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公樑傑是在一家公司上班,當時我就是看上了他老實真誠,才決定和他交往的。樑傑家裡也是農村的,還是貧困地區的農村,家裡的條件可想而知。不過他對我是真的不錯,一心一意,以我為主。後來我媽打電話,我就把樑傑的事情跟她說了,母親聽了農村兩個字就開始罵我:“農村出來的,有什麼出息,趁早給我分手啊,不然別怪我不認你這個女兒!”

母親當時的話,我也就聽聽算了,畢竟她在老家,我在北京,她也管不了我。可是我沒想到,沒過兩天,我弟弟就被我媽派過來了,說是看我,其實就是監視我,不讓我跟樑傑來往。

當時他在我的出租屋門口等著,看到我跟樑傑手牽手回來了,我弟弟馬上打電話告訴我媽,沒一會我就接到我媽的電話,劈頭蓋臉給我一頓臭罵。樑傑看不下去,從我手中接過電話,向我媽承諾會對我好一輩子的。大概是我媽罵累了吧,她說只要拿出3萬塊的彩禮,就同意我倆在一起。最後我媽還叮囑我,沒有她的同意,不允許我們同居。

其實,我們倆早就在一起了,而且我已經懷孕了。樑傑家的情況我也知道,父母沒有工作,爺爺奶奶都有病在身,家裡的一切開銷都是他的工資。回到他家,說了這件事情的時候,他的母親顫顫巍巍地回房,拿出一塊手絹,裡面包著他們家所有的積蓄,只有2000塊錢。沒辦法,我們只能帶著錢找我媽。

去了我家,我媽的第一句話就是“錢帶來了嗎?”我只能把2000塊錢拿出來,我媽隻看了一眼,就示意我弟弟把樑傑趕出去。我不忍心,就把懷孕的事情說出來,希望我媽接受他。誰知我媽拿起旁邊的棍子就朝我身上打,還罵我不知羞恥,這麼輕易就把自己交出去了。

我隻記得我媽打了我好久,後來老公又回來了,朝我媽臉上扔了一個東西,就去抱我:“雖然我沒有錢,但我不能讓人欺負了我的老婆孩子,這是我找我同學借的錢,卡上有10萬塊錢,除了3萬的彩禮,剩下的錢算是你撫養我老婆的回報,你以後沒有資格再打她了。”

說完,抱起坐在地上的我,轉身就走。的確,我媽做得太過分了,而我老公表現的相當不錯。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