幾乎沒命。
那個時候兩個孩子在外面讀書,
發病的那陣子都是嬸子全程料理,十分辛苦。
原來微胖的女人,十天下來就瘦出了骨架感。

自這場病後,叔子整個人都變了,從前對妻子指指划划的,
現在妻子說什麼就是什麼,再也沒有往日的神氣。
並且還開始學會關心妻子了,儼然跟過去的他大不同。

我想起幾年前的叔子,那個時候叔子是搞裝修的,
每個月都有上萬無的收入。這在農村來說收入是很高的了。

叔子賺錢厲害,嬸子根本不用出去工作,
只在家裡做做家務,弄弄菜園子。

我記得當時還在叔子麵前說嬸子有福氣。
結果叔子一句話扔過來,她呀,什麼都不會做,
就只能做這些家務活了。神情有些看不起嬸子的樣子。

我後來才知道,嬸子在家日子也不好過。
因為家裡都是靠叔子賺錢的,在家里基本沒有什麼說話權。
並且平時晚上叔子常常不在家吃飯,都去外邊跟朋友吃飯。
嬸子有意見,他便吹鬍子瞪眼睛,讓嬸子再不敢說他半句。

好在在鄉下,大多女人喜歡在一處閒聊,
嬸子無聊時便加入了他們的聊天隊伍中,
抒發一下寂寞之情。這種日子倒也過得下去。

前兩年叔子病了,為了治病幾乎把家底都掏空了。
病好後,叔子再也不能從事他過去的工作了,
醫生讓他在家好好休養。但是家裡還有一雙兒女要讀書,
從沒工作過的嬸子毅然去找了工作。

當然找的工作都是些體力活,錢不少,但是很辛苦。

bride and groom on green grass field

也是因為這件事,叔子再也沒有當初的神氣了,大
概經歷了生死大劫,危難之中妻子毫無怨言的付出讓他已是十分愧疚,
再者如今都是妻子賺錢養家,他哪裡還敢威風呢。

曾經那些跟他往來的朋友見他生病了,看過幾回也不再肯登門了。
叔子感概,最後還是老婆陪自己度過難關啊!

妻子的重要性很多時候男人不會感受到,
特別是那些主要以他們為主賺錢養家的人,
往往會在收入這方面會看低妻子,就如我的叔子一樣,
這樣的男人還能體會妻子的重要性,那可真是怪了。

這些人往住在自己落難了才會幡然悔悟良心發現,妻子才是那個重要的人。

年輕的時候總是以朋友為重,半夜朋友來個電話,
本要睡覺的立刻穿起衣服出門,回來時滿是醉意。
不管家中的妻子會不會擔心喝這麼多酒傷不傷身,
半夜回家安不安全,妻子一個人睡怕不怕。

但凡朋友叫的,無不應允。如果是妻子叫去散步或者逛街,
滿臉不情願。然後妻子只能落寞地約上姐妹或者一個人出去。

在婚姻中,很多男人都覺得跟朋友聊天開心,
跟妻子聊天除了家長里短再也沒有什麼營養話題了。

其實不然,許多男人在一起聊天也十分八卦,
比起女人來有過之而無不及。可以說他們的話題相似度是差不多的,
不外乎講誰如何如何,自己如何如何,老婆如何如何。
可是就是因為對像不同,男人聊天的慾望就大打了折扣。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
這大概與他們是同性有很大關係,
同性的聊天相比異性來說會更輕鬆。

沒有男女之別的說話限制,想說什麼說什麼,
不必在乎聽不得某些詞某些話而閉嘴。
再者因為是朋友,話題肯定是相近的,聊起來更痛快了。

這些原因造就了男人寧可花時間
去經營自己的朋友圈也不愛花心思
來經營自己與妻子之間的感情。

畢竟跟朋友聊天多開心啊,而妻子,
即使沒有滿足她聊天的需求,她也還是自己的妻子。

但隨著女性社會地位的崛起,女性精神的需求也慢慢被喚起了。
如果將來還有男人寧可把自己更多時間
給朋友而不肯給妻子家庭,妻子們必然會反抗。

grayscale shot of bride and groom

有一個網友說自己的老公常常跟朋友們在一起,
從來不會在乎她的感受。雖然他們家很有錢,但是她過得很孤獨。

夫妻兩個沒有離婚卻相當於離婚。網友說,
在老公眼中,朋友的地位遠高於她,
要不是孩子不願意她離婚,這婚早離了。

網友說,等將來她老公生病時,
她一定不會在床沿上伺候這個男人。
曾經跟誰好,往後便讓誰照顧吧。

網友的話雖然說得狠,但是站在她的立場也是可以理解的。
一個家庭,朋友關係高於夫妻關係,你讓另一半怎麼想呢?
要知道將來孩子大了,自己老了,
陪伴在身邊的永遠都是自己的另一半,
生病照顧的也永遠是另一半。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在年輕時給年老的自己留條後路呢?
你要知道,將來躺在病床上了,決定生死的不是自己,
也不是兒女,而是那個喚作妻子的女人。

Refer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