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忘記他

突然想起了自己以前深愛的人,瞬間好想哭。六七年過去了,早已經不愛了,但是即使不愛了,他仍然是我心裡最痛的一道傷痕,依舊是我情願自己遍體鱗傷也捨不得傷害的人。

那天,他結婚了。以前總在想:他結婚我務必要參加,我是那麼迫切期望他能幸福。但是他真的結婚的時候我卻故意錯過火車沒有參加。因為我怕會在婚禮上哭的太難看。更重要的是,我和他過去的曖昧不清,全班乃至其他班級的人都明白,我是他的不速之客。邀請函他沒有發給我,我們部分共同好友也不明白他結婚。他發了空間動態,幾秒之後刪除了,幾秒鐘的動態,偏偏我就看到了。他結婚那天,我一個人呆呆的坐在宿舍,沒有哭,沒有難過,心裡空空蕩蕩。我慶幸他最後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幸福,又痛恨他的幸福與我毫無關係。我努力想要哭一場,眼睛卻乾澀沒有淚花。哀莫過於心死大概就是這樣吧。

第一次和他說話是高一下學期期中考試的時候,我找他借《知音漫客》。和他說話的一瞬間,心裡毫無徵兆的感到恐懼。那時的感覺就像坐過山車,一路歡喜,突然最高處完全失重墜落。他看起來不凶,我也不是膽小的人,只是我不明白簡短對話的片刻為什麼會有那麼強烈的恐懼。拿到書我飛快的逃離。就像劫後餘生一樣,即驚恐又歡喜。很快我就忘記了這件事,之後我再也沒和他說話,也沒有注意他。

大概一個月之後的某個晚自習我和同學換座位(我是班級裡最熱衷換座位的人,因為喜歡在新的環境裡鬧騰),陰差陽錯換到了他後面(他是講臺左邊位置),我完全沒在乎他的存在(他存在感就應挺低的吧)。第二天早上早自習他突然笑著對我說“下早自習我們一齊吃早餐吧”。可能是那天白熾燈太過晃眼,導致我看著他的笑容覺得格外清澈明朗。

之後我和他除了放學回家基本都是在一齊。他也和同學換座位到了我後面。開始只是兩個人早晚自習各種小動作。到了後面他就一向欺負我,做一些個性幼稚的小把戲,比如在背後貼紙,坐下的時候拉開凳子,扯我帽子……但是即使是這樣,只要是他我竟無法生氣。

有一次體育課他摟著我坐在圖書館門前的花壇上看動漫。那天,天空灰濛濛,風刺骨的冷。我和他都穿的很單薄,但是在他的臂彎裡我莫名的覺得好暖。不停有飄過的同學朝我們嬉笑,直到有同學說“你們倆在一齊吧”我才發現,我愛上了一個人男生。

我很努力控制自己不去喜歡他,去尋找他的缺點。他總欺負我,脾氣暴躁,喜怒無常,幼稚得像個傻逼,皺眉的時候眉毛擰在一齊像毛毛蟲,對我越來越不好,總喜歡讓我做這做那,把我對他的好當做理所當然……我找了他好多好多的缺點,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繼續喜歡著他。我看他的眼神炙熱到身邊的人都鄙夷,我一向覺得自己藏的很好。直到之後我和他的關係漸漸惡化。才從很多朋友口中得知,我的眼睛早就出賣了我。

身邊的朋友都明白我喜歡他,超過朋友的喜歡。甚至很多次,很多人都當著我們的面“推薦”我們在一齊。他脾氣並不好,這種時候按常理他都會反駁的。但是他卻從來沒有反駁過,也沒有同意過,只是在笑,那樣的笑像是認同,又像不屑解釋。

高三那年的冬天,彷彿是我經歷過最不冷的一個冬天。我此刻還記得那年冬天早自習結束後校園裡的花草都凍了一層薄冰。翠綠的山茶花葉表面能夠揭起一片冰,嬌豔的花凍的硬邦邦。在那個時候吞下一根又一根冰淇淋,渾身冷到發抖也凍不住心裡對他的喜歡,以及因為這份喜歡瘋狂生長的罪惡感。

我們有無數機會去把一切說清楚,但是都沒有。彼此都把內心深處的想法藏了起來。我不敢說,因為我自己也相信我對他的喜歡讓他噁心。他不敢說也許是害怕我會受傷吧。

到畢業,我也沒有得到他的原諒。直到此刻,我也不明白,他對我到底是朋友還是厭惡。也許大部分人看完會覺得他沒有厭惡我。我卻明白他是很善良的人,他不想傷害我,而且他覺得他欠我的。所以即使他厭惡我也會努力對我好。

畢業之後,我們再也沒有見面,班級任何聚會他都不去,班級群他也不進。可能是不想見到我,可能是我那時讓他厭惡導致他不願意再應對高中同學。

在無法望見他的那些時光裡,每一次想起他我都會很努力笑,只有夜深人靜才躲起來咬著手臂哭。我很努力我忘記他,忘記和他經歷的事情,在努力中不知不覺就忘記了我要忘記他,也忘記了想念他,甚至真的淡忘了很多事情。

雖然在努力忘記的過程中,我有過恨他的瞬間。但是我始終期望他能夠快樂幸福。六七年過去了,我並不覺得喜歡男生有什麼錯。但是我始終無法克服自己,始終覺得我過去喜歡他是罪惡的,是無法被自己原諒的。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