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古往今來,有數不清的物種在這個世界上留下過痕跡,他們繁衍生息,為生存而搏鬥,

 

最終,有的被殘酷的自然規則淘汰,有的留下自己珍貴的基因,子子孫孫無窮盡。

 

不過,在人類高速的工業發展下,在這幾百年裡,我們無形中制定了另一套生存法則,這套法則遠比自然殘酷的多。

 

 

就在昨天,世界上最後一頭雄性北方白犀牛「蘇丹」實施了安樂死,

 

這隻45歲的雄性北方白犀牛, 在最近一年多的時間裏健康狀況嚴重惡化,

 

 

他們低下頭,撫摸着這頭曾經與自己朝夕相伴的巨獸,告訴他不要害怕..

 

 

已經沒有任何力氣的蘇丹,仍然試圖去睜眼看看曾經拚命保護自己的飼育者..

 

不過他眼中的光芒卻隨着生命氣息的散去而漸漸渙散..

 

 

所有曾經付出過努力去保護這頭巨獸的工作人員,志願者們都一一與他進行了道別。

 

這頭死去時雙角還在的白犀牛,幾乎已經成了他們中很多人用盡半生去守護的親人。

 

 

蘇丹的離去,標誌着北部白犀牛這一亞種僅剩兩頭母女雌性白犀牛存世,而這兩頭白犀牛也因為年齡,身體狀況等原因無法再受孕,

 

換句話說,

 

不久的將來,

 

我們將親眼見證這一物種的滅絕,而無計可施。

 

 

 

其實,

 

更準確地來說,

 

是人類親手將這一物種推向了死路。

 

犀牛是一種堅毅的生物,他們在地球上存活了5000萬年以上,是這個世界上最古老的物種之一。

 

這種僅次於大象的世界上第二大陸地動物,從炎熱的赤道到四季分明的內地都有它的足跡,遍布非洲與亞洲地區。

 

身無彩鳳雙飛翼, 心有靈犀一點通,古老的詩歌里也常常可以看到它們的身影。

 

 

 

不過,令人遺憾的是,從上個世紀60年代開始,這個曾經負隅頑抗上千萬年的物種,卻以驚人的速度走向滅亡。

 

從上世紀60年代到現在,所有種屬的犀牛總數消失了95%,特別是進入千禧年之後,犀牛的數量更是直線下降,

 

根據國際自然保育聯盟統計,從2008年至今,至少有6000頭犀牛非正常死亡,特別是2015年,光是整個非洲就有高達1338頭犀牛死亡。

 

截至現在,全世界的犀牛總數大約只剩下了2萬出頭,

 

如此按照這樣的消失速度計算,預計在2026年,這種美麗的生物將會如渡渡鳥那樣,僅僅存在於影像和人類的記憶中。

 

 

如此堅強的物種,為何在這樣短暫的時間內開始走向滅亡?

 

或許我們從北方白犀牛這一亞種滅亡的進程里,可以窺探到一些信息。

 

蘇丹代表的北方白犀牛在上個世紀60年代的時候,大約還有2000頭左右的野生種群,

 

不過,北白犀主要分佈的剛果和蘇丹兩國,卻在上世紀60年代開始陷入了戰火之中,

 

政局動盪里,陷於戰火的人們根本無暇顧及這個亞種的死活,更嚴重的是,無恥的軍閥們為了獲取軍火,更是直接加入了北白犀的撲殺之中。

 

這就是北白犀滅絕命運的開端。

 

 

到了七八十年代,在看到軍閥們通過北白犀賺得了不菲的報酬後,一批職業的偷獵者走上了屠殺北白犀之路,

 

他們獵殺北白犀,取下頭部兩根角,然後通過一些秘密的渠道,送往上萬公里的亞洲國家售賣,比如中國...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其中的原委,在中藥里,犀角至今仍然被認為有奇效--退燒,治驚厥,清血熱,甚至解毒...

 

而且犀角常常還被製作成工藝品,受到許多人的追捧…

 

 

一克的價格比黃金還貴,完整的犀角更是價值連城。

 

除此之外,

 

非洲當地很多軍閥和部落的首領也十分喜歡用打磨光滑的犀牛角製作匕首的手柄。這些種種令北白犀在短短20多年裡,幾乎徹底消失。

 

到1984年,北白犀的數量僅僅剩下了15頭。

 

 

當然,不僅北白犀遭到厄運,在整個八十年代,95%的坦桑尼亞黑犀牛也幾乎都倒在了盜獵者的槍下,數量從3000多隻銳減到100隻左右。

 

幾個犀牛種的銳減,推動了犀牛保護的發展,在上世紀80年代,黑白犀牛和亞種犀牛全都被列入了《華盛頓公約》附錄I中。

 

不過,雖然犀牛製品被嚴令禁止,但在黑市上,交易依舊猖獗,這也導致了更多的偷獵者不顧生命的安危繼續進行犀牛的捕殺。

 

 

當時,動物保護工作人員為了保護犀牛,甚至將犀牛主動去角,因為去角不會傷害到犀牛,但盜獵者常選擇將犀牛殺掉後割下頭,最後取下角將頭扔掉...

 

 

 

眼看着這個幾個犀牛種馬上要消失,很多人才終於意識到,在過去的幾十年裡,非洲大陸上發生了怎樣血腥的屠殺。

 

在九十年代裡,國際社會的援助下,北白犀的數量有所增加,好不容易有了31隻,

 

不過,保護者們費盡心思地去培育,卻仍然無法避免人為的偷盜。到2008年,北白犀正式宣告野外滅絕。

 

 

 

在昨天死去的蘇丹,是在1973年年僅3歲時在野外被捕獲的,然後被送往了捷克的動物園。

 

也幸好他及早遠離了自己的家,得到了照顧與保護,否則雄性北白犀的滅絕時間估計要提早十多年。

 

 

作為世界上僅存的一頭雄性北方白犀牛,蘇丹是瀕臨滅絕的北白犀繁衍後代的唯一希望,極其珍貴。

 

因此,當多年前蘇丹從捷克回到自己的非洲之家後,自然保護區當局便相當重視它的安全,在過去的很多年裡,都有持槍的警衞24小時對蘇丹進行全方位看護…

 

 

不過,遺憾的是,由於蘇丹的年紀較大,並沒有辦法讓他進行自然地交配..

 

沒有了蘇丹,意味着再也沒有雄性北白犀,剩下的兩頭雌性北白犀也只能在不遠的未來里,與我們揮手作別。

 

也意味着地球的多彩基因庫將會馬上再減一員,意味着非洲草原生態少了一環,

 

但同時,也意味着犀牛角的黑市價格再度飆升...

 

直到現在,亞洲的犀牛已經絕種,北白犀也瀕臨滅絕,雖然在國際社會的努力下,非洲的南白犀仍有2萬多頭,不過他們的情況並不容樂觀。

 

 

 

魚翅,象牙,虎骨,熊膽,犀角,盔犀鳥頭….

 

那些曾經陪同我們一起生存繁衍的兄弟姐妹,在越來越烙有人類印記的大自然里消失,變成了滿足人類一己之私的無生命的物件。

 

如果不抵制一切殘害野生動植物的製品和行為,或許這樣的悲劇仍然會繼續發生..

 

 

 

 

ref: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5521563/Last-male-northern-white-rhino-dies-Kenya-keepers.html

 

 

 

 本文已獲 帶你游遍美國 授權 微信號:weloveusa

原文標題:最後一頭雄性北方白犀牛死去,我們又一次親眼見證了一個物種的滅絕...

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