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只是隱隱約約直到情人中存在中國人的角色,一直以為是女性中國人的角色,實則不然,是男性。而不管性別如何,單從情感而言,中國人的一方總因含蓄而落了情感下乘。可能只從情感角度出發,勇敢的表達自我才能更大概率上在情感中獲得更多主動權,而大部分中國人的個性並不擅長於此。

女主人公是一個滯留在印度殖民地的白人後代,白人的身份決定了女主性格中的驕傲,但家道中落、父親早逝、母親重男輕女等行為都註定了女主身上難以掩飾的孤寂和淡漠。從小的生活環境不至於到因為吃喝發愁,但也不會花天酒地的奢靡,可是母親和大哥曾經經歷過富裕時期,所以難免有些行為成了落敗的鳳凰。

在女主眼裡和心上,母親更加疼愛和器重兩個哥哥,即便大哥霸道豪賭、揮霍無度,母親依然想辦法縱容。大哥和二哥並不是中興家族之人,智商也至多是中人之姿,但兩位都不是省油的燈,為了兩個哥哥能有更好的前途,母親可謂是想盡辦法。二哥因為經歷富裕的時間沒那麼長,加上上有大哥壓制,所以整體性格更加溫吞,對女主也更加溫和。而大哥缺失嗜賭成性,以至於整個人的人性喪失,對家族敲骨吸髓,甚至間接造成二哥的死亡。

母親對女主,反倒是不像母親一般。注意力都集中在兩個男孩身上,對女主本來就是漠視。在發現女主有出賣肉體的行為之後,母親只是冷冷的看著女主沉淪,並沒有表現出一個母親從女性角度對女兒的保護和愛惜。同時也足夠愚昧,明明還是有一定的家族支撐,卻一定要堅守在印度不回法國,明明直到大兒子不成器卻偏偏想方設法的滿足大兒子的不合理慾望,最後鍾愛的兩個男孩都不能善終。

而女主的生存環境決定了女主對自我的不在意,畢竟從小到大並沒有人愛她珍惜她,所以她對於自我也是足夠的不愛惜不保護。女主一直有一種遊離感,就好像靈魂出竅般總是冷冷的看著自己的肉體隨意沉淪,整篇文字都瀰漫著這種淡漠的氣息,實在是元氣不足,但想想女主的生平,的確沒有足夠的人間煙火氣維持女主成為一個活生生的生命。

女主對世界的冷漠和本身的美貌,足夠具有空中樓閣的虛妄色彩,自然吸引來的也是空中樓閣一般的闊少。闊少雖然深深被女主吸引,發自內心的愛著女主,但奈何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全靠家庭支援的富裕闊少自然逃不開家中父親的命令。所以,即便兩個人曾經因為都是虛無的同類而彼此吸引,但註定兩個人無法在一起。

闊少是中國人,女主是白人後代,兩個人身份和包養角色的顛倒,雖然引起了母親和大哥口頭上的反對,但實際行動卻足夠打臉。母親只要求闊少提供足夠的金錢,而大哥因為闊少一頓大餐而吃人嘴短。果然,足夠的經濟基礎能給人更多的選擇,改變原本不可改變的觀點和看法。

闊少的父親最終下了死命令拆散了兩人,兩人雖然有情感上最後的瘋狂,但最終都接受了分離的現實。闊少娶了父親定下的妻子,女主回到法國過著普通女孩的生活。這兩個人之間究竟有沒有產生感情,從行文淡淡的風格中,始終很難認可。但越是雲淡風輕中突然記得當初相遇的那船、那車、那人、那黃昏、那河,越讓人揪心的感受到深情厚誼。有時候越是淡雅如水越是驚濤駭浪,正如君子之交淡如水般,看似淡淡的,其實內心早波瀾起伏。

還是回到全文最開始的概念,對於感情要勇敢的表達自我,而不是淡淡的埋藏在心裡。怕就怕,將一切都埋在心裡,就是將波濤洶湧都澎湃在胸口,意難平,情難抒,人難為。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