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明遠將我帶離會場,拉著我上了車,叫司機開往酒店。

一路上我都不敢再說話,蜷縮在車後座上竟然不知不覺就睡著了,還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夢裡董明遠輕輕撩起我的頭髮,在我的額頭上落下一個吻,然後將我抱在懷裡,瘋狂的啃咬著我的耳朵嘴裡還一直唸叨著:“你這個傻女人!終於逃不掉了吧!”

我突然就驚醒了,睜開眼一看,竟然是酒店房間裡面。

我下意識的伸手一摸,還好衣服都在!

等等,怎麼有個手!

“啊!~”我抬頭一看立馬就尖叫了起來,董明遠正在脫著我的褲子!

“你個禽獸!你個王八!你個混蛋!……”我幾乎把能想到的詞都罵出來了,跳起來拿著枕頭就瘋狂的朝他砸過去。

“夠了沒有!”沒想到的是這個混蛋不但沒有心虛,還朝我大聲的哄道,一把將我推開。

天殺的,竟然還這麼囂張,不要以為你救了我媽媽就可以胡作非為!我當時氣得上氣不接下氣,大口的喘著粗氣。

董明遠不耐煩的剜了我一眼:“你自己看清楚,不要瘋狗亂咬人!我會看上你這樣的貨色!”未了還接了一句:“真沒想到你就這點酒量!”

我被他說得雲裡霧裡,低頭看自己的一身才發現我的衣服已經換過了,褲子上到處是斑斑駁駁的嘔吐物。

抬頭看董明遠,見他正在嫌棄的脫著自己的襯衫,才勉強想起了一點。

好像是我在車上睡著了,接下來我就不知道發生什麼了。

看樣子大概是董明帶我回來的時候我不小心吐了。

想到剛才自己的錯怪了他,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就想過去幫他脫衣服,誰知道他竟然嫌棄的躲開了。然後不耐煩的說:“你還是先去洗洗吧!不洗乾淨不要出現在我面前。”說完將手中的襯衣一丟,隨意的將浴巾披在身上,嘭的一聲關門出去了。

我洗完澡處理好那些垃圾後已經是深夜了,見董明遠還沒有回來,本來是打算等等的,可是誰知道不小心就趴在沙發上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身上披了一張薄毯子。

抬頭一看,董明遠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我的面前,光著上半身,露出幾塊好看的腹肌,他的身材還真是沒的說呢?

“看夠了沒有!看夠了就趕緊給我起來弄早餐!”董明遠手一揚,將意見襯衣套在身上,優雅的扣著釦子,傲氣的抬著頭。

我臉一紅,迅速的起身,因為沒有脫衣服睡覺,所以直接奔洗手間了。

關上門,看著鏡子裡面臉色煞白的自己,突然間覺得生活也不是那樣的悲哀了。

雖然被顧成瑞破壞的不成樣子,可是幸好還有媽媽,幸好還遇見了可以救自己的董明遠。雖然仍舊是很艱難,可是至少不絕望。

“不要給我磨磨唧唧了,我肚子餓了!”董明遠的聲音放大了幾個分貝,生怕我聽不到似得。

我對著鏡子裡的自己深吸了一口氣,匆匆洗刷完畢便跑去酒店的餐廳了。

董明遠的早餐很奇怪,第一次見他吃的時候就覺得自己以前都白活了。

他昨天吃早餐的時候自己真是嚇了一跳,想不到這樣一個大男人對養生還這樣精通。

董明遠的早餐必須要有一碗雜糧粥,必須要有一碗水果沙拉,必須要有一杯鮮奶,必須要有一塊八分熟的小牛排,必須要有一個煮蛋。

是的,沒錯這些他都是要小份的,然後統統吃掉,用他的話講就是早餐吃不好一天都沒有精神。

我都懷疑自己以前吃的早餐是多麼的沒有營養了。

等我推著一小車的食物回來的時候,董明遠已經坐在陽臺上了,手裡拿了一份最新的報紙認真的翻看著。

他見我過來了,難得的衝我丟擲了一個溫柔的笑臉:“把東西放下陪我一起吃吧!”

我聽話的將食物一一擺在玻璃桌面上,坐下專心的喝起了碗裡的雜糧粥。

每每抬頭看,都能看到董明遠淡淡的目光,搞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不敢再抬頭,只是安靜的吃著東西。

我心裡一直在盤算著要不要問一問關於醫生的事情,畢竟那關係我媽媽的病,可是話到了嘴邊,卻怎麼也開不了口。

“待會你收拾一下行李吧!上午九點的飛機,不要遲到了。”董明遠幾乎是命令道。

我和董明遠簡單的收拾了行李就坐上飛機出發了。

上午十一點,我們順利的抵達了市區。

下飛機的時候,我終於忍不住問出了心裡的疑問:“董明遠!你不是為了找醫生才去的嗎?為什麼傑森沒有一起過來?”

我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也有一點心虛,畢竟這只是我的猜測,我也不清楚董明遠這次去美國到底是為了什麼。但是我迫切的想要知道問題的答案,所以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沒想到董明遠聽到我的問題後停下了腳步,回過頭,有些玩味的看著我:“難道你以為我大老遠的跑到美國去,是為了給你找醫生?”

我看著他認真的表情,先前的好感立馬煙消雲散了,只剩下無言的怒火燃燒著:“難道你把我大老遠的帶到國外去,就是參加一個狗屁不是的宴會嗎?你知不知道我的媽媽還在醫院呆著!你知不知道我在她最難受的時候都沒能陪著她!你無聊不無聊!”

我想我當時一定是被怒火衝昏了頭腦,才會這樣沒完沒了的抱怨。

董明遠是真的生氣了,他臉上的青筋暴起雙眼眯成一條縫:“那你就是以為我給你找醫生才會對我這麼溫柔的嗎?才會主動的給我投懷送抱嗎?真沒想到你是這種人!”

我當時是氣壞了,也沒有聽清楚董明遠到底說了什麼,腦袋裡面一團漿糊,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這樣的激動,或許是自己的情感壓抑的久了,碰到一個點便肆意的爆發了。我幾乎是嘯叫著衝董明遠喊道:“是啊!我就是這樣一個人啊!誰救我媽媽,我就可以把自己都賣了啊!你滿意了吧!”說完我便丟下手裡的行李跑了出去,我一刻也不想再呆在這裡,我只想看我媽媽一眼。

我沒有理會董明遠在後面的喊叫,快步的跑遠了。

正在我準備攔計程車的時候,電話毫無預料的響了起來,我拿起一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我害怕是關於我媽媽的事情,就迫不及待的接了。

“喂!你好!”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好聽的女聲說道:“你好,我是明遠的媽媽!你有時間嗎?我想找你談談!”

本文來自小說《盛裝大嫁》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