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情人節,外面的街頭處處洋溢著節日的氣氛,在過去的二十幾年我從未注意過這樣的節日,好像別人的熱鬧是別人的,我什麼都沒有,這一切都與我毫無關係。

直到一位朋友在qq上發來“情人節快樂”這五個字,我才悄然警醒,所有關於他的一切湧上心頭,他還好嗎?是否已經找到了另一半?他幸福嗎?

思緒回到了兩年前我們初次見面的那一天,他坐在實驗室的床邊,穿著及膝的白大褂,堅定的眼光看著一臉焦急的我,而我正與這門課程的課代表諮詢作業的相關事宜,我分明能感覺到有雙眼睛直直地盯著我,彷彿要把我吃了一樣,我報以惡狠狠的眼光瞪著他,相視不及30秒,我立馬把視線挪開,當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是我們的代課老師,而他的另一個身份是尚未研究生畢業的師兄,想起剛才幼稚的行為,尷尬萬分,而他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一樣,我當時想或許他根本就不記得我這樣的一個小角色吧。後來我跟他提起這件事,他一臉懵逼地看著我說,“有這樣的事嗎?”、”可能我當時只是看著窗外發呆吧“

好吧,原來一直是我自作多情,事實上從來都是。

我保證看他第一眼時我絕對沒有喜歡他,只是後來在不斷地上課中,我發現了他身上的無數優點,如同一束光照亮了我的眼,比如他幽默風趣,講課條理清晰,自信到不用板書,認真回答我們的每一個問題,有疑惑的自己無法解決的問題就回去看書、找資料或者請教專業的同學和老師解答然後下節課再把答案告訴我們,有責任心等,這本是作為老師當有的素養,而另一個是關愛同學,特別是在課堂上被同學排擠、不受待見的同學,他會很認真細緻地重新跟他講一遍又一遍,直到他明白為止,我沒有見過他對課堂上的任何人比他還要好,這樣小小的細節、對於弱者關愛的舉動,讓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迅速高大了起來。

他的好,從來都是有目共睹的,因此成為了我們最為受歡迎的老師。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發現自己慢慢地喜歡上了他,但是我知道這是可望不可即的,師生戀是一種禁忌,如此完美的他絕對看不上我,我心中有無數個設想,卻沒有一個能跟他在一起的理由,我選擇把這段感情深埋心底,心中卻難以割捨。

我們課堂的老師換了一個又一個,卻沒有一個比他講得好的,看不到他講課,我聽課有些心不在焉,我本以為我們的人生再不會有交集,沒想到,他卻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以學生的姿態認真地聆聽著另一位老師的講課,我終於鼓起勇氣問了他的微信,並羅列出了一大堆加他的理由,他爽快地答應了,其實我早就知道他會答應的,只是理由能讓他不會察覺到我對他特殊的情感,也許是我的隱藏太深,也許是他在感情上的遲鈍,他從未知曉。

每一次聊天都是我主動發起,然後找各種理由聊各種與他相關及他可能感興趣的話題,他每次都回得很及時,不會讓我等太久,也許這就是我所認為的良好素養,但是也逐漸發現與在課堂上所看到的他有些不同。只是聊天越來越深入,不斷地激發我內心的情感,臨近期末,傾注於感情的我精神也越來越渙散,我知道我再也不能這樣下去了,我分明知道他不喜歡我,這樣的單相思對於我是沒有好處的。

我終於下定決心,選擇了離開,刪除了他的微信,刪除之前還說了一些話,這是我覺得自己迄今為止做的最不明智的一件事。最後敵不過情感的折磨,我還是添加了他的微信,所幸的是新增成功了,不幸的是他從此設定了朋友圈許可權,我們從此形同陌路。我就很少找過他了,因為他總是很冷漠,要麼禮貌性地回答,要麼直接不回。

當所有的激情被無情的冷漠所打敗,我想我真的該放手了,我們再也回不到當初,回不到可以自由聊天的時光。而這一切都是我毀掉的,本來即使不能成為戀人,也可以成為朋友,但是我實在是太“理智”了。

在學校那會兒,我無數次見到他,又無數次擦肩而過,我們都心照不宣,相互不打招呼,他也漸漸從看到我驚訝、面無表情到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有一天我一個人在食堂選早餐走來走去時感覺到目光的追隨,我才發現是他,昨日重現,當初他也是用這樣的目光看著我,而我只看了他一眼,當作什麼事也沒發生,打完早餐後選擇一個與他相差甚遠的位置坐下,再次看他時,他與同坐的二人談笑風生,絲毫感覺不到我的注視。

還有一次他迎面走來,身邊卻是兩位女生,我們只相差了一輛車子的距離,剛開始我發現了他,他卻沒有發現我,像往常一樣,我在他身上停留了一秒然後若無其事,並加快了走路的步伐,直到我們擦肩而過,他才注意到我,我能感覺到他目光的停留,也許是看到我手中提著一大袋藥的緣故吧,有些話想說卻最終沒有說出口。

知道他已經走遠,我才緩緩地轉過頭來,看見他高大的背影慢慢地消失在拐彎處。表面的若無其事只不過是我偽裝成堅強的樣子,估計他永遠都不會知道,或許也不想知道。

出學校以後,我再也沒見過他,我也不再像以前一樣可以為了他茶不思飯不想,他也成為了我生命中若有若無,只是心中留有餘念,在夜深人靜的夜晚,在濃郁的節日氣氛的薰陶下,才會偶爾想起他,他還好嗎?他身邊是不是已經有人陪伴了?如果是,我希望他能幸福。

有些人只存在記憶力裡,因為有些事發生了就再也回不去,就算拼勁了全力也無法企及,不打擾才是對他最後的溫柔。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