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宵燈火人如織,一派歌聲喜欲狂”

鞭炮聲聲漫天花火,在一年末攜心愛之人回鄉共度佳節,大概是所有情侶愛情長跑中最期盼的一件事。

可是春節的腳步愈發臨近,在一片濃濃團聚氛圍中,卻不曾想節日變“劫”日,近期分手率竟呈直線上升的態勢。

曾經的那句“不分手留著過年,居然也從玩笑變成了現實。

戀愛6年,小葉與小李的婚禮定在春節。

步入婚姻殿堂前夕,雙方家庭卻在聘禮和婚房問題上爭執不下:

女方父母要求20萬聘禮,男方父母認為這錢拿來裝面子沒必要;

小葉認為一輩子就一次結婚,東西得用最好的,而小李父母卻覺得只用一次的東西普通點就行了;

女生深覺心灰意冷,平日裡對自己百般呵護的小李這回卻堅決站在家人的立場上,二人鬧得不歡而散。

在這一年中最重要的時刻?究竟是什麼讓他們放手了?是認清落入俗套的兩人關係難以為繼,還是覺得那個以往熟悉的人突然變得讓自己都不認識?磨合失敗的背後是雙方家庭匹配不當?還是事事聽從家長安排“媽寶”男性格暴露的膽怯?

其實都有。

結婚之前情侶臨時談崩的情況並不少見,但是在春節這個節骨眼上,足以拆散成千上萬情侶令分手率居高不下的還有一個主要原因:

“去誰家過年?”

是讓男朋友跟著去你家?還是你去他家?還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媽?面對丟擲的這樣一個重磅炸彈究竟怎麼回答,如果是你,你有譜嗎?

“天價彩禮,不是不愛,實在是負擔不起”

過年回家親人相聚,圍坐在一起談論結婚的瑣碎細節,當頭大事就是彩禮。

在古代,禮儀集大成者周人就有了以“納徵”表示男方向女方贈送財物的婚姻習俗,這也說明現如今久久承襲的“彩禮”制不無存在的歷史道理。

但是區別大概就在於,古代結婚只需要一些價高但實用的物品,而現在的彩禮被賦予越來越多物質含義,甚至成為失去本意的沉重負擔。

先來看一眼我國部分城市的彩禮成本:

且不算彩禮金額,只一套房子在北京上海這種大城市,動輒就是幾百萬往上的天價。

還記得不久前曝光的杭州蕭山情侶聊天記錄,致使他們分手的直接原因就是“買房”的問題。

與過去相比,如今的結婚嫁女收彩禮花費已經漲了好幾倍,各種各樣的消費每一碼都是不小的開支:

女方去男方家,男方要給見面錢,圖個好“彩頭”;

彩禮不能丟了份兒,少了別家會不樂意;

房子車子也要有,總不能沒地方住,以後有了孩子面積不能太小;

操辦婚禮、酒席司儀、婚紗喜糖,蜜月旅行,樣樣都是花銷大頭……

七七八八加起來令人瞠目的鉅額花費著實讓很多準新郎與家屬望而生畏,成為許多家庭無法承擔之痛。

“窮人結不起婚”,在這個時代,不是笑話,是事實。

有人會替男方不平,結個婚要那麼多錢,你是賣女兒嗎?吃相未免也太難看?

可是作為男人應該瞭解,一個女生對於婚姻付出的,遠遠不是有多少錢就能夠衡量的東西:

被父母捧在手心裡疼了二十多年的她們,一朝離家不論遠近成為你的親人,要擁有多少想要永遠陪伴在你身邊的堅定;

而出嫁的女孩對於父母,就像放飛了的風箏,又有多少一朝飛上天空就須得斷線的決絕;

她要歷經八層疼痛宛如十根肋骨同時斷掉的重創為你生兒育女;

你可以放心到外面去闖,卻給她留下家中的戰場,讓這個以前熱衷打扮逛街光鮮亮麗的女子從此投身在這片小天地:做飯洗衣,飲食起居,大小瑣碎無論鉅細…

縱然高昂的結婚成本是事實,可首先在面對這件事情之時,男生不應以逃避或牴觸的態度令女生寒心。

何況現實中,本性心軟的她們又怎會苛刻地要求男生在結婚前必須奉上多麼貴重的真金白銀?心意到了,在你的家庭所能承受範圍內給予她和她的家庭最大體面,讓良心能交代這份感情與責任,就已經足夠。

看似沉重的彩禮實則是一塊對男人態度的試金石:

看你對她的人有多在意,對她的家庭有多重視,對你們的婚姻有多坦誠。

但很可惜,很多男生在一聽到彩禮這個字眼伊始腦中就警鈴大作。他們眼中的伴侶太物質,而相應地女人更不會將自己如此隨意交付。

如果你連這些都做不到,又怎麼能讓她放心的跟你走一生?

