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約撰稿:於恩勝

傾訴人:姜紅 化名,女,57歲

本期傾訴聚焦——

前有丈夫控訴妻子對他實施家暴,後有妻子哭訴丈夫謊話連篇。面對兩個人的傾訴,如同一枚硬幣的兩面,無法論定孰是孰非……

(圖片來源於網路)

當初我喜歡他跟別人不一樣

你們報紙登了那篇丈夫被老婆家暴的故事後,我在親戚朋友中火了一把。有人一看文章就知道是我那口子說的,連忙打電話告訴了我。我跑到朋友那裡拿了報紙,氣沒喘勻和就看了起來。我是越看越氣:一個大男人順著嘴胡咧咧,真是太不要臉了……

朋友要我找報社,我就來了,不是問罪,是有求於你們:既然他說的話能上報紙,你們也應該給我個開口的機會吧?現在是新社會了,我不能活活被冤枉煞。

對了,我是來喊冤的。我知道你們不好寫真名,咱權當他叫志輝好了。我怎麼叫著這麼彆扭呢?壞人就是壞,好好一個人名兒按到他頭上也變味了……

志輝說了滿滿一大篇,百分之九十是假的,就像他這個人,看上去文質彬彬很有學問也很實誠,其實一肚子壞水兒。他就是披著羊皮的狼,表面瘦瘦弱弱,壞起人來比老虎還厲害,他就一隻吃人不吐骨頭的狼,還是隻白眼狼……

當初師傅給我介紹他時,第一眼我沒相中:太瘦了,還有點賊眉鼠眼的……

但我們兩人單獨在一起時,他一開口,我就有點喜歡了:他說一口好聽的普通話,說話時用的那詞兒也很高階,比如我問他為什麼從新疆來濰坊,他說濰坊是風水寶地,風調雨順,宜人宜居。前倆詞我知道,可宜人宜居是什麼意思我一點都不明白,只覺得很厲害。當他說下了班沒事兒就讀書時,我對他的喜歡又加了一層:車間裡小青年下了班就湊堆喝酒,他真是與眾不同啊……

他那時很白很瘦,一風就能颳倒的樣子,讓我很想去疼他;他說話文明,跟廠裡那些愛說髒話的人一比顯得很高階,而我偏偏喜歡這種高階;他比我有學問,他說的很多事我都不懂,我心裡就有種崇拜的感覺,正是這種感覺,讓我下定決心:就他了,我不再找別人了……

我長得應該還算漂亮,人家都叫我三車間一枝花,追我的人很多,保全工小昌就追了我好幾年,他爹當官,他調走後還來找我,說只要我願意,就把我也調到輕工局坐辦公室。可我看不上他,覺得他油腔滑調的不牢穩。為了讓他死心,我就說自己有物件了,他一聽是志輝,連忙搖頭:跟誰好也不能跟他,小白臉一肚子壞心眼兒……

我覺得他是嫉妒,還罵了他兩句。如果當時我能問一下他為什麼這麼評價志輝,我也許就不會落到現在這種田地了……

(圖片來源於網路)

我為他差點把命都丟了

在他嘴裡,我們全家人都不是東西。可是他一個外地人,一窮二白,如今能做起這麼大的企業,靠他自個能行嗎?人不能過河拆橋沒良心啊……

當初俺爸和俺媽很喜歡志輝,覺得他有學問,只要他到家裡去,好吃好喝伺候著。俺倆哥哥都看不上他,說他不像男人,陰裡陰氣的。可他們見我鐵了心和他好,也就順著我了。

好長時間我懷不上孩子,喝藥扎針,折騰了一頓子,還是他的毛病。我懷孕受的那個罪啊,現在想起來還嚇得哆嗦。那時候廠子不行了,志輝要辭職自己單幹,我們家人都支援,俺媽一把掏出了八千,俺哥每人也拿了兩千,還惹得俺倆嫂子發了頓毛浪。他開了店,我挺著大肚子給他送飯,他就說我和我們全家是他的貴人,他這輩子都不會忘,還說將來掙了錢有福同享。俺哥給他拉買賣,俺爹晚上替他看店,後來我月份大了,俺媽給他送飯,你說天底下有這麼好的丈母孃丈母爹和舅子嗎?

後來他開公司,租的地方原來是個垃圾場,僱人把垃圾拉走後,俺倆哥哥找朋友義務幫忙,把廠裡的院子整了出來。車間蓋好後,也是俺哥找人幫著打掃,幫著安機器。開張後,連俺嫂子都張羅著招收工人,還去食堂給工人做飯。俺爸成了清潔工,每天把廠子的路掃得乾乾淨淨,還在空地上種了菜,連給職工買菜的錢也省下了……

