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主播 | 雪冬

點選音訊,即可聆聽

更多音訊可在喜馬拉雅搜尋:張德芬空間

今天是“母親節”,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母親,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與母親的關係,對我們每個人來說,都是在這人世間的第一個關係。因而,這個關係的影響是重大的。然而,跟母親一生的牽絆與糾纏,卻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意識到的。

 

歐文·亞隆在《媽媽及生命的意義》一書的開篇就講述了母親去世多年後,再次夢中相會的場景,他如同一個孩子大喊著:媽媽,我表現得怎麼樣?

作為世界頂級心理學大師,在心理領域數十載,自己也已經走向了人生的暮年,他依然在自問,這麼多年過去了,為什麼我依然還在向媽媽招手?

 

是啊,我們知道自己在內心深處向母親招手嗎?我們為什麼依然在內心深處召喚母親呢?母親,我到底渴望從你那裡得到的是什麼?

 

如果說人生就像一出戲劇,那麼,今天我們就不妨走進這出戲劇裡,看看母親那裡發生了什麼。

 

“媽媽”,也是第一次當媽媽

如果單憑想象,我們很容易會刻板的認為,要做媽媽的女人應該大多是充滿幸福的憧憬的。當然,幸福的憧憬確實可能存在,但那卻並不見得是全部。懷孕的過程本身,對女人的心理來說,挑戰是多重的。

 

而對於“自我感”比較模糊的女性來說就更是如此了。

下面我們就一起進入我的來訪者Ada的視角去看看懷孕生子的過程中她經曆了什麼?

 

“我的世界全變了,就因為“我”變成了“媽媽”

直到真懷上了,我才知道原來沒經曆過的事是永遠沒法準備好的。

我提前看了很多書,自認為準備得很充分。可我還是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好像忽然之間,我的身體變化了,惡心,吃不下東西,每天恨不得趴在馬桶上吐。更可怕的是,每天我都發現腰變粗了肚子好像變大了。那感覺是那麼的不知所措,慌亂。

我不斷說服自己這是正常的,說明寶貝在長大。可真的好煩。生活都變得好煩。醫生父母公婆老公的話,整天嗡嗡嗡在我耳邊。什麼“你應該多吃”、“吐也得吃”、“要補充營養”、“得保持好心情”......,沒完沒了要把我淹死了,我特別想說,閉嘴!

我不知道為什麼,好像有很多“關心”,可我就是覺得他們眼裡根本沒有我。那感覺就好像是,突然“我”就沒有了,我不存在了,“我”只有“我的肚子”,我的一切都“應該”要以肚子為重。

以前總覺得父母老公呢,都人也挺好,可是不太會表達。這下子,關注重視忽然都來了,可我心裡卻特別不是滋味。特別煩,特別憋得慌。可我也不敢說,甚至自己也覺得“不應該”矯情。再說肚子裡也是我自己的孩子,我怎麼這麼自私呢?

當然對孩子我也期待,我想做個好媽媽,要不之前不會看那麼多書了。可真懷上了也壓力挺大,想想小孩那麼小那麼弱,我能照顧好Ta嗎?會不會一不小心就出事兒?我覺得心裡慌慌的,一點底都沒有。可家人都說我想太多,“應該保持好心情”。

好不容易孩子出生了,痛得撕心裂肺。可好像才一會兒,護士就來了,怪我怎麼母乳還沒出來,一會兒公婆來了,說我怎麼不趕緊喝湯,喝不下哪裡來的奶水?一會兒父母又輪著送了雞湯魚湯來,老公又在旁邊開始勸我吃吃吃。

看著那個紅紅的抽巴巴的小孩,我頭暈腦脹,特想拉著老公問問,這是我們的孩子?我是他媽媽?可好像沒人明白其實我也不認識他。腦子裡一切都亂了。

我忽然想大哭,這麼長時間為了養他,我努力喝努力吃努力喝,怎麼還不夠?

以後是不是天天這樣,他哭了餓了熱了冷了,一點點沒照顧好都不行。可我也想有人關心一下我在想什麼呀,我想慢一點,能不能讓我適應適應,我還不會做媽媽呀。

那感覺真的很可怕,就好像一下子世界全變了,就因為“我”變成了“媽媽”?

