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 | 丁丁、梅森

編輯 | 蔡娜

圖片 | 楊菲朵[微信公號:菲朵夜間飛行]

全文共計2400字,預計閱讀時間5分鍾

 | 編者按 | 

“11歲的我非常乾瘦,但也開始慢慢發育了,可是我並不懂得為什麼胸前會凸起一點,沒有人告訴我,我是一個少女,並且即將擁有一對乳房。我就那樣肆無忌憚地赤膊奔跑在烈日炎炎的大街上。尤其是街上有大人盯著我看的時候,感到特別不自在。漸漸地我不敢挺起胸來走路,含胸駝背,總是習慣低著頭……”

 

我知道,無論面對任何一段將我們捆綁住的往事和信念,都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盡管幼年的經曆從某種程度上影響了我們的現在,但你是要因此而變得更緊縮,還是你願意敞開一點,再敞開一點,來突破這種恐懼?

 

這一切取決於你的勇氣,取決於你是否真的想要成為自己,並且為自己生命中發生的一切負責。

撰文 | 丁丁

 

11歲那年的夏天,我隻穿了一條大褲衩,幾乎赤裸地在街上跑了整整一個夏天。那是一條柔軟微透的淺黃色平角褲,而且已經半個多月沒有換洗過。

 

每天在院子裡用晒熱的鐵皮桶衝澡,然後再穿上髒臭的大褲衩。有一天被我媽看見了,她還諷刺我:“一個月了還穿!你不如髒死算了!” 我紅著臉又穿上了,心裡覺得自己真是不要臉啊。很多年以後,我才忽然醒悟,不換衣服其實是我母親的失職,為什麼我是被責備的那個呢?

 

11歲的我非常乾瘦,但也開始慢慢發育了,可是我並不懂得為什麼胸前會凸起一點,沒有人告訴我,我是一個少女,並且即將擁有一對乳房。我就那樣肆無忌憚地赤膊奔跑在烈日炎炎的大街上。

 

其實仔細回想,那時候的我其實是有羞恥心的,隱隱約約覺得自己為什麼跟別的小女孩穿得不一樣?尤其是街上有大人盯著我看的時候,感到特別不自在。漸漸地我不敢挺起胸來走路,含胸駝背,總是習慣低著頭。我在心裡這樣安慰自己:我是小男孩我是小男孩我是小男孩我是小男孩……

 

這種每天赤膊並且光腳滿街瘋跑的行為,我的父母都看在眼裡,但是他們完全放任不管我。你相信嗎?他們根本的、徹底的、完全的、放任不管我!

 

直到暑假結束,我自己覺得實在不能這樣下去了,看到別的女孩子,終於證實了自己確實是傳說中的發育。於是自發地結束了赤膊生涯,穿上衣服,穿上鞋子,回到了遮羞的正道上來。

 

然而,整整一個夏天的可恥之事,變成了纏繞我至今的噩夢。直到今天,有一半的夢境都是在裸奔。那是成年後的樣子,沒有穿衣服,還要盡力做出很鎮定的表情;或者光著身子和別人交談,走過我身邊的人都斜視我並且和同伴竊竊私語著;有時候也會在夢中找廁所,裸體在街角大便。我在每一個夢境裡都感到非常非常羞愧,可是卻從來夢不出一身衣服來,也夢不到一座乾淨、安全、沒有男人的廁所。類似的夢反複出現,反複出現,反複出現,常常一覺醒來滿頭大汗。

 

五年級後半學期又發生了另外一件事,我來例假了。當時正好在家裡,腦子裡面想的是,衛生巾在哪裡啊?到底該怎麼用?沒錢去買怎辦啊?我隻好坐在床上不敢動彈。直到晚上我媽媽下班,看到床單上的一大片血漬,輕蔑地瞪了我一眼,從箱子裡翻出一包衛生巾來,指了指包裝上的說明書,示意我自己看。她還說:“幸虧是我先回來了,要是你爸先回家看見你這個樣子,你還有什麼臉活?”

 

長大後的我,一直沒有勇氣和別人交往,無論是同性還是異性,總感覺別人把我當可憐蟲,看不起我。從小到大,我也一直不喜歡那些生活在幸福中的孩子,覺得自己和他們不是同一類人,比起他們,我更願意去靠近那些沉默、內向、自卑的人群。

撰文 | 梅森

 梅森 

1978年的金牛座,是一個探索內心的愛好者,善於發現美,相信內在之光所帶來的力量。 

 

丁丁:

 

很心疼你。在你的感受中,幼年時的父母無疑缺乏對子女基本的關注,也缺乏正確的情感表達和積極反應。一個母親應該是慷慨和超然的,她需要學會欣賞子女,而不是去壓抑她或輕視她,但現實生活中想要完美地做到這一點其實蠻困難的。

 

父母如何對待孩子,是他們的心理結構和現實條件所決定的。成年人的複雜內心,一般都淵源於他們早年的家庭生活。也許,他們也曾經曆過孤僻的童年,經曆過父母間的衝突和悲劇,經曆過羞恥和不安全感。當他們有了下一代,會無意識地以複雜及挫敗心對待自己的孩子,自然而然就會對孩子的成長有負面影響。

 

我們都明白,現在去埋怨他們已為時過晚。他們或許根本對此沒有覺知,也絲毫不覺得虧欠,他們手中握著的是屬於自己的生命形式與道路。

 

我們容易執著於自己的父母,那是由於我們以為,只要他們改變了、認錯了、醒悟了,我們就可以得到幸福了,就可以解脫於舊有模式開始過新生活了。

 

執著的本質是渴望改造對方,每個人都曾經這樣做過,但這個世界上沒有誰會願意被另一個人改變,於是我們都忍不住要抗拒彼此,怨恨便由此產生了。這種改造別人的夢想,從一開始就陷入了虛妄。

 

在關於裸體的夢裡,你看到自己的自卑、焦慮和強烈的不安全感。丁丁,你說自己從來沒有勇氣和別人交往。你是否思考過,當你覺得世界上只有自己孤零零一個人時,能找到存在感嗎?還是,你會重新體驗到兒時的那種恐懼與彷徨,覺得沒有人關注你、認可你,世界再一次成為黑的、冷的、無助的?

 

我的意思是,盡管幼年的經曆從某種程度上影響了我們的現在,但你是要因此而變得更緊縮,還是你願意敞開一點,再敞開一點,來突破這種恐懼?這一切取決於你的勇氣,取決於你是否真的想要成為自己,並且為自己生命中發生的一切負責。

越是深受其苦,我們就越需要主動做出更多的努力,為自己的人生爭取新的空間與可能性,而不是消極地去實現那個潛意識的暗示——“我是一個可憐蟲,所有的人都看不起我。”

 

活在這樣一個“自我預言”裡,我們就陷入了自己為自己設定的牢籠。而事實上,你不需要強迫自己成為更好或是更高尚的人,我們已經是自己所能成為的最佳狀態。而目前唯一的任務,就是投入生活,並對每一刻的成長保持覺察。

 

父母不是你要尋找的答案,你必須成為你自己。“成為自己”是我們人生中最重要的迷霧,試試看,我們必須把這層迷霧破開,才能走向不可預測但卻開滿鮮花的未來。

 

原創文章,轉載請公眾號後臺回複"轉載"

按提示操作即可;投稿及簡曆:

[email protected]

▼點選閱讀原文,購買心探索好物!

▼點選閱讀原文,購買心探索好物!

轉載請註明出處。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