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主播 | 熙龍

點選音訊,即可聆聽

更多音訊可在喜馬拉雅搜尋:張德芬空間

藍色錢江小區,陸續有業主自發為大火中喪生的母子四人鮮花哀悼,然而,在大火中燒至焦黑的那一層樓依然讓人觸目驚心。

 

在大火中喪生的母子四人,可以說生活在一個被普遍認為家境優越的家庭,中年夫婦,富有,育有兩兒一女,而保姆縱火毀掉了這個家庭,最不忍心看的是父親舉著孩子的照片,哭到抽搐的那張臉。

惡的動機:嫉妒之火

燒在人心裡的嫉妒之火,也會燎原

保姆莫某和這個家庭的境況,有很大的落差。據媒體證實,莫某欠下鉅額賭債,並數次偷盜財物典當,而縱火的直接原因,正是她企圖縱火後滅火立功,博得僱主的諒解。

 

相比起火勢迅速蔓延,吞噬掉母子四人的生命,如果莫某真如自己所說滅了火,竟是一個更好的結局。

 

不過一個更為殘酷的現實是,她在不斷毀掉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這就是嫉妒。嫉妒讓她點燃了書頁扔到沙發上,即便這次她滅了火,得到僱主的諒解,嫉妒之火卻沒有熄滅,若不得逞,必定還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有些人,即使沒有別人所擁有的東西,也能保持對自我的良好感覺。而另一些人覺得這種境況無法忍受。

當一個人實在無法忍受這種境況,而要去摧毀別人所用的東西時,這就是嫉妒。如果只覺得需要達到與別人同等的水平,這是羨慕。”

 

這段話,是在《心理動力學個案概念化》這本書上讀到的,用在莫某身上非常貼切。

 

為別人所擁有的東西而心有不平,這是大多數人會遇到的情況。也許是為別人的富有,也許是感嘆都是同齡人,怎麼自己的成就比別人低,也許是羨慕別人的好心態。

和人產生比較,是一個必須面對的境遇,那些自己沒有而別人卻恰好擁有的東西,是對自尊的考驗,這涉及到我們如何看待自己,以及如何調節自尊受傷的感受。

而嫉妒和羨慕的區別,就在於是否有摧毀之心。

舉一個書中的例子:在派對上,F女士走了進來,她看見一個熟人穿著一件昂貴的連衣裙,大聲說道:“某人穿得真花哨,真不合適。”當她看見熟人臉紅了,感到十分開心。

G女士看見一位朋友披著一條時髦的圍巾,她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圍巾有些過時了,她暗暗提醒自己買條一樣的圍巾,這樣可以變得時髦。第二天,她去商店買了一條圍巾。

心懷嫉妒,需要破壞別人所擁有的喜悅,心懷羨慕,是不需要破壞別人的。

如果把自尊受傷的原因歸結於“這是別人帶給我的傷害”,只能夠從別人身上找原因,報復就誕生了。

 

莫某說,她的本意是想滅火,這個說法聽起來更像是又一次為自己開脫。無意識中的嫉妒,很多時候被體驗到的,是坐立不安的難受,憤憤不平的怒火,咬牙切齒的痛恨,這些都是初級情緒,而不會承認自己很嫉妒,更無法去調整自己的嫉妒。

 

未被察覺到的嫉妒,促生了傷害他人的動機,這種動機在說,如果我沒有,你也不能有,看到你失去,我就高興了。

 

當理智地看到這一切,我們都知道,別人失去了,也不代表自己能擁有。那些用報復換來的快感,也不能平息自己的不忿。心懷嫉妒,走到哪裡都能迅速發現激發不忿的參照物。

農夫與蛇:

有軟肋的時候,我們更要保護自己

電視劇《家族的形式》

莫某是一個極端的例子,很多情況下,人並不會真的去做危及他人生命的事,但縱火案仍然讓人心驚,善意換來惡報,怎麼辦?

