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前女友,顏值按照現在美女的標準可能只有4分,身高157,大專學歷,父母都是很樸素的農民。

我帶著她去見我的朋友的時候,除了少部分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的人,剩下的一部分以為我瞎了,另一部分以為我傻了。

他們以為我一直沒有女朋友是因為我要求太高,並且知道把我當成理想結婚物件的人有很多,在他們眼裡來看我按理應該找一個學習經歷與工作能力都比較出眾的女孩,或者是門當戶對進行家族聯姻的女孩,即使最差的情況,也可以找到一個家庭條件一般,但人品性格好,年輕漂亮情感經歷簡單的女孩。

然後再看看我前女友,一個兩個都在皺眉,說不止比我大三歲,還長成那個樣子。都說早知道把那個XX介紹給我,XX可比她強多了。

從世俗的眼光看,XX確實是比她強多了。但是,她可以給得了我的東西,XX給不了。

我要的,是愛情。

這就要說說當初我是怎麼選擇的她了。

由於各方面條件還湊合,願意以結婚為目的和我交往的女孩子還是有一些的。但是從來沒有誰一見到我,臉上就泛起開心幸福的笑。也從來不會有人告訴我:她喜歡我,和我在一起很開心。

她是第一個。

我和她是一次聚會上認識的,後互加了微信。晚上有事沒事就聊兩句,聊了一段時間以後,她告訴我,她好像有點喜歡我了。我一愣,我的小迷妹一直很多。但是直接告訴我,喜歡我的人,她卻是第一個。我問她:你喜歡我什麼?她說:你幽默,體貼,聰明,有才。

於是我們就在一起了。

我和她開始交往不久,有一次我去見她,剛剛剪完頭髮,臉上還帶著沒有洗乾淨的毛髮,她從包包裡拿出一包紙巾,幫我把臉上的毛髮一點一點全部擦掉,那時正值盛夏,她就在烈日下幫我擦得津津有味,好像在雕琢一件藝術品,等擦完了滿頭大汗,她還心滿意足地咧開嘴大笑,雖然她一笑一口大齙牙就露了出來,可我卻覺得那就是世界上最美的表情。

還有一次,我和她吃完飯去散步。她為了和我沒有太萌的身高差,特意穿了高跟鞋,結果體力又跟不上常年習武的我,走了幾步腳就崴了。於是我就抱著她去地鐵等車,一邊抱著她也無暇顧及其他,她就偷偷在我臉上親了一下。

然後我整個臉都紅了。

她從來沒有為我做過轟轟烈烈的大事,但就是生活中點點滴滴的小事,變成了縷縷紅線,而這些紅線,慢慢匯聚成了一股紅繩,把我綁在她的身邊,打成了一個結。終有一天想要放棄了,卻又剪不斷,理還亂。

從小到大,漂亮或優秀的女性對我確實沒有什麼吸引力。但是一個女孩對我稍微溫柔一點,卻很容易就可以把我整個人融化。

他們說:男人一直在做減法,女人一直在做加法。

可是我,偏偏就是那個在戀愛裡一直做加法的男人。

我開始接納她的許多缺點,甚至一些別人眼裡的“缺陷”。

我發現和她一起吃的幾次飯,她都會囑咐老闆不加味精。起初我以為只是她個人口味喜好,後來我才發現她身體不好。我帶她去醫院做了一次全身檢查,診斷結果病情還屬良性,但醫生卻悄悄告訴我:如果病情繼續惡化,她很有可能無法生育。

說我完全沒有猶豫過肯定是騙人的,我是獨子,也明白這對於我家意味著什麼。但我很確定,我要的是愛情。

於是我給她買了一堆藥,每天親自下廚,想幫她調理好身體。當初我在英國那麼多年,始終沒有學會做飯,倒是和她在一起的那段時間,把自己練成了大廚。

我的朋友所認為的,我瞎了,無非是因為他們所看重僅僅是條件。可是條件於我,從來有如浮雲,我真正在乎的,是她心裡是否有我。

她心裡有我,我心裡有她。這就足夠了。

我亦只有一個一生,只想傾盡全力去愛一人。

我想用我一生的時間去疼她,去寵她,去愛她。

但是,好景不長。

自我和她關係開始穩定以後,就陸陸續續把她介紹給我身邊的各種朋友。可是其中一人,我把他當兄弟,他卻只想在背後捅我一刀。

他先是加了她的微信,然後在她面前一遍又一遍抹黑我。只是我行得正坐得端,本來也沒有什麼黑歷史可以扒。他又使勁抹黑她不甚熟悉的我的父母。

抹黑歸抹黑,她作為我的女友,本應對我有十足信任,但她卻輕信小人讒言。開始對我父母,甚至對我本人有意見。

並且,開始勾引那個男人。

那個男人,與我家是世交。但從小,他爸就一直把我當成“別人家的孩子”來教育他,所以他老早看我不爽了。然而,看來看去,他幾乎沒有什麼地方比我強,除了桃花。

原本他是看不上我女友的,因為桃花旺,身邊永遠圍著一群鶯鶯燕燕,雖然沒人給他送過賓士,但是送情書跟小禮物的女孩還是很多,其中還不乏美女。這樣的男人又怎麼看得上一個四分女?

