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都想給父親寫些東西。

作為獨生子的我,我明白,一個父親身上揹負的東西是如此之多,父親曾和我說過,在將來,你也會作為父親這樣的一個角色出現在一個家庭中,你身上揹負的東西或許比我多,我沒有文化,可是,你是我的兒子,無論文化與否,我們是愛你的。自從記事起,和爺爺奶奶一起日子,讓我時常感覺少了些東西,爺爺從小時就開始努力的為我做著一切,勸我睡覺,叫我起床,給我做飯,爺爺曾經說過,我是你爸爸的爸爸,這是我該做的。

看著父親雙鬢的斑白,父親卻開玩笑的說,我們老了。我記得,有一次,新年,父親想讓白頭少些,做了焗油,我勸他去外面的理髮館焗,但是父親還是買了那廉價的焗油膏和我說,那地不是我們能去的。我慢慢的把黑色難聞的藥膏塗在父親的頭髮上,卻又感覺,眼淚順著臉頰慢慢的流下,我努力的掩飾著,說這個東西太刺眼了。

兒時的我,不明白,一點都不明白,為什麼在我犯錯後,總是那麼嚴厲的管教我,為什麼爺爺會心疼的為我說情,而你卻不像爺爺那般得呵護我。但當現在想想,親愛的父親,我真想給你個大大的擁抱,想努力的哭一次,哪怕一次,我會不顧一切的說一聲我愛你,我的爸爸。

14歲,那年,我打架,因為年少輕狂,我犯下的錯誤,想想那次父親和我說,他這輩子第一次進警察局,現在想想,我都想抽自己,可是對不起您得事情如此之多,父子之間或許不該出現對不起這樣得字眼,但是,我會愧疚,很深的愧疚。

過往的從前,你每次都喝很多很多的酒,自從我上大學後,我明白,酒水是一種寄託,是一種無形的朋友,它會讓你暫時卸下身上的重擔,讓你瘋狂,讓你拋開思想,但是那只是暫時的,父親,少喝一點,真的少喝一點就行,我不想再次聽到大夫對我和母親的囑咐,那時小,可是現在大了,我不想讓您重蹈覆轍。

今年我23歲,謝謝您們,我會獨立,也許,這正是您們想要看到的。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