 

有人說,這是一個現代版“農夫與蛇”的故事。在伊索寓言中,農夫借自己的體溫復甦毒蛇,毒蛇卻反咬一口,致農夫於死地。而現實中,僱主借錢10萬給莫某買房,容忍她偷盜家中財物,引來了葬身火海的命運。

 

看起來善念善行,卻反而給自己招致禍害,獻出自己的溫暖,這有錯嗎?這真是一個道德難題,我們很難放棄善意,如何保護自己,實際上在於如何合理地使用善意。

 

在杭州保姆縱火案中,有一個細節。當女僱主發現莫某偷竊了價值三十多萬的手錶去典當,她的處理方式是,“你別這樣,缺錢跟我們說。”

 

這句話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會說出來?在我們有軟肋的時候。正如農夫把蛇揣在懷中,也同時把自己脆弱的部位暴露給了毒蛇。

如何請到一個好保姆,是讓許多家庭關注的事情。多次有保姆虐待孩子的新聞傳出,誰也不能保證一個陌生人是不是完全可靠的,但現實是又需要請保姆,因為誰的生活都會有軟肋。

於是,因為保姆要照顧孩子,所以極盡可能對保姆好一些,希望她善待孩子;

因為要找一個能長時間相處的保姆不容易,把保姆像家人一樣對待,希望能長久相處;

因為生活習慣差異,小事讓它過去,什麼都不提,希望保姆能意識到知錯就改。

其實,這樣的善待,也正說明了無法避免的軟肋。孩子,家宅平安,安穩生活,每一樣都是我們害怕失去的,一旦心繫,就是軟肋。

在自己的軟肋上,保護自己是第一位。

“你別這樣,缺錢跟我們說。”女主人這樣說,期待以金錢的資助換來保姆的忠心,然而很難說,這種方式能不能起作用。

儘管出於善意,但期待中的事情是否會發生,卻不是能控制的。更合理的做法是,在自己能承受的範圍內施善。

 

真正的善意,是成熟的選擇

真正的善意,不是一味付出,而是選擇。善意裡包含了許多東西,是需要我們去分辨的。

 

有時,心懷善意是因為一個信念:我從不會主動地懷疑別人。

有個年輕女孩,三番五次地被偷手機,最近她告訴我,“我想了想原因,我就覺得沒有壞人,走到哪兒都不會戒備。”聽起來是無邪的,但代價是,無法做一個有安全意識的人,選擇讓自己保持安全的旅行方式。認為別人和自己都一樣,是一個需要分辨的善意。

 

有時,我們希望能用善意改變別人,我讓你感受到善的美好,你也會變成善的人。但是,事實上我們可能一輩子也無法真的改變任何人。

類似縱火案保姆莫某這樣的人,有一個特點是,無法控制破壞性的衝動,會把它付諸行動,這種毀滅的慾望並非一夜之間迸發,一定是由長期經歷催熟的。能夠改變這種特點的善意,也需要一個同樣長期的過程。

 

有時,是期待以自己的善意,換回對方的善意,這是一個慣性的想法,我對對方足夠好,那想必也是同樣的回報。

這個想法多少有些以己度人,至少我們沒有看到,和對方真實的關係是否真的像自己想象的那樣。

 

有時,不計較或許是因為疏忽和縱容。

同樣面臨保姆問題的一位媽媽,長期被保姆小偷小拿,她總是說,反正我也不缺那點錢,反正不是什麼大事。而保姆越來越放肆,常常在家裡反客為主,她有時竟然不得不忍氣吞聲。

她的縱容和保姆的得寸進尺就此惡性迴圈。

 

當發現這些訊號,請問自己一個問題,我是在合理地使用善意嗎?

 

曾經有一位心理學老師說過印象深刻的一句話,“你要做一個好老師,不可能是100%親和,總要保留一點威嚴,哪怕是1%,否則學生會越界。”

 

他在工作坊裡的教授非常生動,也總是笑容滿面,但不會有學生破壞課堂的規則,隨意挑戰老師的設定。這個合理的善意,讓他不失親和,也保持了必要的威嚴。

 

真正的善意,是成熟的選擇。

保留了自己的權利,又不會傷及對方,我想,這是我們能在善意中學會選擇的標誌。

···

作者 | 陳禹霏心理學碩士,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接受精神分析訓練,從事心理學應用性開發,曾參與運營百萬級心理學課程專案。專業的關注點和擅長領域,兒童發展和教育問題的解決,成年後的個人成長需求解決,包括戀愛、與父母的關係處理。

主播 | 熙龍,我用聲音,擁抱你。微信公眾號:聲優工作室。

轉載請註明出處。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