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

我想要給你最好的,從我追你的時候我就是這麼打算的。

文:蘧栩   圖:網路

主播:女海賊

01

就在昨天,你獨自坐上了從G市開往H市的火車,硬臥,近20個小時。

看著你進站之後,我才下了地鐵,而那時,離開車的時間還有最少一個半小時,你說讓我早點回去休息。

因為天氣悶熱,然後火車站外面又沒有可以坐下休息的地方,對於輾轉了三個行政單位的我們來說,愛情到這個階段已經沒有了任何任性可言,生活至上。

G市的火車站沒有站臺票,所以雖然自從來了G市你單獨回家的次數有限,我也從來沒有送你到站臺上過,一直都是你自己等在候車廳裡。

你說沒關係,以前回家動輒就要在候車廳等三四個小時,有時候甚至轉車回學校還要在中途站從淩晨12點等到淩晨3點,都已經習慣了。

我記得上大學的時候有一次送你,是買了站臺票的,夜裡十二點的車。

Z市到火車站的公交最晚下午七點半,為了省錢,你寧願坐公交提前到,然後等上三四個小時。

02

在我認識你之前,從來如此。

但那一次我是陪著你的,直到看著火車載著你離開,在站臺工作人員的“驅趕”下,我急匆匆地趕在車站封閉前離開了車站。

那時候,我們的愛情新鮮,且充滿了幻想。

“騙”你來G市的時候,我還許你說距離不是問題,以後等我有錢了,肯定是要讓你坐飛機來回的,也就兩三個小時而已。

但,還差三歲我就過三十了,你還擠在放不下屁股太大的行李箱的硬臥上。

你說沒關係,你以前坐火車都是硬座,很多時候都是直接站五六個小時到家的,現在都換硬臥了,舒服多了,就是時間長了點而已。

並不是矯情,只是單純地覺得你在最美好的年紀跟了我,我就該在你最美好的年紀給你最美好的一切。

不管當時出於什麼原因,或者是不是上天有意安排,你終於穿越大半個中國陪我來G市了,離家鄉二十幾個小時的火車程。

03

沒有同學,沒有朋友,在你姥爺看病回去之後,你便只有我了。

在S省呆了五年的我自然是知道S省家為重的傳統觀唸的,但你毅然選擇了把自己交給我,在沒有哥哥或者弟弟的前提下。

如果我們吵架了,在G市你連另一處可以去的地方都沒有。

我轉乘公交終於回到我們租住的地方,這個在外人眼中尚且有幾分藝術氣息的城中村,暫時給了我們一個叫做家的地方。

可分明前幾天,那個燒烤攤還把我們當遊客想敲詐我們三塊錢,然後被當場識破了,也許尷尬的是他們。

這是我們來到G市後的第三個住處,但卻是第一個讓我們覺得像家的地方,盡管有點牆皮脫落,盡管沒有廚房,至少夠大,至少不再暗無天日。

當然價格也是那些個陰暗潮濕的小黑屋的兩倍,我想讓你住大房子,無所謂氣場與風水,無所謂生活拮據了些。

若是在城中村都不能讓你跟著我住的舒服些,我會一直不安下去的。

我想要給你最好的,從我追你的時候我就是這麼打算的。

04

你沒看過電影,所以我邀請了你不下二十次,你終於同意跟閨蜜一塊去,我慶幸趕上了《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美妙與奇幻承載了你的第一次電影院觀影體驗。

你沒去過海邊,所以那一年的這個時候我們去了青島,那也是我們第一次單獨出遊,三天兩夜,濱海街、海灘、八大關、臺東步行街、海洋館、嶗山……沒有遺憾。

你沒去過北京,所以第二年這個時候我們去了北京,五天四夜,故宮和長城沒去,但雍和宮的欄雕留下了萬隻蝙蝠,頤和園的長廊裡清事回蕩,圓明園湖邊的長椅上,我記下了你和時光。

陪你去看畢業晚會,我說等我畢業的時候我也一定要為你上去表演。第二年畢業,我沒去成,因為歌唱的不好聽,但我改編的歌詞和製作的視訊登臺了,我很榮幸。

我說以後每個聖誕節我都會送你一個蘋果,今年聖誕節的第六個蘋果我想也一定會與眾不同的。

我偷偷地想著等你畢業的時候我要開著車載著婚紗去接你離校,但你畢業的時候我只有一輛二手的電動車,一輛我們曾經駕著它一起去商場,一起去買土豆絲、花蛤,一起去看電影,一起去吃雞公煲牛筋面,一起在掛滿彩燈的夜晚的馬路上兜風的電動車。

