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一生總是,離開一個地方再到另一個地方,一直這樣走下去,途中也在遇見一些人,然後離開一些人。

我們好像一直在尋找最後的終點,很多的地方與人剛開始認為是一個終點,卻總是不盡人意的成為了一個驛站。

影片中一禪小和尚在門口發現了一隻受傷的小鳥,於是他把小鳥輕輕地捧起,放到桌上,師父看見徒弟這麼喜歡這隻鳥,便要他好好替小鳥療傷。

在小和尚日復一日的細心照顧下,小鳥恢復地很快,某天,他發現小鳥傷已痊癒,而且會飛了,急著把門關起來,不讓鳥兒往外飛,這一幕被師父看見,只見他向徒弟說:「那就讓牠去吧」,小和尚聽完馬上回:「不要,我可以照顧牠一輩子,我這麼喜歡牠」,同時也怕小鳥又受傷。

師父接著跟徒弟說:「可是你給不了牠外面精彩的天地啊」,在師父的勸說下,小和尚雖然捨不得,還是開門讓小鳥飛出去。

看見小鳥展翅高飛到別邊,讓小和尚心情相當沮喪,只見師父安慰他:「這世上有些人就如同這隻鳥,注定是屬於天空的,我們只是過客,因為他們注定飛的比我們高啊」,最後,小和尚似乎明白師父一番話的背後含意,也釋懷地說:「如果小鳥有一天飛不動了,想找個地方落腳,我還是願意照顧牠一輩子」。

昨日的遇見可能是明日離別的鋪墊,今日的低谷可能是明日高峰反彈,人生不過是一場匆匆過客,我們所擁有的東西,不見得就是我們的;我們失去的東西,不見得就離我們而去。人生有了悲歡離合,有了起起伏伏,才有了生命的趣味和色彩!

 

不捨得,還是要捨得,有些人注定不會陪我們走到最後。

Refer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