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4日,知名文學家、詩人、散文家余光中先生與世長辭,享年90歲。

多年前,余光中先生髮表《鄉愁》的時候,在全球華人世界引發強烈的共鳴,而如今,余光中化作一張船票,歸了“故鄉”。

余光中先生涉獵廣泛、作品風格多樣。從詩歌藝術上看,他是個“藝術上的多棲主義者”:表達意志和理想的詩一般都顯得壯闊鏗鏘;而描寫鄉愁和愛情的作品,一般都顯得細膩而柔綿。

餘廣中先生除了文學藝術上的成就外,他的家庭生活也一直被譽為文學藝術圈的典範。從與夫人1956年結婚,61年的婚姻生活中,一直恩愛有加。

他曾經寫過一首詩,《春天遂想起》,其中有一句細讀來別有意味:

“那麼多的表妹,走在柳堤,我只能娶其中的一朵”。

他的夫人正是他的表妹範我存。

1

1

1範我存,余光中的遠房表妹,相戀多年後結為夫妻。

然而一開始,余光中和範我存的愛情並不被看好。

余光中是家中獨子,而範我存身體不好,患有肺病,餘家擔心範我存會拖累余光中。範家也不同意範我存嫁給余光中,因為自古以來詩人多窮困潦倒,範家憂慮余光中不能給範我存帶來幸福。

但是任憑家中有何意見,倆人還是堅定的走到了一起。第一次見面時,範我存才娉娉嫋嫋十三餘,轉眼倆人已相伴一甲子。

余光中和範我存

2

余光中和範我存都長在江南,雖不是蜀人,卻用地道的川語說情話。因為他們的初次相見就是在四川,但彼時並不相識,在南京時才算正式見面。所以只要是兩人獨處,一定講四川話,這是兩位老人獨特的情話。

2010年9月,余光中攜妻回訪四川時鄉音無改,據他說,這60幾年兩位老人的對話用的都是四川話,他倆甚至還保留了不少四川的生活習慣。

余光中夫婦回訪四川

3

據說在余光中的老家,院子裡有棵楓樹,樹幹上刻有三個英文字母:YLM。Y是余光中,L是Love,M是咪咪。意思就是是"余光中愛咪咪"。"咪咪"是範我存的乳名。兩人相戀時,余光中用一柄小刀刻下"YLM",以銘愛心。不過因為這個小名,余光中還鬧出過笑話。

據範我存回憶,抗日戰爭時,她到四川樂山投奔舅舅,余光中與母親也避戰亂到四川。初見余光中,他“理個平頭,穿一件麻布制服,看起來有點嚴肅,又有點害羞”。因為在相見之前,範我存常聽姨媽提起這位表兄,誇他書讀得很好,中英文俱佳,又有繪畫天分,所以她就多留意了余光中幾眼,不過倆人都太害羞,也沒說上幾句話,便互相告別了。

而余光中對這位表妹顯然很是喜歡,因為不久範我存就收到他寄來的一份同仁刊物,裡面有餘光中翻譯拜倫的作品。可笑的是,信封上寫的收信人名字竟然是“範咪咪”。原來余光中不知道,咪咪只是小名,他甚至都沒好意思去打聽她的真名。範我存收到刊物,雖感突兀,但卻十分敬仰這位表哥的文采。

後來余光中表示,他之所以傾心範我存是因為:“她瞭解我,我也瞭解她。她對文學很敏感,有品味,這是最吸引我的特質。”

余光中和範我存結婚照

4

余光中在南京大學講座的時候,和學子們談起了愛情,他說自己比杜甫浪漫許多,杜甫一輩子只給妻子寫了一兩首詩,而自己給太太寫的就多多了,“我比杜甫浪漫多了吧!”

確實浪漫多了,余光中一生寫詩近千首,其中情詩有一百多首,有人曾問:這麼多首情詩,不全是為範我存而寫吧?

余光中則巧妙答道:"人難免會動情,如果控制得宜,也是一種智慧。"

余光中為範我存寫下許多詩,如在《四月,在古戰場》一文中,他對當年的表妹有這樣的描述:“一朵瘦瘦的水仙,婀娜飄逸,羞赧而閃爍,蒼白而疲弱,抵抗著令人早熟的肺病,夢想著文學與愛情,無依無助,孤注一擲地向我走來……”

又如用範我存小名“咪咪”寫的一首詩:

咪咪的眼睛是一對小鳥

輕捷的拍著細長的睫毛

一會兒飛遠,一會兒飛進

纖纖的翅膀扇個不停

但他們最愛飛來我臉上

默默地盤旋著下降

在我的臉上久久的棲息

不時撲一撲纖纖的柔羽

而比較廣為流傳的則是在二人結婚30週年時,余光中買了一條珍珠項鍊送給妻子,並寫了一首詩給妻子:

滾散在回憶裡的每一個角落

半輩子多珍貴的日子

以為再也拾不攏來的了

卻被那珠寶店的女孩子

用一隻藍磁的盤子

帶笑地託來我面前,問道

十八寸的這一條,合不合意?