你沒坐過飛機,所以來G市的時候我們買了機票,我確定下了飛機用行李車推著行李箱的你就是我眼中最耀眼的明星,我們乘雲而來。

那是至今為止,你惟一坐過的一次飛機。

05

但命運並沒有給我們太多的眷顧,除了我打工的父母外,我們一無所有,一切都是自己摸索著前進,試著在這個偌大的城市裡生存下去。

你的第一份工作讓你覺得委屈,所以隻做了一個月。

然後不停地面試成了我們與親人們大城市生存夾縫論的最後博弈,要麼離開,要麼在這裡痛快地活下去。

你的表現得到了領導的認可,剛好公司有人要離職,所以順理成章的你完成了公司內部轉職,那時候比我小兩歲的你已經比我收入高了。

我知道我內向的有點過了,不然也不會在與你同在實踐基地酒桌上時沒鼓起勇氣替你擋酒;不然也不會在Z市用自行車載你被汽車撞了後不敢出聲,雖然那時候我更多地認為責任在我。

所以在不瞭解G市工資水平的前提下,好不容易碰到有人願意收留我的,我就稀里糊塗地去上班了。

工作一段時間知道自己被“利用”之後,便想著生活應該不至於那麼不公平吧。然而,堅持了十一個月全勤,沒請過一天假的我最後還是在G市最低工資水平線上掙扎。

沒能給你想要的幸福,甚至生活還需要你的接濟。

06

我離職了,裸離的,然後又是兩個月無頭蒼蠅般的面試,原來的行業沒有企業願意接納我,所以我再一次換了行業,工資差強人意,但至少可以負擔得起我們的第三個住處,以及三月份在離我家近的X市買的房子的月供。

X市屬於H省,H省在全國的印象都不怎麼好,不負責任地說連我自己也不喜歡,所以上大學那會我就跟你說我以後無論如何也不會回去H省的,何況你爸在H省打工還被騙過。

但,房子終於還是落定在H省一個不大不小的城市裡了,曾經我也幻想著能和你一起紮根在G市,或者至少旁邊的Z市,但想像再一次流亡了。

你說沒關係,至少我們有了自己的房子呀,也足夠大,到時候我們一定要自己裝修,裝成我們喜歡的樣子,書架、飄窗、兒童房一樣都不能少呢。

其實你很少向我抱怨,有也是更多地帶有調侃性質,比如這次回家前又一次跟我說起當年我說以後可以坐飛機來回。

但其實我都有放在心上過,我就那麼不安又無可奈何著。欠你的還有很多,開車接你下班、獨特浪漫的婚禮、美美的婚紗寫真、甚至於愛情的結晶,不是遲早會還上的問題,而是你在一天天老去,我仍然想在你最美麗的年紀讓你成為自己的公主。

07

這個假期你買了最後一天的回家的車票,我當然知道你是想陪我三天再走。這是屬於我們的三天,臨行前的比薩晚餐是你團了之後給我手機去點餐的,我分明感受到了你對我的寬容和溺愛。

你說你想回家,但一想到要坐二十個小時的車就又不想回家了。

你說在上洗手間還要背著揹包,洗個臉都有人插隊,好無語。

你說看見對面的情侶一塊吃飯,好羨慕。

你說就只是在火車上睡了一晚就長痘變醜了。

你說你可能會提前兩天回來,趁著週末我就可以接你了……

通通的這些,我知道你只是希望我能在你身邊,坐飛機也好,硬座也好,就像是去年過年回家一樣,在上鋪睡醒的我靜靜地看著下鋪的你在午後陽光的眷顧下恣意地看著那些荒誕的劇集……

我想,每一個男人都有過這樣的想法,只是大部分都像我一樣流於現實了。你離開的那一天,我爸帶著我媽去了濕地公園,看得出來,我媽是幸福的,少有的少女般的幸福。

每一個女性都應該享有這樣高於現實的寵愛,每一個女性都應當成為她意中人的嬌俏少女。但愛情是有尺度和有專屬權的,如果不能一心一意,嫉妒會讓你的女人失色凋零。

畢業聚餐的那晚,作為團支書的我拿著酒杯對大家說一定不要讓你的女人跟著你受苦。我見過那些中年漸逝的女性們奔波在城中村裡尋找各種謀生手段,也許她們有她們的幸福,也許她們有她們留守在家裡的孩子,也許她們有她們的一技之長,也許她們有她們的感情糾葛,但無論如何這樣的光景多少是讓人心酸的。

08

我的社會之旅,以及對你的承諾在我喝的爛醉的狀態下開始了,但至今仍然讓25周歲的你奔波在艱難的人生之路上,除了這趟長達二十個小時的行程,還有你回來將要面臨的新的面試,新的人生抉擇。

真誠地對帶給你的遺憾、酸澀、嫉妒、不安等說句:抱歉,讓你跟著我受苦了……

就在剛剛,你坐上了回鎮裡的汽車。說是半路劫到的,不管是截還是劫,那怕是真的劫,知道你會安全到家,我就是明媚的。

有你的時光,不會覺得世事滄桑。

作者簡介

蘧栩,漫遊在世間各處的蜉蝣一枚,意識界的一紙怪葩,略識琴棋書畫,半解詩酒花茶,隻想靜靜地看遍滄海桑田,物換星移,而後能研墨四方,荼毒天下生靈。

/收集/分享/創造/

轉載請註明出處。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