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契爾夫人,出身英格蘭小鎮的雜貨店,卻能一路走到唐寧街10號的權力中樞;長達11年的掌權時間,也是自19世紀以來連任時間最長的英國首相。

看過梅莉·史翠普演的《鐵娘子》就會懂,英國第一位女首相有決勝千裡的自信,「我永遠不會成為在丈夫懷裡安靜休息的人」,但她背後也有無窮孤獨和寂寞。

 

瑪格麗特·希爾妲·柴契爾,1925年10月13日出生在英國林肯郡的格蘭瑟姆鎮,家裡的雜貨店並不大。

 

家裡條件普普通通,母親在出嫁前做過裁縫,祖父是鞋匠,外祖父則當過鐵路路警,唯一有點花頭的是她老爸,他是個虔誠的衛理公會教徒,熱衷政治。

爸媽是最好的啟蒙老師,柴契爾夫人小時候沒事就跟在父親屁股後面,政治集會就像吃飯一樣,是生活的日常。

 

左邊是童年時期的柴契爾夫人,雖然有點嬰兒肥,但絕對是個美人胚子

 

青少年時代的柴契爾夫人就非常忙碌了,店裡幫忙、去教堂、做作業,什麼都少不了;圖書館裡,還只看人物傳記、歷史、政治三種書。

那時的柴契爾夫人,哪怕是坐公交車、聽講座,也要永遠坐第一排,培養自己的領袖氣質。

 

一家四口的照片(最右邊為柴契爾夫人)

 

當時在凱斯特文-格蘭瑟姆女子中學,校方對她的評價是:學習極為努力上進,但成績並不出彩。

雖說中學時代成績並不突出,但柴契爾夫人為了上大學也很拼,用一年時間學習了通常學四年的拉丁文,這種努力程度,小編都自嘆不如。

 

靠不懈拼搏終於考上牛津後,柴契爾夫人的政治小宇宙徹底爆發了。她參加了牛津大學保守黨協會,並成為該職位歷史上第三位女性主席,連同學都開玩笑說:你每天這麼忙碌,將來肯定能當首相。

 

所以成績沒那麼好又怎麼樣,做好興趣所在,依然能升級打怪。大學畢業後,柴契爾夫人先後在兩家化學公司當研究員,週末經常乘車去參加保守黨活動,並把工作賺來的錢,非常有魄力地都花在政治活動上面了。

 

才25歲,她就出選一向為工黨所佔有的達特福德選區,成為最年輕的保守黨女性候選人。雖然有女性的賣點,但因為實在太窮,要取得選舉勝利並不容易。

在英國,議員的薪水非常微薄,只有社會上層的富裕人士才會想著從政。

所以柴契爾夫人後來與富商的婚姻結合,使她迅速進入了英國上流社會;沒有丹尼斯,就沒有後來當了11年首相的柴契爾夫人。

 

柴契爾夫人和她的富商老公相差10歲,兩人初次相遇就是在達特福德的政治活動中,他在恰當的時間出現在了恰當的地方。

丹尼斯稱不上英俊,還有點靦腆,他當過兵,後來領導一個家族企業,為人老派,但最重要的是他有錢 ,對柴契爾夫人來說非常合適。

對於丹尼斯而言,青春年少的柴契爾夫人聰明、漂亮,又具有政治活力,兩人慢慢從朋友發展到了戀人。

 

1951年,在保守黨其他議員的撮合下,柴契爾夫人和丹尼斯舉行了浪漫的婚禮。

結婚當天,柴契爾夫人在丈夫肩頭,哭訴自己選舉失利,丹尼斯則將她攏在懷裡,溫柔地親吻淚水,告訴她可以利用自己的性別優勢,下一次會勝出。

 

結婚兩年,柴契爾夫人生下一對雙胞胎孩子,丈夫後繼有人、很高興。

 

但柴契爾夫人產後沒幾天,就回到了自己的政治陣地,對此,她的解釋是:我非常擔心我會就此與孩子為伴,再也沒有精力留給政治和工作。

女兒卡羅爾後來對童年時光的回憶是:母親關心的是選民,每次出門頭也不回,從不休息;父親在公司加班加點,業餘時間就去打高爾夫。

當孩子們進入寄宿學校後,柴契爾一家只有在假期時才有家庭生活。

 