 這就是剛剛滿月,Ada就來尋求幫助的原因,可能這也是很多初為人母的女人隱藏的不能表達的的心聲。

你隻看到了媽媽,可是你看到“我”了嗎?

 

女本柔弱,為母則剛

我們的生命,最初在母親的子宮裡誕生,我們漂浮在溫暖的羊水中,一切都不勞我們費心,供應是母親的事情。

這幾乎是每個人最初的印象——供應是你,媽媽你的事情。不是我,我只是孩子,我理應得到,而且我要我的得到是無條件的。

 

這種最初的印象無所謂對錯,它是一種自然的發生。然而,看了Ada的孕後獨白,你還覺得這最初的印象就是理所當然嗎?

小Q某一次在我的課程排列中代表了一位母親。

她完全看不見自己的孩子,更不必說老公。她的眼睛始終直勾勾盯著自己的媽媽,充滿了怨恨,你怎麼當媽的?你憑什麼當媽?幾乎聲嘶力竭,歇斯底里,眼底透出的是徹骨的寒意和絕望。

這既是她代表的那個人,也是她自己,這是療愈的共時性的呈現。

在小Q的視角里:“媽媽是個罪人,都是因為你,你不是好媽媽。所以我沒有得到足夠的愛與認可,我沒得到的,我就給不出去,所以我當然沒法做一個好妻子好媽媽。所以你應該跟我道歉,你應該懺悔,你沒有做好一個母親。你還得擁抱我嗬護我,然後我才能原諒你,那我就可以愛我的孩子了。否則,那就是你的錯。”

當時場上小Q的母親,又生氣又無奈,說:“我是不會說那些好聽的話,可我累死累活撐著這個家養大你,到頭來得到的就只有恨?那我也回去恨我媽麼?”

可是即便如此,最後媽媽看著痛苦的孩子,還是擁抱了她。哪怕她使勁抓著媽媽的胳膊,捶胸頓足。

其實,這就好像是一個嬰兒會渴望媽媽抱著她,任憑你踢她捶她撕咬她的乳房,媽媽也依然是溫柔的嗬護地抱著她愛她的。是啊,嬰兒有這樣的渴望並沒有錯,媽媽抱持了嬰兒的攻擊性,嬰兒也就感覺到這世界安全了。

 

可媽媽呢?古人說,女本柔弱,為母則剛。

然而,她終究還是一個人啊。媽媽,並不是一對乳房,母親也並不是一座專屬於孩子的無限供應的能量庫。

在嬰兒時期,我們有這樣的需求是可以理解的,可是長大了呢?我們還要去撕咬媽媽的身體,來感覺到愛和支援嗎?

 

也許,這就是我們隱祕的需求——我們渴望永遠像在子宮裡那樣,一切都天然被滿足。於是,我們自然也渴望母親永遠像我們在子宮時以為的那樣無所不能,她可以滿足我們的一切需求。

因而,當母親不能滿足我們的時候,我們就憤怒甚至攻擊她。因為在我們的最初印象裡,她不應該是這樣的。如果她確實這樣,那就是她“欺騙”了我們,還是她的錯。所以,她活該承受我們人生的失敗。

但真的是這樣嗎?並不是。 

媽媽離開之後……

我們再來說一個故事吧。L哥已年近五十,按理說到了知天命的年紀,可他卻總覺得莫名地傷感,今年一年身體也不太好。回溯中,我們回到了去年,原來就在去年的這個時候,他的母親過世了。

理智上,他覺得自己接受了母親的死亡。然而,從情感層面來說,他卻從未真的面對這個現實。

他哭得像個孩子,說:“媽你走了我怎麼辦?從小到大,你就是我心裡的定海神針。我總覺得不管發生什麼,只要回到你身邊,我就能想出辦法,我就能解決。可是現在你就這麼拋下我走了,媽,我的世界就像天塌了一樣,你知道嗎?”

