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

大部分人都覺得(事實也差不多基本如此),在很多伊斯蘭國家,女性的地位都比男性低。

穆斯林女性面臨著來自男權的種種壓迫,比如必須戴頭巾,不能開車,上街要男性親屬陪同等。

人們想起伊斯蘭國家中的女性,腦海中的圖片總是這樣的….

黑壓壓的一片….

這些陋習被其他國家詬病,但因為文化傳統的力量,人們一時半會兒改不過來….

 

但是….

在眾多伊斯蘭國家的眾多教派中,

有一個教派,卻宣揚女權主義….

 

實際上,他們說的內容之誇張,甚至不是女權主義,而是女尊主義

該教派的領袖直接聲稱:‘女性比男性更高階!’

 

這是何方神聖,思想如此大膽?

這位領袖,就是在伊斯蘭世界中很有影響力的Adnan Oktar。

Oktar出生於1956年2月,今年61歲,他的前三分之二的人生和女權沒什麼關係。

他是土耳其人,在安卡拉市長大,

1979年進入米馬爾希南建築藝術大學讀書。

 

雖然他讀的是藝術,但他對宗教、哲學和政治很感興趣,形成了一套自己的世界觀。

Oktar後來去伊斯坦布林大學讀哲學,更進一步鞏固自己的思想。

在他眾多龐雜無序的思想中,

有這麼一個主軸,支撐著他多年的行動:

反對進化論。

說他是一個穆斯林教徒,還不如說他是一個狂熱的達爾文仇恨者。

他難以容忍進化論的想法,什麼物種物競天擇,什麼優勝略汰,Oktar覺得這根本不是真正的世界,真正的世界應該是充滿平等和愛的!

這是一套西方人搞出來的謊言,找個藉口壓迫其他民族的無恥說辭!

所以,Oktar堅信神創論,他相信所有生物一開始就是被神完美地創造出來的,沒有任何改變,這也意味著所有人都是平等和完美的。

 

為了宣傳自己的思想,他頻頻出現在大學講座和雜誌上,

因為聳動的言論經常上媒體頭條(比如‘博物館裡的化石都是假的,真正的化石和現在的動物沒有改變!’,‘學校、政治團體和媒體都被一個看不見的組織控制了,洗腦我們相信進化論!’)

因為他的言辭太匪夷所思,他還曾經被關到精神病院關了10個月。

Oktar被放出來後堅稱自己的心理狀態毫無問題,認為這是有人對他揭露真相的懲罰….

在被放出來後,Oktar愈加活躍,

他在各地搜尋各種化石(大部分是假的),對比化石和現代動物之間的差異,然後一口咬定‘看不出任何差別’。

雖然沒有任何生物學素養,他自己一個人寫了一本800頁的書,《創世論圖譜》,說自己用‘科學的方法推翻了進化論…..根本沒有人猿的存在’。這本書他還給全球幾百個大學免費送了幾千本。

至於世界上常見的物種滅絕現象….這位老兄是故意無視了。

 

但這和‘女權主義’有什麼關係?

接下來就說道了….

 

Oktar的思想是有點瘋瘋癲癲,但嗓門越大的人,說的話越容易被人聽到。

他周圍的信徒漸漸增多,

於是建立了自己的宗教社群(名字很古怪,叫‘科學研究基金會’和‘國家價值觀保護基金會’)….

 

但很快地,他意識到一個問題…..

大部分土耳其人並不是生物學白痴,他們就是單純地不相信神創論。

該怎麼讓他們相信自己是對的呢….?

 

Oktar注意到,這些年,越來越多的西方媒體對伊斯蘭國家的女性處境進行了詳細但總是負面的刻畫。這讓很多穆斯林年輕人感覺不舒服。

他們想表現,自己國家的女性,包括自己,並不總是過得那麼慘….同時,也想要有更多的自由,展示自己和西方年輕人其實是平等的….

 

Oktar覺得,相比於傳統的伊斯蘭教,經過自己改良的神創論伊斯蘭教,其實對女性更平等,更能吸引信徒。

因為他強調所有人都是神完美地創造出來的,所以根本不存在‘男性比女性更好’的概念。

 

Oktar專門把這個點提煉出來,

宣揚‘女性不比男性差’,‘人人都有靈魂,人人都有同樣的愛’,

為了更招土耳其女性的喜歡,

Oktar索性更進一步,

說成:‘女性不光不比男性差….她們其實更優越。’

‘因為她們更有同情心、更愛乾淨、更準時,她們做事小心細緻。’

‘第一個殉道者是女性,第一個信徒也是女性,第一個接受先知預言的人也是女性…這些都證明了女性更優越。’

有些時候,他還會說出特別肉麻的話,讚揚女性的偉大:

‘我匍匐倒地親吻我母親的腳,那是來自天堂的味道…..’

