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在湖南,來廣州玩了2天了,下午從廣州飛麗江。9年了,這是第一個自己過的情人節。去年11月底,我結束了9年的愛情長跑,分手了。

他是我的同班同學,陽光帥氣、活動積極分子,很多迷妹喜歡。大一上學期他向我表白,我意外又驚喜。我們很快就在一起了。那年,我19歲。

在這裡渡過了大學美好的4年時光

大四那年,他考雲南天文臺的研究生沒考上。我家裡專制,我只能接受安排先回老家當老師。我們的戰略是他先留長沙工作,我邊準備長沙的事業單位或公務員考試。

大學畢業後的4年,他當過輔導機構的老師,全職考過雲南天文臺的研究生,也辦過小規模的培訓班。其中,輔導機構的老師做了半年多,全職備考了7、8個月,培訓班開了4、5個月,最後都不了了之。

壓力最大的是他辭職考研那段時間,臨考前3個月覺得不在狀態又棄考。那時候我一個月才1500多,窮得叮噹響,還經常要支援他。快過年了,他連回去的車費都沒有。我又把辛苦存下的3000塊都給了他。

大一下學期寒假回校,他來接我,我們確立了關係

創辦培訓班有起色後,他突然又改變主意想去紐西蘭深造。他說他媽媽已經鋪好路了,有紐西蘭的親戚幫忙,一年後就可以出去了。等他安定後再接我過去。可是等到一切都辦妥後,他又決定不走了。因為捨不得年老感情深厚的奶奶。他媽媽、姐姐都見過我,有一年暑假他媽媽在北京的醫院做手術養病,我還照顧了兩個月。

當時辦的培訓班,設施簡陋

我爸爸很專制,希望我嫁到老家。我們戀愛的第8年,我才告訴家人有了男朋友,而且是山東人。果然遭到了他們強烈的反對。

可能因為我態度很強硬,最終爸媽同意了我們在一起。但提出必須要先在長沙買房,不行就在我老家付個首付(老家首付不到10W,夫妻共同持有)。我知道我父母只是擔心我遠嫁受委屈,希望我多點保障。結果他都一口否定。

我跟他商量彩禮,禮金金額從8W降到了5W,最後變成了3W。他說他只有1w5。我說我有1W多,湊起來就夠3W了。這樣我爸媽會稍微放心點,也給你家添面子。

結果他發瘋似的摔門而出,他無法接受9年的感情還要用3w塊衡量。我直到現在也想不通,為什麼9年的青春竟然比不上區區的3W塊!

橘子洲頭,長沙很有名的景點。我們經常來這裡玩

去年10月底,他說他決定回北京發展了,問我願不願意一起。可以的話把戶口本帶上,把證領了。我無法理解,結婚是兩家的結合,理應由家長輩來一起商量。他爸媽沒空,哥哥姐姐也沒空?真有事來不了,來個電話不可以?再退一步,他不能來見?實在不行,他去個電話也不過分啊!可是他就是連電話都不願意打。

那天我們分手了。12月的一天我熬不住思念給他電話說去看他,問他現在有沒有物件。他說沒有,你來吧。晚上的時候我打電話過去,一個女的接了電話。後來他給我發了資訊說那女的是他家人介紹的,處了3個多月了,但是隻要我過來就馬上和她分手。

我拒絕了。現在我每天都很難過,度日如年。剛和他談的時候約好了一起去雲南,諷刺的是去的時候已經分手。認識他的時候我19歲,今年我29歲。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走出來!"

廣州萬菱匯,shopping好去處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