那年我乳房上長了個東西,因為忙公司的事情,一直拖著,直到疼得忍不住了才去看,結果是腫瘤。好在切片後是良性的,我才撿回一條命……

公里公道地說,他沒掙大錢的時候,對我對我們家挺好,整天給我買衣裳,說不能虧了我這副好模樣,俺爸媽需要什麼,他也大方,過年過節還給俺侄子侄女很多壓歲錢。

我知道做買賣不容易,他累了一天回家,我捧碗上捧碗下,連洗腳水都給他端到沙發邊。他一邊燙腳一邊說,下一輩子當牛當馬還要跟我做夫妻,因為他要報恩。

這個人太會說了,本來我很累,聽了他的話,又顛顛地給他捶背了。

(圖片來源於網路)

有錢後,他露出了真面目

可惜好景不長啊。他還沒開公司時我們就開始鬧彆扭了,因為他撒謊。先是在錢上撒謊,明明掙五萬他說三萬,後來我找出證據,他又說怕俺哥借錢才隱瞞的。我說,我是你老婆,俺哥那邊我擋著,你有必要瞞我嗎?

再就是跟員工曖昧。我去店裡,只要他在,那個管著接活和打掃衛生的女服務員不是歪在沙發上聽收音機就是吃零食,他卻手腳不停地忙,一邊忙一邊還跟人家說笑。看他甜蜜稀討好女孩子的樣子,我很噁心也很生氣,話說的就有點難聽。他受不了了,說我小肚雞腸。

為了這些事,我倆經常吵。他有文化,拽些我聽不懂的詞兒,我氣極了就罵他,他罵不過我,就不吭聲,一連好多天不和我說話,晚上還在沙發上睡。我最怕的就是不說話,看他把我當空氣,我有氣沒處撒,就摔東西,他上來攔,你一下我一下就打起來了。我比他高半頭,也比他壯,十回有九回他不佔便宜。

兩人感情不好還跟別的有關。結婚這麼多年,在夫妻生活上我就沒滿足過,在這裡我不細說了,因為還是想給他留點面子。懂心理學的朋友告訴我,性生活不和諧,夫妻感情就好不到哪裡去,還說那方面不大行的男人多少都有點心理變態。

可我覺得這方面不行也不要緊,只要你真心對我好,一心一意過日子就行。可他連這點也做不到,錢掙到一定步數時,他開始胡來,經常約女人吃西餐喝咖啡,還和人家發些我想你我喜歡你的資訊。我發現後當然得鬧了,他就嘲笑我沒女人味兒,不優雅,幾千塊錢的衣服穿在身上就像塊褯子。太羞辱人了,為這我又和他動了手……

他說因為俺哥去攪和才弄到這一步的,簡直是放屁。開公司前,他不止一次說有朝一日做大了,絕不會虧待了自家人,可真金白銀嘩啦嘩啦往裡進的時候,他不吱聲了。我不能也跟著裝傻吧,我得替俺哥出來說話。結果,他很勉強地讓俺哥進了公司,暗地裡卻讓他手下人給俺哥使絆子。這樣一來,俺哥惱了,我也惱了,俺媽也不樂意,說他耍弄人。矛盾越鬧越大,結果就打起來了,最後就徹底翻了臉……

我不能虧了自己便宜了他

撕破臉皮後,我發現他一句實話都沒了。說是掙的錢都給了我,可他到底掙多少錢我哪裡清楚。他說出差去談生意,和誰去的我也不知道,回來身上有香水味兒,我一問他就說,我能幹什麼的話還用整天受你挖苦羞辱?

原先我還信他這一套,覺得他那方面不大行,也弄不出大動靜兒。可他整天跟人約會吃飯耍曖昧我也受不了啊,發現他和那個女醫生胡搞後,因為我去找了她,志輝跟我動了手,嫌我讓人家丟了面子。太不要臉了,背叛了自己的老婆,首先想到的是狐狸精沒面子。我的面子呢?我給你生孩子幫你做事業,還抵不上狐狸精的迷魂湯?

事情鬧大了後,他假裝自殺嚇唬我。我也覺得這日子過下去沒勁了,我這個人脾氣暴躁,但對他對這個家是掏心掏肺地好,不像他,人前一套人後一套,從來不和你交心說實話。兩口子不交心就好不了哪裡去,我覺得俺倆的事兒不是錢的事兒,是人心的事兒。你管了他的人管不了他的心,所以,再不甘心也得離,但條件是別墅歸我,沿街商業房和存款給閨女,公司要改章程,閨女佔的股份要比他多,俺倆哥哥也得有股份。他不同意,事情就一直拖著。俺媽見我氣得渾身是病,就說錢不要了先顧命吧。我說不行,我和咱家幫他成了事掙了錢,好處不能讓他一人獨佔了,我不能虧了自己,也不能讓俺哥吃虧……

我和他的事兒三天三夜也說不完,今天先到這裡吧。我說出來心裡也舒坦了,剩下的,你們看著辦吧。

(文中人物皆為化名,文中傾訴人觀點,不代表本報及作者立場、觀點)

聆聽你的訴說……

傾訴郵箱:[email protected]

傾訴QQ:1749692940

如果有話對情感熱線的主人公說,請撥打電話2996657或傳送簡訊到13869662726說出您的看法。

長按掃碼關注我們

編輯 | 小米

爆料電話 | 0536-2996670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