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兒在家是公主,你們讓著她點

文 | 晚情

週末,舊時好友出差路過我城市,發微信問我身體允許出來嗎?彼時我正悶得發慌,欣然答應。

幾年不見,好友已經從一個普通職員做到部門主管,於是,我們的話題也一直圍繞著職場轉。

我說最近其實我有很多想法,奈何現在的人實在太不好招了,我倒是願意待遇給高一點,但認真負責又有能力的人,實在是可遇不可求,明年等我生完娃,招人就是重頭戲了,希望我能招到滿意的人。

大概是我這番話觸動了好友心腸,她感慨道:

這點我實在是太感同身受了,你那邊好歹還可以自己做主,我這邊基本都HR主導,最後我面試一下。

這是直接和我共事的,如果是基礎崗位,基本是招一批大學生直接分配到部門來,真是什麼人都有。 

然後她給我講了件事。

上半年,她們公司新招了一批大學生進公司,培訓後就根據意向分配到了各部門,她部門也有幾個,大多都是女生。

沒過多久,各人心性就顯現了,其中有一個女孩子特別認真主動,做事也很靠譜,最關鍵的是性格好,不驕不躁,部門裡的人都很喜歡她。

但還有一個女孩簡直讓人匪夷所思。

首先,她是開著賓士來上班的,這倒也沒什麼,每個人家境不同嘛!有的父母願意讓孩子過得好一點,也無可厚非。

公司的停車區域是有嚴格劃分的,領導層一個小片區,每位領導都是固定車位,普通員工一個大片區,可以先到先停。

有一次,某位副總裁出差回來,發現自己的車位被人停了,只好找總裁辦,總裁辦一查,就是這個女孩子。

領導和總裁辦的同事都沒有怪她,畢竟是新人,對公司的規定了解不全也是正常的,請她把車停到普通員工區域。

她非常不高興地說:

憑什麼領導可以停,她不可以停?

總裁辦的人耐著性子告訴她:

這是公司的規定,領導的待遇和普通員工肯定不同,不管是住宿還是停車,不可能一樣。

那次她黑著臉,嘴裡嘀咕著誰稀罕,氣勢洶洶地把車開走了,領導看了直搖頭。

本以為這是偶然事件,沒想到接下來還是接二連三地發生,她也算在領導層裡出了名。

但大多領導是不願意因為這點小事和員工計較的,以免落下個心胸狹窄的名聲,這一點,倒是讓她有恃無恐起來了。

她覺得很得意,你看連領導都拿我沒辦法,對於其他員工對領導的尊重,更是看不起,背地裡不是罵人家馬屁精,就說人家是奴才。

在自己部門裡,誰讓她做點事,她就怒目圓睜:

我入職之前就看了很多職場書,很多老員工刁鑽圓滑,就喜歡欺負指使新人,我可不是好欺負的,想使喚我?門兒都沒有,我只做我的分內事。

但什麼是她的分內事呢?她的工作職責本來就是部門支援,協助部門裡的行政工作。

於是,一個月不到,她在部門裡的人際關係已經很緊張了,但這時候大家只是偷偷議論,有人投訴到好友這裡,說富二代不適合做普通工作,感覺來了個大小姐。

更離譜的事在後面,因為新人的加入,也因為部門好久沒搞活動了,所以打算搞一次團建活動,大家一聽說要出去玩,都很開心,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

那個女孩子也很來勁,但她對所有人的提議都不滿意,非要按照她的意願來,可是大家平時對她意見就挺大了,怎麼可能所有人就滿足她一人呢!於是,都不理她。

結果,她發脾氣,在辦公室把杯子砸了,把本子摔到地上,這些行為使得大家更不待見她,完全忽略她,繼續熱烈討論。

她見大家都不理她,氣得哭了起來,哭了一會兒見還是沒人理她,索性收拾東西摔門走人了。

第二天,她沒有來上班,中午快下班時,一位中年阿姨探頭探腦地在門口張望,手裡拎著兩個水果籃。

有人問她找誰,她不好意思地說:我是某某的媽媽,來看看大家。說著,把兩個水果籃放到桌上。

大家聯想到昨天的事,猜想她媽媽可能是來替她賠不是的,畢竟是長輩,大家也覺得挺不好意思的,趕緊請她坐下,遞上茶水。

心想雖然她脾氣差,不會做人,可是她媽媽還是挺懂道理的。

她媽媽熱情地和大家說了一會兒話,一定要請大家去附近的餐廳吃飯,架不住她的熱情,大家只好去了,心裡也決定看在她媽媽的份上,就不跟她計較了。

菜點上來後,她媽媽連連說自己的女兒脾氣不太好,給大家添麻煩了。

有人問:阿姨,您家條件那麼好,何必讓她來做這些工作呢,我覺得她好像也不喜歡這些工作。

她媽媽嘆了口氣說:

