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好好正視自己,
悲傷才能進一步得到升華。
那年夏天,
我失去了你。

你說你欣賞她的獨立自主,
凡事有自己的堅持,
清楚自己的方向,
不隨波逐流改變自己的想法。
你被她追逐夢想時閃閃發亮的眼神所深深吸引。

你說這話的時候,
我看見了你眼中閃出了如她一樣的光芒。
「你也該學學這樣的新女性,
不能凡事沒有主見,
總是聽我的。」
留下這句話後,
你頭也不回地走了。

你離開後,
我頓時像只失去主人的棄犬,
找不到生命的意義與目標。
每天只能下意識地,
在不再有你的空間裡,
試圖尋找你殘留下來的氣味。
坐在你愛坐的那張藤椅上、賴在你睡過的床上,
甚至反覆用著你常用的馬克杯。
為了離你更近一點,
我甚至歇斯底里地翻箱倒櫃,
尋找所有與你有關的回憶。

然後,
我發現了那件你一直不喜歡我穿的鮮紅色洋裝。
「紅色太艷麗了,感覺不正經。」
你曾這樣說。
因為這句話,
我乖乖將洋裝收進抽屜最底處,
不曾穿出門。
我以為,
你會喜歡這樣聽你話的我,
卻沒有想到,
我的聽話在無形中摧毀了我們的愛情。

我將洋裝套上。
艷麗的薔薇紅將我的膚色襯托得雪白,
合身的剪裁展露了我腰線的弧度。
看著鏡中的女子,
我才想起,
那是我許久不見的自己。
霎時我的腦海中閃過了許多曾經的夢想。
幾年前,
對新聞工作有著強烈憧憬的我,
拚命考取了某大報的記者職;
也曾經努力學習外語,
只為成為一位優秀的海外業務,
然而最終卻因你的一句
「如此一來,我們見面的時間就會變少了」,
我選擇將夢想遺忘。

我想你說得對,
我總是沒有自己主見,
因為一直以來我拚命想做的,
只是討好你。

有時候,人生中看似的失去,
或許是另一種形式的獲得,
因為,你離去後,
我才有機會看清,
原來自己一直以錯誤的方式在愛你,
而當我以扼殺自我來換取愛情的同時,
我也失去了被愛的價值。
我想,我不會再將自己陷在與你的回憶中,
我該做的,是好好地正視自己,
唯有如此,你給的悲傷,才有了意義。

那年夏天,
我失去了你。
夏天過後,
我找回了自己。

Refer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