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他花了一甲子時間把自己變成料理全才,做出來的每道「餐點」都緊緊抓住路人的胃(0710)

今天要介紹的是一位來自日本的老爺爺,Noriyuki Mishim。

 

 

在過去的60年裡,他每天都在研究和製作各種各樣讓人垂涎欲滴的「食物」。

無論是精緻的日本料理,比如壽司拼盤。

 

還是深受廣大人民群眾喜愛的西洋速食,比如炸雞薯條。

 

無論是特別考驗烹飪技術的中華料理,比如麻婆豆腐。

 

還僅僅只是一碗溫暖熱心的熱湯關東煮,甚至連法式甜點,他都可以做出。

 

從日本料理到西洋速食,從中華料理到法式甜點,幾乎沒有他不會做的東西,不過這並不是因為他是一個「料理全才」,而是因為這些「食物」,都不是真的。

它們,全都是食物模型。

Noriyuki Mishim今年已經79歲了,從十幾歲起,他就成為了一名「食品模型」手工藝人。

「我不知道自己具體做了多少『料理』,但是上萬件至少有了。」說起自己60年來的經歷,Noriyuki非常淡然。

 

製作食品模型是一個完全依賴手工的活計,幾把刀,幾把刷子,一個噴槍,一台乾燥箱,就是Noriyuki爺爺所有的工具。

製作食品模型看似簡單,其實比製作真正的食物還要複雜。

所有的食物,都要從矽膠模具開始單獨做起,無論是單個的蛋糕,還是需要組裝的漢堡。

在模具成型之後,便開始進行切割。

 

打磨處食物本身的紋路和棱角。

 

然後再一件一件組裝起來,特別是漢堡這樣的食物每一層都要單獨製作。

 

接著就是噴漆上色,食物誘人的光澤全靠色彩來完成。

 

這需要手藝人常年經驗的積累和敏銳的觀察力。

 

最後就是送入乾燥箱進行乾燥,對於79歲高齡的Noriyuki爺爺來說,這個已經做了無數次的動作如今讓他十分吃力,

他已經老了,彎不下腰了。

 

但是,這並不會影響他的手藝,他依舊要求一個細節都達到完美,最後呈現出優秀的「菜品」。

 

對於Noriyuki來說,以往他覺得最「煎熬」莫過於工作的重複,比如一碗米飯,一粒壽司,都需要先製作一粒一粒的飯粒模型,然後在用黏合劑黏起來,非常考驗人的耐心。

 

但是現在,經歷了60年的磨煉,如今的Noriyuki早已處變不驚,他輕鬆的製作著各種各樣的食品,每一個細節都能到位。

 

提及自己的手藝,Noriyuki說的頭頭是道:「對於我來說,最好做的就是燒或者烤的食物。最難做的,是自然界的食物,比如魚或者肉,想要展現出新鮮度,真的很難。」

 

即使在已經從業60年,他依舊不滿足自己的手藝水平,還在不斷改進和學習,和比他年輕很多人一起工作,一起合作,努力做出更新潮更吸引人的「食物」。

Noriyuki現在在一家叫做Fake Food Hatanaka的食品模型企業進行工作,工廠裡只有20多個像他一樣的手工藝人。

 

別看工廠不大,但是他們的銷售情況卻非常好。

每一道產品的價格都有幾百美元,是真實食物的10倍以上,但基本會被搶購一空。

食品模型大多會被餐廳購買,用來擺設在店門口,吸引顧客的注意。

 

照片可以PS,可以放大縮小,時長會干擾顧客的判斷,但是食物模型卻是1:1的大小,一目了然就能吸引到顧客的注意力。

在日本,「食品模型」是一個價值數十億日元的產業,並且有著長達百年的歷史,在這個產業背後,站著許許多多像Noriyuki一樣,以手藝為驕傲的手工藝人。

 

對於他們來說,這些菜品並不是「商品」,而是「藝術」,充滿了自己的想像力和生活經歷,如果說料理是廚師呈現和食客的一次性藝術,那食品模型就是呈現給食客們的長期藝術。

 

每一個食客站在店門口,看著這些模型,都對自己想吃的食物充滿了期待,Noriyuki不願意辜負人們的這種期待。

 

在現代,有很多人說有了3D列印機,這種手藝就沒有用了,因為所有的食物都可以列印出來。

但是Noriyuki老爺爺卻堅信這項手藝不會被淘汰:「3D列印機無法實現藝術家的觸覺,人類對於美食的慾望和欣賞,只有人類自己才懂。」

老爺爺簡直說出了所有吃貨的心聲...

和年輕的同事們一起,Noriyuki依舊還在努力工作,製作出了許許多多讓人垂涎欲滴的美食。

 

看完這些食物模型簡直讓人看了都恨不得多吃三碗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