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新疆已經二十多個年頭了,每每到了這個時候總能聞到槐花的香味。槐花,它不是名貴的樹種,但我對於她,卻有著別樣的情懷。每當聞到槐花的香味,就彷彿看到奶奶在槐樹下佝僂的身影。

我的老家在一個小村莊裡,村裡有許多大槐樹,到了每年五月的季節裡,大槐樹樹枝茂盛,每株槐樹都開滿了槐花,遠遠的就能聞到槐花的香味。

兒時隨父母回老家探親,奶奶樂呵呵的說:“槐樹開得花很香,槐樹花蒸一蒸蘸點醬也可好吃了,等你明年夏天回來我給你做。”可是回到新疆就很長時間再沒有回去過。等我長大了,上了大學,學校離老家也不遠,每年回新疆的時候我都會回老家看看爺爺奶奶,第一年夏天回去的時候,奶奶說:“你那年夏天咋沒有回來,我給你摘了好多槐花,等你回來,你也沒有回來。”不一會兒奶奶拿出來一個布包,我開啟一看裡面是一些白色的花,手一碰花就碎了,奶奶說那是槐花,專門給我摘的讓我吃,可是我沒有回來。“那年”到底是哪一年,其實他們也不記得,只是記得自己的孫女要吃蒸槐花,就一直留著。從那以後每年去上學,五月份的時候我都會回老家看看爺爺奶奶,每次回來奶奶都拿著長長的鐮刀站在槐樹底下給我勾槐花,儘管她已站立不穩,但是從她臉上的表情可以看出,她是快樂的。

如今,工作已經兩年了,自從回來工作就再也沒有時間回去了。每年的五月季節,可謂百花爭豔,百草爭芳,但是,所有的花香唯一能夠打動我的,還是槐花。五月槐花,我記憶力裡一個永遠不會消失的音符!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