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有人問了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麼那麼多人開車回家,到了樓下還要在車裡坐好久。有個回答點贊特別高。他說: 很多時候我也不想下車,因為那是一個分界點。推開車門你就是柴米油鹽、是父親、是兒子、是老公,唯獨不是你自己;在車上,一個人在車上想靜靜,抽顆煙,這個軀體屬於自己。

這個回答是不是有些讓你懷疑人生?

可是沒毛病啊,活著真的好累啊,每天扮演各種角色忍著脾氣面對各種人,不斷給自己灌輸“成熟”“高情商”的行為準則。

如果是一個男人,他可能是一個父親,一個丈夫,一個兒子,一個朋友眼裡的成功人士,可是隻有在車裡的那點幽暗狹小的空間和時間,才會讓你意識到“自我”的存在,那種感覺真的很好。女人又何嘗不是呢,忙孩子的時候,誰能不說孩子睡了以後的時間才是我們的天下呢?

曾經有張動圖流傳很廣:在日本地鐵裡,有一個男生,坐在座位上啃著麵包,強忍著委屈,眼淚似乎就要奪眶而出。誰也不知道他發生了什麼,但那份心酸,每個人都理解。每個人都一樣,誰身後都有一堆不可說的故事。但他的那身打扮,給他定位了一個體面的身份。這個身份,讓他除了忍住不哭,毫無辦法。

現如今的社會,誰能做到無論何時何地能吐露真言呢?

同事穿著一件土到掉渣的衣服,我們要滿口稱讚她太有品位了;明明是領導心情不好無故發飆,我們卻要回應領導教育的是。

成年的代價就是會失去自我,因為,我們只能把真實的自己,藏在車裡,開啟車門走出去,就必須得微笑著面對每一個人。

我有一個特別愛笑的朋友,看到這姑娘你會感覺陽光照射進我的心房。而且平時聚在一起他特別喜歡講笑話,給我們推薦的電影都是喜劇,就算工作和生活中遇到啥問題了,她也特別樂觀,導致所有人一有負能量就跟她傾訴。

昨天晚上十點多,她扛著大包小包來找我,滿臉疲憊。她說她加班很晚回到家,被房東以租期到了不租給她的理由趕出來了。我從沒見過她不開心的樣子,所以都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而她卻反過來和我開了個玩笑:你說我這雙子座這月是不是水星逆襲?她的輕描淡寫,讓我心裡發堵。正逢她媽媽來電話,只聽到她還是以以往的口氣說:我挺好的,剛和同事吃完大餐,工作也挺順心的,新租的房子離公司很近,十分鐘就到了,媽你就放心吧,我都這麼大了,能照顧好自己。接電話的時候,她身上揹著的那個大旅行包還沒放下。看著她堅強的樣子,我都想哭了。

我說:你折騰了一晚上了,早點睡吧。可半夜起來時卻發現她陷在沙發裡,低著頭滿臉淚水。我不知道她這樣哭了多久。甚至看著她木木的表情,我都覺得,她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哭了。

一個人最徹底的崩潰,就是這樣,悄無聲息地,毫無生機地默默流淚。

讓我想起一句話來:現代人的崩潰是一種默不作聲的崩潰。我突然想到了當年的自己:剛畢業來到陌生的城市,人生地不熟,方言聽不懂,坐個公交下錯站了,站在那裡東西南北都不認識,那一刻我真的崩潰了。

我還有個朋友,在給人打了十年工後,找了幾個朋友共同開了個廣告公司。度蜜月回來,有個合夥人非得說大家理念不合要拆夥。本來都是兄弟朋友的,因為利益原因,撕逼撕到人盡皆知。不僅人走了,還把自己管的客戶和團隊都帶走了。創個業連當年一起尿過炕的哥們都翻臉了。朋友卻根本沒空難受,還有下個月的工資要發,還得給供應商結賬……他必須得趕緊找新的客戶,投資人,給人心惶惶的員工們打雞血。

他想哭,甚至想和那個哥們打一架,但是他什麼都不能做。只能在每天下班後,去家附近的小花園,坐一會,看看大媽大爺跳廣場舞,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回家笑著面對父母妻子,陪孩子玩。

他在別人眼中,是負責的爸爸,有擔當的丈夫,孝順的兒子,賺大錢的老闆。但他自己知道,他就是一個快被榨乾的,面臨中年危機的男人,連跳廣場舞的幸福都沒有。

人生就真的像爬山一樣。山腳下的我們,就是小時候,天真無邪,井底之蛙。爬到半山腰才發現,體力費光,下山已經沒有路,還恐高不敢回頭看;往上爬,手腳並用都不見得能再挪一步。但是能爬過去的,就是那些,能挺住的人。

加油,挺住!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