但他很清楚自己的終極目標是什麼,那就是:報復我。

可他的對手是我。

我不愛算計人,卻不代表別人可以隨便算計我。

自從我知道他們之間有聯絡,便趕在發生更可怕的事情之前及時阻止了這種聯絡。為了這件事,她還和我大吵過幾架,最後每次不歡而散,而且她堅持認為自己沒有錯。理由是:她又沒和那個男人睡過。

她知道這件事情她已經佔盡上風,我放不下她,更甚於她放不下我,每次到最後都是我息事寧人,她已經贏了。表面上相安無事,其實裂縫已經一點一點開始蔓延。

但此事終究只是一段小插曲,更大的危機還在後面。

我自幼衣食無憂,父親經營多年,算是小有家業。她和我相識之初,說是喜歡我的幽默,溫柔,博學,有才。隻字不提我家裡的事,就連我帶她去過我家,見過我家人,她都表示,那只是意外之喜。

彼時尚未家道中落,而我,必然作為企業法律意義上的第一繼承人。但是,我自小對金錢慾望並不強。而且每個月的工資,雖然不算大富大貴,過生活,也還是夠的。

我所想要的生活,不需要那麼多的錢。

金錢,也給不了我所想要的生活。

所以不止沒有繼承家業,就連父親給我買的一臺雷克薩斯我出門還是坐地鐵,因為那不是我所想要的生活。

但是問題來了,我如果不願繼承家業,這份家業就會落到我妹妹頭上。而那個女人,顯然不願看到這事實,於是她和我妹開始了漫長的撕逼———嚴格來說,是讓我去和我妹撕逼,她在我妹面前還是一副溫柔賢淑的大嫂模樣……

在她們漫長的撕逼生涯中出現了另外一件事——我父母知道了那件事。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何況兩家人是世交?我父母不止知道了她和我妹撕逼的事情,還知道了她勾搭別的男人的事情。

於是我的父親,這麼多年來一直十分尊重我的決定的我的父親。找我語重心長地談了一次。

他們不能接受一個女人未過門就開始染指家裡的財產分配。更不能接受一個三心二意的女人進我家門。

我思考了很久,也糾結了很久,一邊是生我養我的父母,一邊是我的戀人。而且此前我已經知道她很可能無法生育,我這一選擇,意味著什麼。

但我很清楚,我要的是愛情

那麼這次,就讓我自私一次吧。

於是,我決定跟她私奔。

可是,就在決定私奔之後的某一天,我正在幫她整理房間。擦桌子的時候,手正好碰到她的手機,手機往下一掉,被我隨手一接,螢幕亮了。

是她和他的聊天記錄。

原來,他們一直在保持聯絡。

她問他是不是處男,約過幾次炮,還問他是不是喜歡她,叫他“親愛的”。那個男人,還教她如何婚後把我的財產轉到她名下。雖然她沒有這麼做,可見她還有最後一點良知。但是……

我一直相信她是愛我的,也相信我的世界有她就夠了。

相信我為了她,放棄生命中餘下的精彩都值得。

原來,原來一切只是我的獨角戲。

她是我這輩子,唯一一個說過愛我的女人!可她,卻是騙我的。

分手是我提的,雖然我舍不下她,更勝於她舍不下我。她也曾經很努力地挽留過,說和對方打情罵俏只是玩玩,我才是她的歸宿。她說她愛我,哭得好難過。

但這次是理智戰勝了情感,我不會再給她機會了。

等和她分手以後,我才逐漸知道了許多真相,包括

那次聚會她是去釣凱子的,我只是目標之一,而最後在許多人中選擇了我,只是因為那日聚會的發起人告訴她我有車有房有公司,還是海龜。但因為她同時和很多個男人聊天,直接導致她第一次見我的時候還沒有認出我。

她從來沒有在她朋友面前公開過我和她的關係,就連微信朋友圈秀恩愛的照片,也只對我和我的朋友可見。

她說她不知道我家的情況,但第一次住進我房子的時候就拍了許多照片給她閨蜜,“原來他們說阿宣有車有房有公司是真的哎~”

她一開始就看不上我那點可憐的工資,一直盯著我名下資產,又怎會任由對賺錢根本沒興趣的我讓這筆財產落入我妹之手?

以上,就是我和我那很醜的前女友在一起的全部體驗。

也許很多女生都說希望能夠遇上這麼深情的男朋友一定會珍惜,我表示很感謝,但是我也說了:當初是她追的我,如果她沒主動追我,我跟她不會有交集,更不會有後面的故事。

這從來不是一個你們所認為的白馬王子遇上傻乎乎的灰姑娘就莫名其妙愛上她的故事。我不是言情男主,我愛上她也不是因為她傻或者因為她醜,而是因為她前期為我做過的那些事

後期我對她的所有付出,都是她前期自己努力爭取的結果

我覺得,無論美醜,貧富,疾病或者健康,你都有權利去獲得別人對你的愛。但你自己應該努力去爭取,你想要的幸福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