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芸與丈夫杜淳是相親認識的。那時,芸芸已是奔三的女人了,別人眼裡的剩女,內心渴望婚姻。杜淳是一個很不錯的男人,孝順,有個很不錯的職業,長得也很不錯,而且對芸芸體貼細心。與杜淳戀愛時,芸芸覺得杜淳就是上天為她量身定製的丈夫,杜淳的一切完美到幾乎沒有什麼需要去改變的地方了。

相識第五個月,芸芸就嫁給了杜淳,兩個人都是大齡男女了。可是,婚後兩個月芸芸就發現,她和杜淳的婚姻有問題。朝夕相處中,兩個人更像兩個談得來的異性朋友,卻無法產生出男女之間激情的火花。蜜月剛過,杜淳出差一週,芸芸竟毫不思念他。

芸芸不明白這是為什麼,杜淳那麼優秀,她怎麼就對老公產生不了激情的火花呢!芸芸對閨密訴說煩惱,閨密說:“婚姻跟戀愛不同,激情不能長久,婚姻需要的是穩定,幸福。你們兩個年紀都不小了,組成個家也不容易,別胡思亂想,要不,趕緊生個孩子吧!”

芸芸聽從了閨密的建議。果然,懷孕期間,她的心情好多了,在杜淳陪她去醫院、陪她散步、哄她喝湯的過程中,芸芸終於找到作為一個妻子的幸福感。

兒子出生後,在繁忙的工作和家務中,新的煩惱又產生了。當芸芸再次對婚姻產生懷疑時,意外遇到了初戀黃小天。

芸芸和黃小天的感情是初中三年級下學期開始的,兩個人是同桌,當時的芸芸和黃小天都很單純,因為什麼而相互喜歡都不知道,就是覺得在一起很開心,芸芸每天都想著黃小天,督促他好好學習,一起騎自行車,一起溜旱冰,一起走在火車鐵軌上,成天傳字條,每天放學黃小天都送芸芸回家,芸芸家在東黃小天家在西,可是就這樣一送就是半學期,兩個人真的很開心。

初中畢業,芸芸考上省重點高中,黃小天進入一所普通中學,兩所學校距離較遠,但黃小天每週都會來學校門口等芸芸。很快,芸芸的班主任發現了這件事,並告訴了芸芸的媽媽說芸芸可能早戀。芸芸的媽媽在單位就是給別人做思想工作的,她並沒有打罵芸芸,而是對黃小天說:“你既然喜歡芸芸,就應該比她有能力,你想想,你們家是誰賺錢誰花錢?你現在讀的學校就比芸芸差多了,如果你是真心喜歡她,等考上名牌大學再說吧,現在不要影響芸芸的學習,害了她一輩子!”

媽媽又對芸芸說:“真正的愛情是為對方好,他要是影響你的學習,就不是真的喜歡你,他本來就讀了個差學校,再不用心念書,一輩子就毀了!”

芸芸和黃小天聽從了芸芸媽的意見,約定高考後再見面。可自此後,黃小天再沒找過芸芸。青春時期的感情也很薄弱、朦朧,漸漸地芸芸也忘了黃小天。

沒想到,10多年後,芸芸和黃小天會在一個展會上相遇。自此後,黃小天每天都會給芸芸發郵件,訴說對她的思念。黃小天說,當年沒有信守諾言,是因為隻考上一個民辦院校,無顏見芸芸,但他心裡一直有芸芸。現在的他,事業有成,可是,也有了家庭妻兒。

讀到第33封郵件時,芸芸和黃小天在咖啡廳的包房見面了。

芸芸說:“黃小天你不要說了。心意可以回轉,可時光不可倒流。我們都有孩子,我們只能做普通朋友。”

黃小天說:“我和她沒有感情的,只是她身上隱約有一點你的影子……”

在芸芸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黃小天突然抱住芸芸,他的脣印了上來。一種火熱的溫暖貫穿了芸芸的全身。眩暈。芸芸的心跳得都快四分五裂了,臉上有火山爆發似的高溫。

這種感覺是丈夫從未給予過芸芸的,芸芸想,這就是所謂的激情吧。芸芸有點恐懼,想用力推開黃小天,他卻抱得更緊,說:“我愛你,芸芸。愛了你那麼久,直到現在還忘不了。老天讓我們重逢說明我們緣分未盡。”芸芸再也無力拒絕。

於是,芸芸和黃小天開始如戀人般偷偷摸摸地約會。

芸芸彷彿回到了15歲。芸芸任性,芸芸孩子般賭氣,黃小天總會縱容她。有時黃小天被芸芸氣得到外面抽悶煙生悶氣,只要來到芸芸身邊就會笑著逗芸芸開心。出去吃飯,黃小天會把骨頭剔掉,會把魚刺挑出,然後看著芸芸吃掉。芸芸特別依賴黃小天,完全忘記了她和黃小天都是已婚人士,芸芸希望時時刻刻和黃小天在一起。

重逢的第88天,芸芸和黃小天跨出了那一步。黃小天帶著芸芸在一家五星級酒店開了房間,酒店的房間裡,黃小天拉著芸芸洗鴛鴦浴,讓芸芸驚奇的是黃小天的效能力性技巧都遠遠超過丈夫杜淳,黃小天就像一頭雄獅激情澎湃,掀起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芸芸豁出去了,肆無忌憚地與黃小天纏綿,黃小天讓她體會了做一個被雄性男人征服的快感,讓她領悟了性愛的顛狂滋味,黃小天與芸芸抵死纏綿似乎要將曾經失去的甜蜜時光都補回來。

芸芸以為那天是她和黃小天之間重要的一步,她甚至想好了如何與杜淳離婚,如何和黃小天生活在一起。芸芸沒想到,這卻是她和黃小天的最後一步。自那晚後,黃小天對芸芸的態度突然冷淡下來,黃小天不再主動約芸芸,芸芸找他想和他鴛夢重溫,他也說忙,芸芸不知道是為什麼,也不好意思去問黃小天。

有時候芸芸會一個人沉思,難道,黃小天與她一夜纏綿,只是為了得到她的一切,一了多年前喜歡她的心願?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