就這麼,三十年的歲月成串了

一年還不到一寸,好貴的時光啊

每一粒都含著銀灰的晶瑩

溫潤而圓滿,就像有幸

跟你同享的每一個日子

每一粒,晴天的露珠

每一粒,陰天的雨珠

分手的日子,每一粒

牽掛在心頭的念珠

串成有始有終的這一條項鍊

依依的靠在你的心口

全憑這貫穿日月

十八寸長的一線姻緣

你看,做余光中的夫人多幸福,結婚紀念日又得項鍊,又得妙詩,浪漫之極。

余光中和範我存

5

余光中和範我存結婚後,家裡都是範我存打理,余光中管理的,唯有一大方書案,與車子的方向盤。他說:詩人不挑食、不挑衣,太太弄什麼,便吃什麼,給什麼,就穿什麼。

範我存說,余光中全身行頭都是家人給買,只一項無法代勞,就是鞋子,因為鞋子非得自己試,才知合不合腳。

多年前余光中因公到英國倫敦,同行的還有臺灣高鐵董事長殷琪的文學家母親殷張蘭熙,與父親殷之浩等朋友。經過一家百貨公司時,大家都忙著為親友挑禮物,余光中念起家中妻子,也細細琢磨挑了件高雅的套裝。

當店員問起余光中夫人穿多大碼號時,可真正難倒了這位詩人。

余光中急中生智,請殷張蘭幫忙,倆人擁抱一下,然後轉身告訴店員:比她大一號。雖然在場的人都笑彎了腰,但這何嘗不是詩人余光中的浪漫與幽默呢?

然而他們的婚姻也有不如意之處。

範我存說,余光中忙起來,可能連著好幾天關在書房,誰都不理。哪怕天塌下來都得自己去扛,剛開始範我存很難適應,不過後來她覺得他的創作更重要,所以慢慢的也就諒解他了。

余光中也很是感謝妻子的理解:“她幫我摒擋出一片天地,讓我在後方從容寫作,我真的很感謝她。”

因為彼此的興趣和價值觀差不多,所以二人結婚61年,夫妻幾乎沒吵過什麼架。余光中曾說:鑽石婚必須兩個人合作,如果其中有人先走,無論是離婚或早夭都不能成,得兩個人都長壽,且不分離。

余光中還說:家是講情的地方,不是講理的地方,夫妻相處是靠妥協。婚姻是一種妥協的藝術,是一對一的民主,一加一的自由。

這也是他的婚姻之道吧。

借用作家張曉風的一句話:余光中是眾人汲飲的井,而範我存,就是那位護井的人。

余光中和範我存(後左一)

6

余光中說他很慶幸妻子從未從他的詩句裡去搜索其他含義,這種信任和自由的創作空間對他來說十分重要:"如果妻子對藝術家丈夫把一本賬算得太清楚,對藝術絕對是一種障礙,什麼都寫不出來啦!不過從另一個角度看,這也是她自信的表現。"

他還說:"我的婚姻體質好,就算生幾場病也不礙事,如果婚姻體質不佳,生一次病恐怕就垮了。"細細體會這段話,我猜測,或許他也曾亂花漸欲被迷了雙眼,但範我存,總能讓他感受到婚姻的責任與意義。

余光中和範我存在閒暇的日子裡,總是要去旅行的。我們說過,余光中在家中所需管理的,唯有一大方書案,與車子的方向盤。所以天生方向感絕佳的範我存和負責掌握汽車方向盤的余光中,兩人邊走邊笑,一路好風光。

他們的朋友也經常說:“不要問他們都去過哪裡,要問他們還有哪裡沒去過。”

余光中一家

從前的日色變得慢

車,馬,郵件都慢

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如今余光中先生與世長辭

化作一張船票迴歸“故鄉”

再偉大的愛情故事都有終結的哪一天

但範我存足夠幸運

因為有一個人詩意地愛了她一生

商務合作QQ:1900556960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