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多年來他拿著攝影機在街頭閒晃,用快門拍下國家被毒品籠罩的陰暗面!(0802)

提到美國,可能很多人對這個國家充滿嚮往和憧憬,畢竟作為一個發達國家,這個國家幾乎就是繁榮和富足的典型。

由於生活富足,一些中產階級或者資產階級的美國人,為了尋求刺激,走向了吸毒的道路。

而且和大多數國家一樣,這個國家其實也有貧富不均的問題,在這片繁華的背後,有另外一些人無法擺脫生活的貧困,身體上也受盡疾病的折磨。

 

出於對生活的逃避或者是對肉體痛苦的妥協,這些人也開始濫用毒品。

 

根據這幾年的調查顯示,毒品濫用已經成為了美國社會一個不得不面對的大問題。

很多人認為吸毒是個人問題,在美國,毒品很容易買到,在一些狀況比較複雜的街區,在街頭就有兜售毒品的人。

2013年美國疾病防控中心的調查就顯示,大約有51.7萬美國人自稱在過去一年裡吸食過海洛因。

2014年毒品使用過量死亡的人數大約在4.7萬人,到了2015年這個數字就變成了5.2萬人。

更恐怖的是,2002年到2013年,美國12歲以上的人群中,吸食過海洛因的人數增長了63%。

美國12歲以上不定期使用鎮痛劑的人數達2050萬。

 

費城是美國最老的城市之一,這個城市,也是美國犯罪率和貧困率最高的城市之一。

這個城市的肯辛頓大街隨處可以見到的是生活在美國社會最底層的人士,他們中有阻街女郎,有流浪漢,有無依無靠的受傷老兵,這些人都過著悲慘的生活,以及同樣不可擺脫的毒癮。

有一個攝影師叫Jeffrey Stockbridge,他曾經用了多年的時候,在費城街頭拍攝了這些藥物依賴的人。

這些人因為很多原因而接觸毒品,有的是因為買不起昂貴的處方藥,有的是因為尋求身心的解脫。

他們的經歷各不相同,唯一相同的一點,就是他們都在毒品的深淵裡,越陷越深。

在這個攝影師的鏡頭下,我們看到了這個國家這個城市的另一面,龍蛇混雜。

這個人名叫Matt Neal,他從離開監獄以後就染上來毒癮,後來因為敗血症左腿被截肢。

當時他是Jeffrey拍攝的第一個人,他如今正在積極戒毒,希望自己可以康復起來。

 

這是Matt Neal(左)當年有毒癮時候的外貌,簡直判若兩人

 

這個叫Tanya的姑娘只有25歲,她從18歲開始就接受治療,現在她每天出門前都要用一些麻醉藥物。

 

這個叫Vinny的人展示著他身上的紋身。

 

這個站著寫字的姑娘名叫Lauren,她2008年來到費城,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她開始染上毒癮。

 

一個站在塗鴉牆前面的女人。

 

這個男人在鏡頭前展露了他的肌肉。

 

她叫Carol,她已經毒品依賴超過二十年了,她在二十歲的時候得到了一筆遺產,用這筆錢買了房子以後,剩下的錢幾乎她全部用在了毒品上,她說也許她這輩子都無法擺脫了。

 

這個年輕的妹子叫Carroll,她經常吸毒後就這樣睡倒在路邊,懷裡抱著她的包。

 

一個穿著穿著一件遮住臉套頭衫的男人。

 

Sarah今年55歲,她曾經是心理學的研究生,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但是她的丈夫還有父母在一場車禍中去世,她一夜之間失去了一切,最終變成現在的樣子。

 

這是一個不知名的坐在輪椅上的人。

 

Sarah和Dennis在一個廢棄的軌道旁注射毒品,他們已經嗨了,Sarah的血管不好注射,於是Dennis幫她透過頸部注射。

 

Pat和Rachel認識的時候,Rachel還沒有接觸到這些麻醉藥物,他幫助Pat戒除了依賴,結婚生了孩子。

但是後來Rachel生病了,他開始使用處方藥,他說也許有很多人說他自私,但是他覺得自己已經盡力。

 

兩個走在破爛大街上的人。

 

這個叫Krista的姑娘,在2009年的時候被拍過,在2014年的時候她給Jeffrey打電話,表示自己已經戒除了依賴。

 

據說這些在街頭販毒的毒販大多來自墨西哥,Jeffrey希望透過他鏡頭的傳遞,讓更多人看到這些人的悲慘生活,從而引起更多的關注。

「有的人越陷越深,有的人戰勝了自己。多年來這個國家的人都忽略了這些藥物依賴和毒品依賴的危害,但是我覺得這本不應該被忽視。」

「我們真的應該想辦法幫助他們擺脫這一切,而不是視而不見。」

陽光再充足的地方,都會有陰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