他在心裡也看到了母親的形象,那跟他的印象差別是很大的。媽媽頭一次一臉無奈地看著他說,孩子,你早就長大了。給你力量的不是我,而是你對媽媽的信任。你不需要把我當做定海神針了,你就是你自己的定海神針。我真的累了,我該走了,你這樣始終走不出來,媽媽也為你憂心啊。放手吧孩子,雖然我走了,可媽媽的愛會一直陪伴你的。

終於,他逐漸地看到了自己對媽媽的神化,他回想起很多次跟媽媽在一起的時光。

那一刻,他才知道原來媽媽也有自己的喜怒哀樂,卻沒人能分擔,因為在他心裡,媽媽就像神一樣,永遠散發著光芒,也是不會痛苦的。

所以,他看起來很愛母親,可是卻從沒有真的理解到母親的愛。到那一刻,他彷彿才認識媽媽,可惜卻是在媽媽離開之後。他又哭了,但不再是因為母親的離開,而是因為真正瞭解了媽媽,而對母親有了更大的理解和愛,這是感恩的淚水。 

這是一種人類認知上的侷限,從我們一出生,她就是媽媽。所以對我們來說,我們無法瞭解她的全部。我們想象不出來母親也曾是小女孩,她也渴望愛的撫慰與溫暖。

而她的缺點不足和需求一樣也不會因為做了媽媽就消失。我們只是頑固地在自己的投射裡,讓她成神。

所以,這其實也是對媽媽的物化,跟把媽媽當做能量庫並沒有本質的區別。而看到這一點,我們才能真正去理解媽媽,才能看見作為一個人她是怎樣努力去愛的,也才能真正去愛我們的母親。

媽媽,也有她們自己做夢的權利

讀《媽媽及生命的意義》也許沒有人不會受到觸動,至今我依然記得歐文的媽媽說,你以為我在你的夢裡。不,那是個錯誤,孩子。那是我的夢,做媽媽的也有她們自己的夢。

 

當母親不再能夠作為一個人被看見,而成了一種象徵,一種滿足人類愛與安全的需求的象徵的時候,既是母親的悲哀,更是人類的悲哀。

她承擔了這個象徵,也就被剝奪了自己。而我們接受了母親神一般的象徵屬性,某種程度上也就放棄了自己的主觀能動性。然後,這個問題就變成了解不開的死結。

 

雖然歐文家裡很貧窮,父母都不識字,母親是個粗鄙的女人,因她的行為還直接導致了歐文被霸淩。那麼,歐文是不是該一輩子怪罪父母沒能力給自己更好的愛,然後自甘墮落呢?

如果那樣,他的母親也可以說,我小時候比你慘多了。然後回去怪自己的媽媽。那就是死結裡又多了一環而已。

 

但歐文選擇了另一條路,盡管生在貧民區條件惡劣,可他靠著公共圖書館的資源一步一步走向了自己追求的人生。另一條路,永遠都可能存在。只是我們自己要首先能夠看到生命的最初是父母給的。

然而,生命卻是自己的,我們活成什麼樣子,不是母親決定的,而是我們自己。

人生裡有千百個可以改變命運的機會,如果我們都抓不住,卻只能回去怪媽媽,那是我們自己的問題,而不是母親的。母親無法為我們的人生負責,但我們自己是有選擇的。

 

正如歐文所說,媽,我們得分開。不相互束縛,才能成為完整的人。我希望有我自己的思想和夢想,你也該有你自己的。你應該在人生中有自己的夢想。

 

於是,他放過了母親,也就解放了自己。

就像龍應臺在《目送》中寫道:

我慢慢地、慢慢地瞭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隻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

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作者 |  慕棉美國催眠協會&美國加州催眠學院認證催眠師,國際醫學最高認證中心認證EFT情緒釋放技術治療師。從事各類心理心靈整合治療工作,微信公眾平臺:慕棉

主播 | 雪冬,電臺主播,二級心理諮詢師 ,冥想引導師 ,身心靈成長探索者。

今日互動

我們經常說“愛在心口難開”,今天是“母親節”,你最想對媽媽說什麼?你最想為媽媽做的一件事是什麼?

歡迎在下方評論留言,跟我們分享你的故事。

···

—— 母親節專題 ——

愛要大聲說出來

“我們所有的生命能量都是來自於父母,你和他們的交流如果是順暢的,你會感覺背後有靠山。何況父母現在年紀大了,對媽媽說句‘媽媽我愛你,母親節快樂’,對他們來說,也許是最好的慰藉和禮物,”——張德芬

點選“閱讀原文”,即可參與母親節免費微課

轉載請註明出處。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