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讀點故事app作者:天天天藍73 | 禁止轉載

我做夢也沒想到,會在家附近的菜市場碰到桂秀嫂子。

買完菜,專門去一家青海饃饃鋪買老媽愛吃的焜鍋饃饃,抬頭交錢時,一張略顯滄桑但記憶猶新的面孔映入眼簾,我一下驚得說不出話。

“桂秀嫂子,是你嗎?”

也因為這句話,原本平靜的中年婦女差點將手裡的饃饃掉在地上。

一別二十餘年,我們竟以這樣的方式再見了。

1

第一次見桂秀嫂子時,我12歲,還是小學五年級的學生,那也是我第一次見證轟轟烈烈的愛情。

鄰居家的大哥哥外出打工,帶回來一個眉目清秀的姑娘。我們一幫淘氣的孩子爭相跑去看,當膽大的孩子叫“嫂子”時,她會害羞地低下頭,低低地“嗯”一聲。

那時,剛好放暑假,家裡的櫻桃熟了,媽讓我摘些新鮮的給大哥哥和新嫂子送去。新嫂子還送了我一瓶當時很流行的頭油(類似於現在的護髮素),一來二去,我們兩人就熟悉了起來,知道了新嫂子叫張桂秀,剛滿20歲,是湟中人,家裡姊妹四個,她是老二,和大哥哥同在一個飯店打工。

正是八月暑熱,家裡人都忙著收割麥子,我閒著無事便常常去大哥哥家,陪同樣被留在家裡的桂秀嫂子。桂秀嫂子很能幹,在家裡也不閒著,她總是一邊和我說話,一邊縫鞋墊兒。花花綠綠的絲線,在她手下會變成好看的牡丹花、妖嬈的玫瑰花、戲水的鴛鴦……

一到飯點就開始準備飯菜,菠菜用水煮了和粉絲拌在一起,豆角切得細細的,熗的時候一定要放上紅紅的幹辣椒,蒸包子往往是胡蘿蔔粉條餡兒的。要是天熱,就會做手擀涼麵,切得比買來的掛麵還要齊整,而她做得最好吃的還是焜鍋饃饃。麵粉發酵好後,一層層放上香豆粉、紅曲還有薑黃,宛如藝術品般好看。

偶爾的時候,桂秀嫂子也會面露憂愁,主要是因為她和大哥哥的事情還沒有告訴孃家人。“要是他們知道,一定會要一大筆彩禮錢的。他們當時跟我姐姐婆家就要了8000,然後才讓她嫁到四川去了。”她不無擔憂地對我說。那時候,年少的我完全體會不到8000元錢的壓力和她的心情。

“你大哥哥說等收完麥子就要找媒人去我家提親,到時候我求求情,我爸媽也許會少要一點錢呢。”每每這時,桂秀嫂子眼裡就充滿了渴望。

但是,還沒等大哥哥一家有所行動,桂秀嫂子的孃家人就找上門來了。四男三女,一進家門拉著桂秀嫂子一頓打,嘴裡罵罵咧咧不說,最後,一夥人將新嫂子像拉物件兒一樣,從山路上倒提著腿拉了回去,那場面即使現在想起我也是心有餘悸。

後來,桂秀嫂子還偷著跑回來幾次,為了躲避孃家人,還和大哥哥一起去了新疆摘棉花,期間生了小侄子瀚瀚。但這一切還是在瀚瀚半歲後終結,孃家人再一次來找,不顧大哥哥跪地請求,也不顧小侄子哇哇大哭,還是把桂秀嫂子帶走了,後來再也沒有回來……

大哥哥一次次去桂秀嫂子的孃家去找,每次都打聽不到絲毫訊息,無功而返。

終於,在小侄子三歲時,大哥哥另娶了媳婦,那段當時在小山村轟轟烈烈的愛情終是已成過往。但直到現在,每每回老家見到已經長大成人的小侄子,腦海裡就會浮現出那個眉清目秀、幹活麻利的桂秀嫂子。

2

“妹妹,真的是你啊!也對啊,叫我桂秀嫂子的,也只有你啊!”

