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依雲

我們常常高估了談戀愛時的激情,卻低看了過日子積攢出的溫情。

生活不會總是一直順遂,也不會一直異常艱難,我們如此平凡,必然如凡人一樣的過日子、吵架、冷戰、安慰和關懷,無論未來怎樣,只要兩個人有一起努力的決心,就總能把日子過得熱氣騰騰。

1

緣起,一個錯誤的號碼,竟成就了你我的姻緣

每個人的生命都會有一段奇遇,而我與你的相識,似乎也是冥冥中的註定,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惟有輕輕問“哦,真的是你嗎?”

還記得嗎?那時,從工作的城市分手後,你留了個電話給我,那時電話還未完全普及,我抑制不住內心的春心萌動,跑到鎮上去給你打電話。

當電話裡傳出“你撥打的電話號碼是空號”時,我如同被一盆冷水從頭澆到腳。

難道,你僅僅只是把我當做一場遊戲?兩家路途遙遠,去找你是不可能的了,那麼,今生真的就此別過?我在心裡暗暗說了無數個“不可以”。

放棄從來不是我的性格,不甘心的我翻遍了當時的電話黃頁,找到了你家當地電話的首位四個數字,加上你給的號碼的後四位,就這樣,竟然神奇的撥通了你家的電話。

那也是一個情人節,小城的早春,寒風依然有些料峭,趕到相約的地點時,你身穿一身西裝,手上拿著一束玫瑰,凍得在公園門口直跺腳。我竟然有一種說不上來的解恨,覺得這是對你給我錯誤號碼的懲罰。

你訕訕的跟我解釋著原因,眼裡流露出的熱切目光終於擊碎少女的嬌羞與矜持,你如一縷陽光照進我塵封已久的心房。

就那樣,我們相約著牽上彼此的手,從此不離不棄。

死生契闊,與子相悅,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般美好的願景,想必是每個女子都期待的歸宿吧。

2

相戀,親人的棒打也拆不散一對鴛鴦

我試圖將這樣的戀情小心翼翼的向父親吐露,一聽說相隔那麼遠的距離,母親說什麼也不應允,說嫁到那麼遠去,尤其我性格敏感懦弱,怎麼能讓人放心呢?父親更是一萬個不答應。

姐姐們的婚姻沒有一個如意的,我再不想像她們一樣,在這片閉塞的土地上苦苦的折騰一生。

最終,我忤逆了父母,忤逆了家庭,完全沒有顧及父母親人的顏面,毅然決然的跟隨你踏上了北去的列車。

最遙遠的距離,莫過於進退之間。

一個女子,要有多大的勇氣,才可以放棄一切,去追求一個不可知的未來。當我義無反顧的奔向你,便像是給自己做了一個幸福的賭注。

無親無故的我們經歷過艱難,一間石棉瓦搭就的房子也可以成為我們的愛巢,相戀的甜蜜沖淡了那份悽苦,我們的心那時總是那麼近,那麼親,又那麼彼此懂得和憐惜。

可就是這種情況下,要命的是,我竟然懷上了孩子,你說,親愛的,我會好好努力的,讓你和孩子過上好日子。

因為各種原因,孩子還是早產了,當醫生給你下了最後通牒,是搶救還是放棄時,你毅然選擇了搶救,儘管身無分文,儘管前路未卜,你說,她是我們生命的延續,不能就這樣輕易放棄。

在兒研所,那個小小的生命,躺在暖箱裡,身上插滿了管子,揮舞著小小的手和腳,竟也能哭的撕心裂肺,我們就那樣相擁而泣,為那個小生命的成活,也為不可預知的未來。

太多人勸我們放棄,可是責任和底線還是讓你止步了,作為當時店面的主力,你和老闆談妥,達成了一個不成文的契約,你幾年內不離開,他借給你一部分錢來支付高額的醫藥費。

這樣的困境像一個不可解除的魔咒,足足的拖了我們很多年。

我們總以為來日方長,總覺得年輕的生命可以抵擋一切嚴寒,卻不知生活的沉重也一樣能將人拖入深淵。

3

相守時的不易,總是被甜蜜沖淡

日子總會繼續,經歷過黑夜,便必定能迎來白晝。

後來,你瞄準機遇,單立門戶,東拼西湊的湊了點錢,自己開始著手接工程,前一年還發展的順風順水,卻趕上2003年的那場非典,所有的工地停工,手上僅有的資金根本無法讓公司繼續運轉,對於剛剛起步的我們來說,那不啻於一場狂風驟雨,無論怎樣慨嘆“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也依然無法改變那樣的不濟和慘淡。