於是在第一關金錢車房上,你們就敗下陣來。

“別人的眼光太刺目,得不到肯定與祝福的婚姻,

我寧願不要”

有人說,婚姻本是一場男女雙方感性與理性的博弈:如果勢均力敵,那就能夠成功走到一起;如果差距過大,那必然分道揚鑣。

兩個人感情深厚是結合的根本,可是隻有感情不行,人類理性思維決定著物質基礎之後才是上層建築。

所以要結婚,你得先有錢。

但是事實證明,在這個時代,兩個人要步入婚姻殿堂或許只有錢事也難成。人們考慮的因素太多,外人的意見在很多時候不經意間成為了我們選擇的左右者。

對於春節回家的情侶,最害怕的第二道攔路虎,也許就是來自親戚們“無微不至的關心”

“xx家裡有幾口人啊?家人是做什麼的?公務員好啊!穩定有面子!”

“農村戶口?你一個城裡的找個農村人?門不當戶不對,我們堅決不同意。”

“他是獨生嗎?有沒有兄弟姐妹?”

“父母離婚了?什麼時候離的?為什麼會離婚?單親子女容易出現各種問題,你得要慎重考慮聽見沒有?”

“今年多大了?哪個學校畢業的?是不是一本?學的什麼專業?”

“一年收入有多少?能自己還起房貸嗎?”

“我看這姑娘身高太矮了,配不上你,瞧瞧那腿短的,模樣也不精緻。”

“男孩子長的也不行,不排場,以後帶出去怎麼見人。”

在此時,被親戚批判的不止是那個在你身邊的人,你自己的臉也同樣被打的哐哐作響。句句傷人的話落下,像鋒利的刀子一樣劃過你戰戰兢兢的內心和對方蹙緊的眉頭。

原來曾經在你眼裡那麼完美的一個人,在別人那裡卻什麼都不是。

你所能看到的,只有許許多多張嘴好似在無所顧忌指點江山的點評,像評判一件物品的好壞優劣一般來為你的婚姻羅列標準:

他得有足夠的物質基礎,你總不能和別人窮過一輩子吧?

學歷要好,智商低都影響後代,文化水平不夠的人你怎麼和他交流呢?

長的得能往外領吧?這個條件的你還能看得上?別因為愛情衝昏了頭腦!

一年就賺這麼點錢,家裡還有兄弟姐妹,你是獨生,別去貼補了行嗎?

在家人的否定面前,我們最普遍的反應是推翻以往認知,在他人眼光下難免會重新審視兩人關係。

他真的有那麼差嗎?

我真的配不上他嗎?

一來一回,春節回家的情侶容易分手也說的通了。

“走向婚姻之路不易,且行且珍惜”

不得不說現在人結婚,實在揹負了太多沉重的東西:房子、車子、工作、品貌、學歷…三觀或許會被放到最後,但其中每一點都在暗地博弈。

雙方家庭要磨合,乃至家庭中的每一個人都要相互打量。比個高低上下,看看我們是否足以在各方各面彼此匹配,不致太過高傲,也不會顏面掃地。

從戀愛時的你儂我儂,到一提到步入婚姻圍城多重思慮,誰都知道相愛不易,卻只有在真正觸碰到婚姻這片圍城高牆之時剎那間清醒:

原來結婚真的不是如同想象中那麼容易的一件事。

只被生活風雨磨礪削減的激情就足以擊垮原本想象中無堅不摧的美好關係,何況無盡外力的施壓。感情這種東西是很難處理的,不能往冰箱裡一擱,就以為他可以儲存若干時日,不會變質了。情感消散於柴米油鹽之中,消失在風言風語裡,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不是嗎?

聽到春節前因結婚大小瑣事鬧分手的例子,有人會反諷道:既然如此,那還為什麼非得要冒著喪失尊嚴傾家蕩產的風險去結這個婚,自己過日子不是挺好的?