哪裡啊,我和她爸爸就是普通職工,也沒什麼門路……

有人奇怪了:阿姨,您太謙虛了吧,您看她都開著賓士來上班。

她媽媽苦笑一聲:

沒辦法啊,她就看上了這個車,吵著一定要買,否則就不工作,我和她爸爸沒辦法,只好依了她,現在都還在按揭啊!

大家相互對視了下,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她媽媽繼續說:

我和她爸爸從小特別寵她,她在家裡就是名副其實的公主,沒有人敢違逆她的意思。

這段時間她工作得不太開心,說大家都不讓著她,她今年剛剛畢業,年紀應該是你們當中最小的,你們多讓讓她,算阿姨求你們了。

每個人面面相覷,頓時覺得這頓飯索然無味起來。

同為新人的那個女孩突然說:阿姨,恕我直言,我們這裡的人,誰在家裡不是公主呢?都是爹疼娘愛的,但那也只是在家裡。

我來工作之前我媽就跟我說,進入社會不比在家裡,不能任性,誰也不欠你的,你怎麼對別人,別人就會怎麼對你,我爸爸是開公司的,可是他告訴我,哪怕他是皇帝,也有人不買我的賬。

您如果真的為她好,就應該回去告訴她這些,而不是請我們多讓她。

其他人有點驚訝,這個不顯山不露水的姑娘才是真正的富二代,更贊同她這番話。

中年阿姨面紅耳赤,勉強壓抑著怒氣問:

那你爸媽肯定也教過你團結有愛吧?

女孩說:是的,但不包括無原則地退讓,阿姨,謝謝你的中飯!

女孩說完就走了,其他人也藉口告辭了,出門後,很多人說:某某變成這樣,她父母真的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另一個人說:說真的,誰在家不是心肝寶貝呢!這種做法確實挺讓人反感的。

第二天,那個女孩氣沖沖地來辭職了,揚言說根本不稀罕這種破工作。

後來,有人說她又去了好幾家公司,但每家都呆不長,現在在家啃老,父母還得小心翼翼地伺候著。

這些年,見過很多父母,基本上都說自己如何如何愛孩子,如何如何為了孩子付出,但平心而論,真正懂得愛孩子的父母不多。

有的日日在不幸的婚姻裡苟延殘喘,美其名曰為了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所以孩子長大後,根本沒有正確的婚戀觀,繼續上一輩一塌糊塗的婚姻狀態;

有的傾盡所有為了孩子付出,美其名曰偉大的父愛母愛,卻把所有未盡的希望統統加諸在孩子身上,所以孩子從來不知道快樂為何物;

有的罔顧現實把孩子當公主太子養,卻不知道大清早就亡了100多年了,誰會奉你家孩子為主?所以孩子進了社會,基本上被修理得很慘。

而最可怕的是,這些父母從來不覺得自己的教育有什麼問題(其實這句話是廢話,若她們真覺得自己有問題,說不定早就改了),反而認為其他人都辜負了自己,一代代延續這種悲劇。

所以說,投胎真的是個技術活。

晚情PS:週末和閨蜜們聊新的合作,一直談到快凌晨一點,直到先生出來把我押了回去,意猶未盡啊!相約明年一起出國去考察,只要一談起事業,什麼孕期反應都沒有了,太神奇了,我很想知道自己是什麼構造的,捂臉……

▼轉載請帶上以下資訊,視為授權轉載

晚情:作家,編劇,雲意軒翡翠創始人,著有《做一個剛剛好的女子》等書,新書《做一個有風骨的女子:不迎合,不媚俗》、《純真如你》正在熱銷中。微博@晚情的小窩,個人公眾平臺:傾我們所能去生活(wanqingdepingtai )

▲長按此圖(識別二維碼) 即刻購買或點選下方“閱讀原文”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