菜市場里人來人往,簡短聊天后,我們留了彼此的電話,說好週末休息了我再去找她。

週末,我帶了禮物去看桂秀嫂子,她在菜市場門口等我。一看到我,小跑著過來接過東西,埋怨我浪費錢買了這麼多東西。

桂秀嫂子住在菜市場旁邊的舊樓裡,一個月400元租金,雖然不大,但收拾得乾淨整潔,很是溫馨。

“他不在,我讓他到鋪子裡去了。我的事,他不知道。”桂秀嫂子解釋道。

桂秀嫂子現在不叫張桂秀了,叫張思瀚,因為小侄子的名字裡面帶個“瀚”字。“我自己到派出所改的名字。”桂秀嫂子告訴我,聲音哽咽,眼角溼潤,我走過去,輕輕地抱住了她。

原來,當年被爸媽從大哥哥家帶走後,桂秀嫂子就連夜被送到了一個叫甘谷的地方,押著和一個大她5歲的男人拜堂成了親,對方給了桂秀嫂子的父母一萬元錢。她試圖逃跑過,但都沒有成功,後來懷孕了,生了女兒安安,也就認命了,改了名字領了結婚證,慢慢過起了生活。

“安安的爸爸對我還好,這些年也不打我了。我們一直在外面打工,存了點錢,就租了門面,開了這家饃饃鋪,生意還不錯呢。安安就在這個城市上大學,週末都過來給我幫忙的,掙的錢也夠生活了……”絮絮叨叨中,桂秀嫂子將這些年的生活說給我聽,言語平淡卻又剋制隱忍。

末了,怯怯地問我:“瀚瀚還好吧?”

我說:“好,在西安上大學,快畢業了,和大哥哥年輕的時候長得一模一樣。”

桂秀嫂子終是坐在床沿,哭了出來!

“我對不起瀚瀚,生了他卻沒養他,但我能怎麼辦呢?總不能丟了安安,去找瀚瀚啊!她那麼小,我實在捨不得,作為母親,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穿過二十餘年的光陰,我看著記憶裡明媚清秀的桂秀嫂子,看著她眼角的皺紋,看著她漸生的白髮,看著她粗糙的雙手,看著她悲傷的淚水……這些年,她一定吃了很多苦,嚐了很多生活的艱辛,但她依然思念她的兒子,甚至不惜改了自己的名字,思瀚,思瀚!

3

一個月後,桂秀嫂子帶著安安來我們家。

我在廚房忙活的間隙,安安進來幫忙,小聲說:“姑姑,我媽媽的事情她告訴我了。這些年,我一直不知道媽媽還有這樣的故事,也不知道我還有一個哥哥。我會說服爸爸,讓媽媽認回哥哥的,即使偶爾通通電話也好……”

安安像極了年輕時候的桂秀嫂子,說話的語氣卻果斷堅強。

後來,有空的時候我會帶兒子去桂秀嫂子的饃饃鋪玩。熱騰騰的饃饃蒸出來,兒子總是歡欣鼓舞,嚷著姨姨要給他最大的。

我也見到了安安的爸爸,一個老實本分甚至有點木訥的男人。每次臨走,他都會挑兒子愛吃的饃饃讓我們帶回去。

臨近年關,我買了魚蝦送到饃饃鋪,桂秀嫂子不在,本想著放下東西就走,安安的爸爸卻叫住了我,“要是你方便,和安安的哥哥聯絡下,讓他有時間來看看他媽媽,這些年,苦了她一個女人了……”

我怔住了,抬頭看去,原本緊張的他話說得更是有點語無倫次,“原本就是我們做得不好,當初是強制成親的。這些年,她極少回孃家去,除了我和安安,身邊也沒個親近的人……”

我不知道安安是怎麼給他說的,也不知道他經過了怎樣的心理鬥爭,但歲月、血脈和親情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眼前的他,再也不是當初一不順心就打桂秀嫂子的男人了。珍惜、寬容、善良讓他的形象,在我心中瞬間高大起來!

“謝謝你,我也替桂秀嫂子謝謝你!”

知道事情原委後,瀚瀚回學校前來了我家,帶著大哥哥買給桂秀嫂子的一件大紅色的毛衣,說是當初答應給她買卻沒來得及的……

離別二十餘年,母子終於相見,桂秀嫂子哭了,又笑了!(原題:《桂秀嫂子》,作者:天天天藍73。來自:每天讀點故事APP,下載看更多精彩內容)

Reference: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