結婚以後不論是誰,從此套上家庭的枷鎖,一切行為都受到限制。你要束縛住你的心,承擔起很多個人的責任:洗衣做飯、賺錢養家。這是義務,是必須去做的事情,你不能說不

你在選擇別人的同時,別人也在選擇你,就像菜市場裡隨意被遴選的廉價菜品。或許你還會被他的親人看作一無是處,可能在結了婚之後讓父母揹負一窮二白的稱號,你告訴我結婚的意義究竟在哪?

選擇單身不好嗎?是遊戲不好玩?還是零食不好吃?電影不好看?衣服不漂亮?還是王者榮耀沒意思?究竟是為什麼要想不開結婚?

可是,既然要經歷如此痛苦,那為什麼還是有那麼多人義無反顧選擇去領那張小紅本?

她姐覺得,也許答案是因為婚姻是愛情儀式感最好的成全

對於墜入愛河的人來說,這條無形之中將原本生命裡沒有任何交集的彼此緊緊捆綁的鎖鏈,就是一個最能夠證明自己所付出的感情都有意義的盡頭。雖然它很美好,如帶刺的荊棘,卻對所有人都佈滿著吸引力。

與此同時,結婚就像西行取經,須得歷經磨難,有足夠應對外物挑戰的條件和意志:你必須要強大,才能無害地攫取這份果實。否則就算完成了儀式的昇華,生活裡也盡數都會遍佈折磨。

“就算是離開,也得有個合理交代;

自己選的人,為何不堅持愛完”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在這個時代,分手變成了特別容易出現的字眼。不再是木心先生在《從前慢》中述說的那樣:“從前的日色變得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其實一次多愛幾個人也算不得什麼大事了,反倒是有時候兩人為了分手,什麼蹩腳理由都能夠拿來當說辭:“你和我媽八字相沖”;“算命先生說我們五行不合”,要想分開,就會有用不完的藉口。

在這世間男女本是平等的物件,如果在愛情裡有男人會懦弱逃避,就有女人也會計較私利。這樣的女人在分手之前滿腦子想著及時止損:損的是什麼呢?

不過是以自己為資本所能攫取的所有利益罷了。

曾聽過某個女性朋友發表過這樣一番奇葩理論:

也許我離開他以後,從此就會過不上靠別人改變自己階級的生活,住不上好房子,坐不上好車,買不起奢侈品,所以即使我不愛了,我也不會分手。

諸如這種把婚姻視作生活依存的女人,滿腦都是如何做好一隻依附的螻蟻,在對方身上寄予了過大需求的愛情,與以自己當做物品和對方進行商人之間的金錢交易沒有本質區別。

在男女關係中,男兒天生頂天立地需要承擔更多,但在踏入婚姻前夕的他們也並不應該被現實沉重的負擔壓到喘不過氣。身為女生縱是天生柔弱,也要起碼擁有足以負擔自己和組建家庭的準備再邁向這一步。

我們明明都一樣,為何就得別人多付出?

之前有一項調查很吸引人,在大部分90後的擇偶觀中最重要的選擇是:三觀為上。做出選擇的他們認為,只有價值觀相同,生活在一起才不會疲憊。

這個結果對現在的我們無疑有些醍醐灌頂的作用。

對大部分人來說相對沉重的物質,彼此外在顏值,甚至學歷和家庭背景,都沒有三觀契合來的重要。某種程度上,這也算是另一種層面的解脫,畢竟現如今能只靠自己賺取充足物質條件買房買車供養一個平均百萬花銷的孩子的人,實在不算太多。

這些年輕人想的明白:若是在兩個人相處的世界中無話可說,即便物質富足,精神卻恍若空殼,才是真正的“喪偶式婚姻”,沒有什麼比這更可怕。

重視物質條件,接受別人的眼光都是對的。每個人對伴侶的要求不同,我們或許有各自的選擇標準,卻有時候會忽略結婚本身就是兩個人的事情。

我們總是認為自己活在別人的眼中,卻忘了聽從自己內心的聲音:

你不是和我媽結婚,我也不是和你一家人結婚,在生命的最後時刻決定你的去留的人是我,陪伴我直到兩鬢斑白站立不穩的人是你,明明在未來幾十年中相守時間最長的,只有彼此。

既然這樣,那又何必要因旁的意見隨意決定是否分離?