兩強相遇,總要犧牲一個吧!丹尼斯也許在結婚時並沒有想到,自己的老婆對政治這麼熱衷,不過他漸漸地明白,她確實想往上走,往很高的地方。他後來賣掉公司,一心做老婆身後的男人。

講真,這樣有錢、還支持老婆的男人確實不多見。很多年後曾經有人問過丹尼斯,婚姻對他意味著什麼,他長考後回答說:幸福的生活,還有戰友關係。

 

1970年,柴契爾夫人從影子內閣的教育部長變為教育部長,不久就推出取消為小學生提供免費牛奶的政策,並因此獲得一個「牛奶掠奪者」的綽號。

有人說:「作為一個女人,你應該具有同情心」,丹尼斯接過非議回應說:同情這個詞從來就沒有出現在她的字典裡。

 

小編現在看來,柴契爾夫人一生的政治生涯,一直有著頑固清晰的政治理念,所以不像常見的政客那樣,會討好民眾。

她在做決定時,考慮的並不是公眾怎麼看,而是自己的信念是什麼,所以當時很多人不理解,但長期看,好像又是對的。

但不管她做什麼樣的決定,老公都會堅持支持。

 

1978年,柴契爾夫人穿上中世紀鎧甲,不辜負「鐵娘子」的綽號。

 

這種政治信念的堅持,也體現在她的著裝上。柴契爾夫人自成一體的著裝風格影響了日後很多女領導人,包括希拉蕊、蜜雪兒、當然還有梅伊。

 

未曾改變的頭盔式髮型,顯示著她百折不撓的性格;服飾上,大寬肩的套裝讓人覺得敬畏。

 

色調上,柴契爾夫人喜歡藍色,因為它不僅優雅穩重、還是保守黨的代表色,這樣著裝的柴契爾夫人,既有女性魅力,又不喪失威嚴。

 

同時,無論是日常著裝還是晚宴禮服,一至三串的珍珠項鍊也成為柴契爾夫人的標準配備。

她曾在採訪中提到:「仔細觀察那些整齊漂亮的女子,就會發現佩戴首飾的重要,當你穿上一件平淡無奇的女裝或外套時,若能再佩上珍珠,就顯得氣度不凡。」

 

即便後來退休在家,也不失強硬風格。

 

女兒卡羅爾有一次說,她曾發現母親的衣櫃裡有一大堆落上灰塵、沒有熨燙的正式套裝,就問:媽媽,你平常穿的衣服呢?

柴契爾夫人回答說:我平常就穿這些,我永遠不會買一件休閒款式的衣服。

 

強硬而又不失女性特質的柴契爾夫人,老年依舊風采迷人。

 

2001年,柴契爾夫婦去馬德拉群島度假,但在慶祝50年金婚紀念日時,柴契爾夫人輕度中風,喪失了部分記憶力。

而在丈夫2003年去世後,她更是加速衰老。在丹尼斯葬禮上,柴契爾夫人克制不住的悲傷。

 

她這樣說:擔任首相就得承受孤獨,你無法在群議紛紛裡領導國家,然而我從未感到孤單,因為有丹尼斯陪伴,他是多麼好的一位丈夫啊!

 

此後多年,得了老年癡呆症的柴契爾夫人,依然不肯接受這個事實,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句話就是:丹尼斯去哪裡了?

 

2013年,柴契爾夫人的房間雖然放滿了家人朋友的照片,但身邊一位至親也沒有,只有醫生和看護在陪伴。

 

女兒說:母親不應過於期待成年的子女常回家看她,家人不在身邊的日子誰都經歷過,我們年幼時也總見不到母親。

最後在葬禮上,家人才出現:女兒卡羅爾(左一)、兒子馬克(右三)、孫子麥克(右二)、孫女阿曼達(右一),他們的悲傷表情還不如卡羅爾的男朋友(左二)。

 

作為一個改變了世界格局,曾經堅信「我不是一個代表民意的政治家,而是一個有執著信念的政治家」的人,晚年卻吐露真情。

柴契爾夫人說:從政讓我的家庭付出了重大的代價,假如可以再活一次,我一定不會選擇這個職業。

「鐵娘子」後悔從政,令人吃驚的程度不亞於當年說「決不掉頭」,執著信念,到底是對還是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