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你有沒有過那種很慘的時候,彷彿整個人生都在水逆,挫折讓人生停滯不前。

停下來審視自己,發現一身缺點,自卑地想著,或許我真的配不上更好的人生了吧。

瑞瑪席丹,有過。

前幾屆金馬獎的頒獎典禮上,就是這個五官立體,身材婀娜的女孩,一臉興奮的從小S和蔡康永手中接過金馬獎最佳新人的獎盃。

那時候她是多少人羨慕的對像啊,91年出生的姑娘,不僅漂亮性感,自己主演的第一部電影就拿下金馬獎,前途一片光明。

看到她自信開朗的笑顏,誰都覺得她是天生的寵兒,
卻不曾想過,她曾經遭遇校園暴力,也曾經和死神擦肩而過,甚至因為自卑,人生差點在18歲就永遠結束。

瑞瑪席丹的父親是黎巴嫩人,雖然從小就在台灣生活,但一張混血的面孔卻讓她顯得格格不入。
孩子們的天真有時候很殘忍,他們覺得瑞瑪席丹的長相和自己不同,於是小心翼翼保持距離。

姜思達說,所謂歧視,有時候就是區分你我,孩子間無意的疏離與區分,

讓瑞瑪席丹的整個童年都是在被孤立,換學校,再次被孤立中度過的。
那時候,這個笑起來格外明朗的女孩,是個自卑的小女生。

於是很快,她乾脆做了逃兵,獨自出國留學,在那裡,她好像沒那麼不同了。

而豐富的經歷也讓她精通國語、粵語、英語、法語、西班牙語等多種語言。
她漸漸擺脫了童年遭遇冷暴力的自卑,抬起頭去迎接新生活。
18歲,她戀愛了。

她和所有女孩一樣,沉浸在戀愛中,跟著心愛的男孩去冒險,去看世界,直到意外突然發生。
那天兩人如往常一樣駕車出去遊玩,但是兩個人卻沒能同往常一樣一起回家。
當時瑞瑪坐著男友的重機車飆車,沒想到車子失控撞上前方來車,男友當場喪生,雖然瑞瑪死裡逃生,
但這段「死亡車禍」讓她全身高達30%-40%三度灼傷,手臂、大腿、幾乎整個背部都留下傷疤。

瑞瑪席丹的第一反應是:這是我嗎?
她形容那個時候的情況,衣服和血肉混在一起……聽著都覺得疼。

很難想像,一個18歲,人生才剛剛要開始的漂亮女孩,經歷愛人離世,自己的生活和身體也遭遇重創,該是多麼絕望。

而要有多堅強,才能熬過那段歲月,如今笑著對所有人細數自己的傷疤。

18歲到22歲,本該無憂無慮的4年裡,她一次次接受手術,一次次忍著劇痛接受康復治療。
她走出來了,身上的疤痕依舊留著,過去的傷痛卻會隨著時間和堅強褪色。
她說,如果我已經不完美,那麼就讓我努力變成更好的人,每天都比過去好一點。
疤痕和傷痛沒有限制她的人生,在完成復健的過程中,她愛上了運動。
她說,你看我也沒什麼出眾的地方,就好好鍛煉身體。
別擔心生活給你的挫折,去努力,你會找到你想要的。
▼這是現在的她

▼她的疤痕還在,但不妨礙她依舊自信

能打敗一個人的,從來不是不完美,即使你曾經輸在起跑線,
即使你曾經掉隊,只要努力奔跑,都有追上來的可能。
有傷疤就不漂亮了嗎?
那我加倍健身,練出馬甲線,還是一樣迷人。

你說帶著傷疤的人,要躲起來,偏偏我站在聚光燈下,比誰都不差。

你說我不夠漂亮,那又怎樣,我很欣賞我自己,那就足夠了。
旅行,健身,不是為了討好誰,是為了和更好的自己相遇。

▼冰島

▼熱帶雨林,世界各地,都留下了她爽朗的笑聲

這樣的她,遇到了愛她的人,不在意她的傷疤,看到了她的美好。

當生活一次次想打敗她,她的反擊是活得愈發耀眼。
在她的笑容裡,看不到曾經的傷痛,只有一個女孩的堅強和美好,
現在她經常開著自己的小摩托車四處走走停停,十足的元氣少女。

她一直笑得明朗又自信,似乎那次與死神擦身而過只是生活的小小玩笑,一身傷疤只是試煉,而她無所畏懼。

或許沒有人會知道,這個穿著得體禮服,腳踩高跟鞋腳下生風的女孩,
其實不喜歡化妝,不喜歡穿禮服高跟鞋,她更愛自己的涼鞋、T恤和破洞牛仔褲,也不會有人深究那些疤痕背後她走過了怎樣的艱辛。
但是那些不為人知的歲月,打磨出了現在這個女孩最美好的樣子。

「如果你還在迷茫,一定是你做得還不夠多。」
許多年後,當鎂光燈急於留住她美麗的面龐,她轉身把疤痕給大家看,並告訴所有軟弱迷茫的人——你看,沒什麼了不起的。

大家的人生都一樣,丟過幾次鑰匙,丟過幾把傘,沒見過把鑰匙弄丟了就永遠回不了家,
把傘弄丟了就淋一輩子雨的,也不會受了一次傷就過不好這一生,怕什麼?
外在不能決定你是否活得漂亮,但內在可以,希望每個姑娘,都找回那個最漂亮的自己。

Refer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