工地上的款項被暫時凍結,供應商的貨款卻逼得愈來愈急,承受不住壓力的你,站在21樓的樓頂,多麼想一腳踏出去,可是,真的如此做個逃兵,卻也不是你的風格,經歷過在小賓館幾天幾夜的禁食,最終你沒有倒下去,而是重新調整策略,繼續起步了……

你說,人生本就是無數道坎一一組成,極端的兩面總是有相連的契機,沒有破釜沉舟毫無退路的處境,便不會有柳暗花明扭轉乾坤的勇氣。

多慶幸那時的我們,從來沒有放棄過努力,不論是烈日當頭的夏天,還是寒風呼嘯的冬季,也不論是面臨絕境時的猶疑,還是面對艱難時的無助與孤立,終究,我們相攜著手,一路披荊斬棘,捱過了那般狼狽和疲累。

無論生活如何裹挾,有一個相愛的人相守相伴,便是暗夜裡最熨帖的良藥,便是前行路上最強勁的動力。

愛因斯坦說,愛是宇宙間第一能量,擁有它,逢山開路,遇水搭橋。

唯有熱氣騰騰活著的人,才能靈敏地覺察出生活細微之處的美好。如同你我,無論生活中遭遇什麼,依然都能將那抹絢爛的煙火點燃。

4

前路漫漫,我們都是彼此無法甩掉的牽絆

婚姻的殺手,向來不是外遇,而是時間。

多年的相濡以沫,也依然無法抵擋時間的侵襲,不知從何時起,從不吵架的我們,物質生活日漸提升,可也開始爭執不斷,孩子的教育,老人的撫養,瑣事的牽絆,工作上的各執己見,每每讓我們爭得面紅耳赤,誰也不肯認輸。

那天,女兒說,你們都太過偏執,細想想,曾經,我們都因為愛,而對彼此包容遷就,為什麼到了中年,卻越發的不肯妥協?是人到中年的焦慮,還是各自厭倦了彼此?

我百般挑剔你的種種不是,而你也漸漸成了我的差評師。

究竟,是我們遺忘了過去,戾氣纏身?還是我們已經走的太遠,來不及細想,來不及沉吟,只能任由歲月的尖刀刺穿這般平凡的美好?

其實夫妻之間,本就沒有純粹的黑與白、對與錯、愛與恨、補償與虧欠,多少美好都毀在了我們各自一意孤行的執拗上。

我常想,一個完美的男子,是懂得欣賞女人的優點,包容女人的弱點的,他會用一支妙筆,將女人發掘成一座寶庫;

也許,你也常想,一個完美的女子,必是體貼入微又善解人意的,工作上可以做你的得力助手,生活上亦可以照顧得你熨帖無比。

可是生活就像煎荷包蛋,煎完一面就要煎另一面,總按著一面不肯翻篇,哪有不糊的道理?

當我意識到這樣的問題時,你也一樣有這種意識,我們傾心談了很久,彼此訴說著內心的煩躁與不滿,卻在很長的時間裡誰也無法說服對方。

難道真的就這樣嗎?無數個耳鬢廝磨傾心相依的日夜,真的就此成為過去?我想說,這應該不是我,也不是你想要的結果吧?

我嘗試著改變自己,我試著將心中的期待降低,相處竟一天天的變得相對簡單與和諧。

都說好的婚姻是離幸福最近的跑道,親愛的,讓我們一起,放棄執拗放過彼此,重新找回那條幸福的跑道,可好?

生活就像吃一顆秀逗糖,當嚐盡酸澀的外殼後,我們本應感受到甜蜜的滋味,又怎能讓苛責阻擋了那條通向甜蜜的路?

窗外的煙花響徹夜空,斑斕的色彩轉瞬即逝,可再絢爛的煙火也抵不過夫妻間那份綿密的關懷,是否我們都能再次給予彼此一份妥帖,細心的把對方安放收藏?

這樣特殊的日子裡,我們還能否拼湊起記憶的磁碟,將散落一地的柔情蜜意一一撿起?

女兒說,等她長大了,在我們金婚時,會給我們辦上一場盛大的婚禮,因為一場婚禮的儀式,對於一個女人來說,有著不可忽略的意義。

註定了你欠我的,今生不還,愛情便永遠無法散場。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