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盼望什麼???????????那三生石下守候終身的諾言?海枯石爛可謂經典圓滿的愛情故事?滄海滄海,哪怕付出再多,也在所不惜。愛情就像是瓶膽,如若某天不經意弄碎了,失去了視而不見的美妙,我們也會意碎的黯然神傷。可是失去美妙,我們才晃過神來,瞧見瓶膽底面的摸樣。事實上,那瓶膽是有個尾部的奶尖。假如壞了,就此再也不會保溫了。這也是年少時摔壞了水壺,一個人去買瓶膽的時分發現的。這個保溫的小按鈕,致命的一箇中央……記得,寄宿的那會兒,一個人去打水,可不知怎樣搞的水壺就跌碎了。跌碎的只要一霎時。就那麼一霎時,灰飛煙面。一霎時的墜地,像匕首深深插進土地。當時我沒有像其他女孩子那樣呀的尖叫起來。而是倒掉水壺剩餘的熱水,再找一個能夠的中央洗掉細碎的片兒和些許殘渣。黑夜裡、一個人,其實很無助,望見剛打好的熱水就這般滿地流淌,狼籍一片,很是傷心。緘默是孤寂中的錘鍊。唯有緘默,在這冷風吹的夜晚。有些無助。有些無力,有些無辜。就算是這夜晚瀟瀟的風也幫不了我什麼,再蒼涼的曲子也化不開緘默中的哀傷,我無法挽回這破碎的格局。喧囂的四周無意中通知我,無論時間怎樣停滯,躺在路上的照舊是漫過一地的殘骸。不再這樣端望,不要溫和的眼睛滲出悲傷的淚水。我學會如何把心碎化為零。但只是傷心,淚水也挽不回瓶膽的完好無缺,又何況於事無補呢?或許是天定的吧,然後很鎮定地去超市買了瓶膽,繼續校園生活。黑暗的霓虹燈下,烏黑的角落,筆墨般的顏色總會覺得很無助,面對一些事情,關於愛情也是迷茫,領會不到其中的微妙和美妙,更是心奇,為什麼歷代文人總是把愛情當是生活,“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終身一世的愛終究有沒有,誰能通知我,我們究竟是喜歡一類人,而不是某個人而已?!沒有人通知我,飛鳥的羽翼會被天空的淚水擦傷,愛也能夠讓人一蹶不振,接踵傷痕。但是當時還十六七歲,我不在意這些,只是以後再也不會閒逛地拿著水壺不當回事了,摔壞了究竟會燙傷本人,皮肉上的,以及心靈。難免會覺得倒黴無辜。

隨著閱歷,明白了愛情瓶膽萬一碎了,也是天定,壞了就壞了吧,不存在亙古的東西,包括愛情。可是誰能承認已故的愛情是存在過的呢?!正如這隻瓶膽,它確實曾經暖和過,給予我們生活需求,只是破碎而已。

被時間磨平的愛,即使維持,不過是醬醋油鹽的過日子,僅僅為了擔負生活的職責和次序,就成了婚姻?!但是被磨平激情的夫妻生活又能夠維持多久?彼此給不了對方的暖和,就如喪失保溫功用的瓶膽能夠用多久?那決議於我們本人的造化了。一輩子?或許把。滿是傷痕累累的愛情,換了吧,我曾對身邊陷進苦惱的朋友提出的勸誡:假如不時裂這份糾結的愛,你也會一輩子不甘心的。趁本人還年輕,還能夠再選擇,即便到頭來輸了又如何,傷了又如何?至少謀殺某些念頭,不會在委曲求全的陰影下平淡一輩子!有些回想也是好的,沒有閱歷的女人是悲痛的,年少時的閱歷,不論對女人還是男人都像是在醞釀一罈酒,盛酒的器皿雖是舊了些,還留有歲月的斑駁,但絲毫不會阻礙我們觀賞和品味酒的醇厚。即使哐噹一聲摔個粉碎,醞釀的芳香依然芬芳。

沒有閱歷的人生,能夠懂得幾是是非非?我不敢肯定,希望它不會是我的人生。。。。。沒有歷練時間的雕琢,琥珀不會是琥珀,鑽石不會價值不菲。所以喜歡成熟的人,他有著身軀的偉岸,但絕非木偶般的樹立,他的眼神或許是閱歷滄桑凝眸凝視,攝人心魄。正如某些人,越老越有滋味,梁朝偉、劉德華、柳雲龍,這些大牌明星不只僅是靠著表面混演藝圈,而是成熟的氣魄。當然不是選擇愛人一定是那些明星級別的大人物,精髓的男人又有幾,哪能都輪到我們?只是你需求的男人是閱歷世面的成熟,而不是不懂世事,毫無概念的小男生,這樣的人能夠許你一個怎樣的人生?那麼要想換掉舊的瓶膽,就要用清水洗淨殘骸。摔壞了的水壺,徹底地將破碎的沉渣洗掉,本人戰戰兢兢地將新的膽芯裝上去。故此明白瓶膽的結構、型號,以至是他的市場價錢、在哪裡購置。如何裝置。

林佳怡的一首《愛只要你》纏綿了幾善男子、善女人的故事。“真得對不起,應該好好疼你”,可是唱到最後還不是幸福走過,一場別離的結局?!真得迷惑了,到底是相愛不在乎在一同,還是生生世世在一同?解釋不分明。關於真假我也不願意分辨,由於單純無知。

千年之戀,說的很美妙,也不過是神往一番而已。由於是神往,人們才會歌唱和希望。荊棘裡的玫瑰花兒別再妄想白馬的路過,即使捧你在手心,也會累的心疼,就像整天端著寶貴的瓷器,怎能手不麻,心不戰慄?!不免會惶惶整天。很難說哪天不當心砸碎了,就別怪他狠心,是我們一開端就錯了。不該開端就神往圓滿的情人。是我們錯了,並不斷在這種錯誤的觀念走下去。遺忘誰說的,“最大的錯誤是對不可能抱有希望改動的可能”,當然結局也是預料之中。

被徐志摩休掉的張幼儀“雖生平殊少歡愉,但並沒有寂寞黯淡,反活得跟精彩”

以後即便一個人走路一個人打水,但也不會淚水漣漣,遭到偌大的冤枉似的。就像是愛情的瓶膽碎了,照舊能夠繼續生活,不用丟掉暖壺外殼。不失去的是本人的本性,換一個瓶膽,我依舊是我本人,不幸的是連本人也仍進渣滓桶裡了。瓶膽的痛苦會在時空中撫平,反而我們自殘的傷痕是終身一世都抹不掉。換句話說、愛的坍塌,並不是女人的末路,只是千萬別喪失本人,遺棄靈魂於渣滓桶,怎能不讓人傷心?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