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日記是以這樣的形式記錄下來的。沒有多少意義,也不見得是真正的情緒,不想寫作,就錄一段聲音,存留一剎那的光陰。而這光陰,存留之後,就過去了。我們擁有的,只能是現在。

……

現在的這樣時刻,我安靜地坐在夜晚十點半的電腦前。

說到底,我依然是個信仰依賴者。我只能和必須有自己的信仰,才可以活下去,如果沒有,我會在外表的冷酷下,或者做出極端的事情來,或者平靜地可怕,折磨和浪費和糟蹋自己曾經無比珍惜珍愛的自己。

我之前不太明白這個道理,但現在我很清楚,我要有自己喜歡的人,喜歡的事,這樣,不管我是在多麼艱難多麼疲憊的時刻,我還可以走得很平靜,呼吸得很勻暢,想到歡喜的事就不由自主露出笑容,我可以體味到幸福,體味到,活著好開心。

然後,其他一切所謂艱難的事情,何足掛齒?

品嚐過很多滋味,還是覺得愛的滋味最美好。

描述夠很多故事,還是覺得愛的故事最溫馨。

很多人,哪裡還有資格說“愛”。

可是,我依然要依靠“愛”活著。

雖然這不是我的衣食,但是我精神的食量,我信仰的依賴。

這樣的一個夜晚,親愛的聽眾朋友,你們都睡了嗎,你們的愛在哪裡,你們的信仰又在哪裡?

這裡是淩小波的心靈之語,好久不見,你們還好嗎?

希望你的明天晴朗而溫暖,下期見。

向你推薦

生命中最難的階段是你不懂自己

為了尋找你,我搬進鳥的眼睛,經常盯著路過的風。

——《路邊野餐》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