“世間萬般金鑲玉,不敵一人心”

小時候看《武林外傳》,一直不懂為什麼有錢有權的富家女郭芙蓉會選擇一窮二白的酸秀才呂輕侯當終身伴侶。明明在門當戶對勢均力敵這件事上,他們並不相配。

偶然一次,秀才問起這個在他身邊褪去大小姐光環的女子想要的生活,突然發現自己或許在有生之年根本給予不了的時候,那種鋪天蓋地的絕望從未令他如此錐心:為什麼偏偏是自己做不到。

於是他糊里糊塗折騰著賺錢,想要儘自己的努力再拼一把,直至山窮水盡賠到最後全部身家只剩五十文。小時候的我以為走到這一步,他們總會分手了吧。

卻沒想到小郭的幾句話紮紮實實讓年幼的自己蘇了一把。

那時這些言語透露的意味還不能讓人理解,一個隨隨便便出門都要帶幾百兩銀子的大小姐,真的會選擇一個什麼都沒有的落魄書生?

面對這個疑問有人會說,這兩個人之所以能夠有結果,是因為郭芙蓉本身家境優渥,他們就算際遇再差也不會淪落到被生活踩在腳底的地步,這種結合算不得“貧賤夫妻百事哀”。也有人說,一時的窮困潦倒沒什麼,關鍵還是要眼光放長遠去看人。那麼多初始落魄後有成就的例子,你不能說他們永遠都是廢物。

然而問題的答案在續集中得到解釋,那個以前沒錢沒勢的秀才一朝中舉入朝為官,平步青雲做到戶部侍郎,終究與小郭門當戶對,也算結局美滿。不禁感慨還好她的確獨具慧眼,隱忍得了家庭的風言風語、耐得住相伴伊始的窮苦,勇敢面對現實與愛情讓一切都沒有白費的郭芙蓉,實在值得稱讚。

可誰又能說她過的日子一定都是苦的?

其實情侶分手並不可怕,但一在外力施壓之下就放棄你的感情,這也無明智可言。

愛情需要勢均力敵,更需要聽從內心。“我們不會因為小時候的玻璃珠,就放棄長大之後的金銀珠寶”,在這世上並不是所有後來到的都是最好選擇。在隨意丟棄之後就再也找不回來的,不只有物品,更是人心,別等失去後再追悔莫及。

莫要因為別人的意見太過左右了自己的情緒,做好充分考慮:這個你深愛已久的人是否真的必須放棄,聽從自己內心的聲音。

要知道於千萬人中0.000049相愛的機率,都是為了遇見你。

分開之後,那些厚厚一疊車票堆砌起來的思念;

細數耗費的美好時光,夜晚捧在你面前的熱湯飯;

只屬於你的溫柔耳語,悲傷苦痛之際的熱切關懷;

無論何時都能給予力量的踏實懷抱;

就都失去了

可想要“守得雲開見月明”也得有資本。

前提首先,你和你所選擇的人在一起真正過的幸福,的確在適應轉化自我角色,擁有已然足夠成熟的心智接受另一個人進入你的生命。

他可以不富有,但必須有潛力,有讓你一輩子安心下來的準備。

一個男人可以一段時間月薪3000,卻不能永遠如此。我們都不是活在童話裡,冷酷嚴苛的現實容不下黃粱一夢,如果他不積極上進,沒有能力甚至不曾想讓你過上富足的生活,連起碼的飽暖都無法保證,那就別傻了:

這個時候的分手是最好的斷舍離。

馬伊琍的那句“戀愛雖容易,婚姻不容易”是很現實的寫照。

什麼才是最好的感情,我們到底應該尋覓一種怎樣的婚姻?這是我們一直在追求的問題。

答案也許就像《剩者為王》中如曦父親所說:

她不應該為父母親結婚,不應該在外面聽什麼風言風語,聽多了就想要著結婚;她應該想著跟自己喜歡的人,白頭偕老的,去結婚;昂首挺胸的,要特別硬氣的,憧憬的,好像贏了一樣:

她應該能真真正正的幸福,結一場沒有遺憾的婚姻。

而我們每個人,何嘗不該如此?

春節情侶鬧分手是對已有感情的實在考驗,該被坦然接受。

如果戰勝它,糾結背後將是一片坦途,即便未來會有風雨,那也無所畏懼。而想要長長久久在一起,則只有那張幾塊錢的小紅本才能給予我們最大安心。

願所有可愛勇敢的姑娘們,都能擁有底氣迎接分手的考驗,也都能幸運地嫁給愛情。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