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節目《Miss Back》請來一班被遺忘的前女團成員參與,包括T-ara、 Crayon Pop和After School等,眾人公開了不少過去偶像生涯中受過的不公平對待,甚至留下心理病後遺症。前南韓女團Stellar的佳英提到當年因「限制級女團」形象備受折磨,還因此留下心理陰影一事,此外還表示活動的7年間只拿到1000萬韓元的收入(約25萬台幣),不少網友都替她感到心痛時,前東家竟開口反撃,雙方說法成對立。

老司機帶路~別等,快上車!

嘿嘿嘿嘿「車」要開囉~~快來!

老司機帶路~別等,快上車!

嘿嘿嘿嘿「車」要開囉~~快來!

 

▲佳英近日登上《Miss Back》訴說當年因「限制級女團」形象而留下陰影一事。(圖/翻攝YouTube/MBN Entertainment)

(圖片來源:YouTube MBN Entertainment)

 

 

Stellar又有「19禁女團」之稱,組合不論造型、舞步的尺度都相當大,經常遊走在限制級邊緣,因此成功引起關注。佳英在退團3年後,公開當年被迫性感的秘密,包括公司擅自把衣服換成露骨泳衣,以及答應成員換掉性感照後卻如常公開。事件讓她身心受損,自此抗拒穿短褲,至今仍收到大量性騷擾私訊,佳英也講到7年來只收到1000萬韓元(約25萬台幣)收入。

佳英強顏歡笑道出當年的遭遇,令觀眾相當心痛。(MBN)

佳英在8日播出的《Miss Back》中談到2015年推出歌曲《Vibrato》的爭議宣傳照,照片中她們穿上緊身洋裝,裙子一角從膝蓋處開岔到腰部,裡面只穿丁字褲,讓細細的繩子露出,被批過於色情。事隔多年她驚爆當年成員們拒絕穿這套,但公司卻說,「為什麼還沒穿就說無法穿?先拍拍看,真的覺得太色情我們就換掉」,但最後釋出的概念照卻是這系列最露的照片。

從那之後團體便開始被迫不斷遊走尺度邊緣,佳英也因此在合約結束後馬上退出,卻從此被貼上限制級女偶像的標籤,還產生了心理陰影,即使在炎熱的夏天也不敢穿短袖短褲出門,總是包緊緊,讓節目擔任製作人的歌手白智榮與宋恩伊心疼到當場淚崩。

韓國節目《Miss Back》請來一班被遺忘的前女團成員參與,包括T-ara、 Crayon Pop和After School等,眾人公開了不少過去偶像生涯中受過的不公平對待,甚至留下心理病後遺症。前南韓女團Stellar的佳英提到當年因「限制級女團」形象備受折磨,還因此留下心理陰影一事,此外還表示活動的7年間只拿到1000萬韓元的收入(約25萬台幣),不少網友都替她感到心痛時,前東家竟開口反撃,雙方說法成對立。

▲佳英近日登上《Miss Back》訴說當年因「限制級女團」形象而留下陰影一事。(圖/翻攝YouTube/MBN Entertainment)

(圖片來源:YouTube MBN Entertainment)

Stellar又有「19禁女團」之稱,組合不論造型、舞步的尺度都相當大,經常遊走在限制級邊緣,因此成功引起關注。佳英在退團3年後,公開當年被迫性感的秘密,包括公司擅自把衣服換成露骨泳衣,以及答應成員換掉性感照後卻如常公開。事件讓她身心受損,自此抗拒穿短褲,至今仍收到大量性騷擾私訊,佳英也講到7年來只收到1000萬韓元(約25萬台幣)收入。

佳英強顏歡笑道出當年的遭遇,令觀眾相當心痛。(MBN)

佳英在8日播出的《Miss Back》中談到2015年推出歌曲《Vibrato》的爭議宣傳照,照片中她們穿上緊身洋裝,裙子一角從膝蓋處開岔到腰部,裡面只穿丁字褲,讓細細的繩子露出,被批過於色情。事隔多年她驚爆當年成員們拒絕穿這套,但公司卻說,「為什麼還沒穿就說無法穿?先拍拍看,真的覺得太色情我們就換掉」,但最後釋出的概念照卻是這系列最露的照片。

從那之後團體便開始被迫不斷遊走尺度邊緣,佳英也因此在合約結束後馬上退出,卻從此被貼上限制級女偶像的標籤,還產生了心理陰影,即使在炎熱的夏天也不敢穿短袖短褲出門,總是包緊緊,讓節目擔任製作人的歌手白智榮與宋恩伊心疼到當場淚崩。

▲Stellar當年以限制級女團形象深植人心。(圖/翻攝推特)

(圖片來源:推特)

然而,節目播出後,Stellar的前公司代表出面反駁,表示「名譽毀損」,根據韓媒報導,Stellar所屬的公司「The Entertainment Pascal」老闆崔秉敏表示當時即使團體所賺的收入還沒過損益平衡點,但還是給了成員們錢,「而且金額一定有超過1000萬」。

▲Stellar當年以限制級女團形象深植人心。(圖/翻攝推特)

對於性感風格的指控,崔秉敏承認組合風格的確較重口味,不是一開始就是性感風,但的確是當時流行趨勢中的一種,19禁風格並不是一開始就嘗試的,還表示當時引起爭議的服裝也是在獲得成員父母的同意才讓她們穿上的,還透露「有一部份成員的父母還希望能使用『比這更性感的風格』」,表示不能接受佳英單方面的說法讓他4年間對Stellar的努力化為泡沫。

看更多>泳衣、內衣

(圖片來源:推特)

然而,節目播出後,Stellar的前公司代表出面反駁,表示「名譽毀損」,根據韓媒報導,Stellar所屬的公司「The Entertainment Pascal」老闆崔秉敏表示當時即使團體所賺的收入還沒過損益平衡點,但還是給了成員們錢,「而且金額一定有超過1000萬」。

▲Stellar當年以限制級女團形象深植人心。(圖/翻攝推特)

對於性感風格的指控,崔秉敏承認組合風格的確較重口味,不是一開始就是性感風,但的確是當時流行趨勢中的一種,19禁風格並不是一開始就嘗試的,還表示當時引起爭議的服裝也是在獲得成員父母的同意才讓她們穿上的,還透露「有一部份成員的父母還希望能使用『比這更性感的風格』」,表示不能接受佳英單方面的說法讓他4年間對Stellar的努力化為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