哇….

哪家教派會有這種想法啊….

真是太大膽了…..

 

大量的富裕家庭的年輕女孩兒們都加入Oktar的教派,

她們都受過良好的教育,從頂尖大學畢業,從經濟學到微生物專業都有。

她們中幾乎每個女孩都能說好幾種語言,英語交流也很流利…..

‘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可以和這裡一樣,女性比男性站得更靠前。’她們在採訪中感動地說。

 

呃….

從信徒們聽佈道的位置上看,女信徒確實坐得比男信徒靠前….

 

幾年前,Oktar為了更廣泛地傳播思想,建立了私人電視臺,A9 TV,每日的節目就是給信徒們講道。

從節目上看,女信徒在Oktar的鼓勵下,穿著都非常大膽,‘怎麼喜歡怎麼穿’,完全不要求帶頭巾….

女人們都化了濃妝,展露出自己的美……

整個場景看上去更像是美國的真人秀,而不是佈道。

Oktar還經常和信徒們一起跳舞,顯得非常開放自在……

‘保守的伊斯蘭教旨是仇恨女性的,千方百計地提防她們,不能和男人站在同一個地方,男人說話的時候女人不能說話….我們這裡可不一樣。女性完全自由。’Oktar說道。

 

咋一眼看上去,貌似是非常女權主義,

但西方媒體在細究的時候發現…..還是有點怪啊…..

 

比如,Oktar總是把女信徒們叫做‘小貓’。

原因是:

‘小貓非常可愛,它們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動物。而全世界的女人都像小貓,因為她們和小貓一樣熱愛生活,一樣美麗,而且和小貓一樣乾淨。’

女信徒和Oktar說話的時候,需要稱呼他為‘主人’(master),….

並且,幾乎所有的女信徒都把頭髮染成金色,

臉上有大量的整容痕跡(雖然她們自稱是天然的),

上節目必須化濃妝(就算是特邀嘉賓,只要是女性也必須如此)。

一樣的妝容、一樣的身材、一樣的頭髮…..看上去像是從芭比工廠的流水線出來的。

 

Oktar無疑對女性的美非常痴迷….

‘我想模仿所羅門先知,他有著美麗的宮殿,美麗的人們圍繞著他。這就是我的夢想。’

 

從節目上的表現看,女信徒們也很難說有多少平等談話的權利。

都是Oktar一個人在臺上說,女信徒們不斷地點頭….

在Oktar講話停頓的時候,她們還需要非常統一地輕搖雙手,前排和後排的動作設定還不一樣,彷彿在給偶像應援…..

 

都是從大學畢業的,這些女孩兒難道沒有意識到,

Oktar的佈道節目,存在物化女性嗎?

據Oktar的長期合作者Oktar Babuna說,大部分加入的女信徒其實是為了反對極端伊斯蘭主義對女性的壓抑,所以才加入的。

她們故意將事情反著幹,不讓拋頭露面,就故意上電視;

不讓裸露身體,就故意衣著性感……

雖然一個是壓抑,一個是物化,但能懟前者,感覺也挺爽的。

 

並且,大部分女信徒非常在意穆斯林女人在西方眼中的形象,

她們希望告訴西方人,穆斯林女性也能性感,做想做的事…..

在網路上,她們也成為了意見領袖,擁有大量粉絲….

 

Oktar的教派在土耳其被視為一個‘被性化的異教’,

很多人覺得難以理解,覺得是故意吸引眼球。

但Oktar不在乎,他非常成功…..

 

他手上控制著一百多個網站,牢牢控制著電視臺,

號稱有300個首席門徒,全球遍佈數萬信徒….

寫了300多本書….

成功利用他的影響力讓土耳其政府將部分進化論網站遮蔽(嗯,這算是他的終極目的)….

 

Oktar對‘女性比男性更優越’的言論,到底信不信,只有他自己知道。

而對他的女信徒來說,

雖然常受嘲笑,但加入教派,也是一種勇敢……

為了反抗一種極端,而加入另一個火坑,有些時候,真的是無奈啊……

 

 

 

 

 

Ref:

https://www.pri.org/stories/2013-05-31/barbie-women-turkeys-creationist-tv

https://www.thedailybeast.com/the-dictator-vs-the-sex-cult

https://twitter.com/GulsahGucyetmez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dnan_Oktar

Reference:Man's 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