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前的今天,在法國文森城堡附近的一片荒地上,

士兵們押著一個穿著長袍,頭戴寬沿帽的女人,來到這裡….

一人舉著槍對準她,

她笑了,給了一個充滿嘲諷意味的飛吻——

‘砰!’

Mata Hari倒下。

她死了。

 

Mata Hari是20世紀初響徹歐洲的豔舞女星,是皇子高官的情婦,是‘最成功的一戰女間諜’,‘害死5萬名法國士兵的女人’…..

今天是她被行刑一百週年,說說她的故事….

 

Mata人生的開始,似乎很平凡…

她原名Margaretha Geertruida Zelle,是個土生土長的荷蘭姑娘,出生在1876年荷蘭弗里斯蘭省的呂伐登市。

父母是當地帽商,用賣帽子的錢投資油田,日子過得非常富裕。

小時候,Mata彷彿是個‘小公主’,上貴族學校,坐著父親買的小馬車招搖過市…

那時的她,感覺自己輕鬆擁有一切,

可在13歲那年,父親破產了…

 

這是她人生中遇到的第一個坎。

父親投資失敗被銀行清算,母親和他大吵大鬧,兩人最終離婚。

Mata跟著母親過,結果沒想到,母親身體不佳,兩年後在鬱郁中死去。

她跑到找父親求助,卻發現他有了新的妻子,對女兒非常冷淡。

15歲的Mata沒辦法,只好在教父、叔叔等各色親戚的屋簷下勉強生活。

16、7歲時,Mata打定主意當一名幼兒園老師,普通地過完一生。

結果,幼兒園校長是個色狼,看她年輕漂亮不斷騷擾她,Mata忍不可忍地離開。

 

沒有工作,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在沒有母親,被父親嫌棄的情況下,自己該如何活下去呢?

 

Mata選擇走一條老掉牙、但相對保險的生存道路:

找個男人嫁了。

 

18歲那年,Mata讀報時看到一則荷蘭殖民地軍官的徵婚廣告,

這個叫Rudolf MacLeod的男人大她20歲,光頭,長得像個古板的老頭,但他有錢有地位…

沒辦法了,必須緊緊抓住他,這是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

 

在主動和MacLeod聯絡後,對方覺得她漂亮又年輕,於是兩人順利在阿姆斯特丹結婚。

 

Mata不祈求愛情,她只想要穩定的生活。

但婚後遭遇的一切,是她沒想到的….

 

MacLeod被荷蘭政府安排到荷蘭東印度(也就是現在的印度尼西亞)當軍官,Mata一路跟著他漂泊萬里坐船到爪哇。

(下圖第一排最左邊是Mata)

來了以後沒多久,她發現丈夫染上酗酒的毛病。

他把自己升不了官的事都怪罪在自己妻子身上,喝醉後脾氣會變得異常暴躁,經常對Mata拳打腳踢。

在爪哇島上,當地人還有娶小妾的習俗,MacLeod一看,哎,這個傳統好!

於是開始公開在外面養小妾,日日逍遙,花天酒地…..

 

Mata在此時有什麼辦法?

沒有辦法,只有忍著。

她對自己的婚姻感到無望,但又不敢離婚,

痛苦又百無聊賴的她開始關注印尼的文化,轉移注意力。

漸漸的,她接觸到影響自己一生的藝術:

印尼傳統舞蹈。

穿著紗裙,隨著節奏,身體像著了魔一般地律動,

她愛上了這種藝術形式。

跳舞的時候,她感到自己的心是自由的….

 

但馬上,又一個噩耗迎來。

1899年,因為一起到現在都不太清楚的離奇中度事件(有人說是保姆下毒,有人說是丈夫的政敵下毒),

Mata的兩個孩子,竟然莫名地染上梅毒併發症!

小兒子當即死亡,女兒Jeanne勉強活了下來….

這起意外讓Mata幾乎崩潰,夫妻倆爭吵後正式分道揚鑣。

女兒原本是被判給Mata撫養,由MacLeod出撫養費,但他沒出過一個子兒。

那段時間,Mata獨自帶著女兒討生活,日子是很苦,但至少還有女兒的陪伴….

 

結果,出乎意料的,MacLeod某天突然想起要去看女兒,他來到後直接把女兒接走了,再也沒讓女兒回來!!

 

Mata憤怒不已,但她知道鬥不過他。

沒有權利、地位和金錢,她什麼都得不到,什麼都無法保留….

這件事在日後對她影響很深。

 

那年,沒有女兒、沒有兒子、沒有父親、沒有母親、沒有丈夫、沒有地位、沒有金錢、沒有工作….

她從‘小公主’跌到人生的爛泥地裡,彷彿自己徹底失敗了。

 

什麼都沒有了…

那就去巴黎吧。

 

1903年,27歲的Mata孤身一人來到巴黎闖蕩,她的夢之都。

20世紀的巴黎是文化和藝術的中心,讓Mata很是著迷。

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馬戲團當騎師,戴著誇張的頭飾在戲篷裡跑圈。

她用丈夫的姓氏給自己取了一個藝名,叫‘ MacLeod夫人’,大體上是為了羞辱他。

 

當騎師可以過活,但她不滿足於此。

她想靠著自己的努力,一點一點地往上爬,得到原有的地位和金錢。

於是,她開始跳印度式的脫衣舞

那會兒,剛好是歐洲興起‘東方熱’的時候,

為了吸引觀眾,Mata給自己編造假身份,說自己是印度尼西亞公主,在印度高人的教導下從小學習印度舞蹈(雖然長得完全不像亞洲人,但靠著化妝技術和服裝,當時的歐洲人信了…畢竟沒幾人見過真的印尼人)。

在舞臺上,

她跳著一種當時沒人見過的舞蹈:

穿著輕紗,肢體擺出異國情調的舞姿,

隨著音樂,一層層褪下輕紗….最後只剩下裝滿首飾的文胸和內褲。

Mata或多或少,就是現代脫衣舞的鼻祖。

 

在當時,這是何等的大膽!

她赤裸裸地表現情慾,袒露無疑地展露自己的身體,

就算是在法國,這也太大膽了….太新奇了….

1905年3月,Mata首次跳脫衣舞后,一夜成名。

當時的巴黎報紙形容她:

‘…像貓一般,非常女性化的舞蹈。隨著她身體的千種舞動,她有千條曲線,千種律動…’

維也納的記者寫道:

‘她像是纖細又高大的小野獸,帶來靈動的舞姿,擁有一頭藍黑色頭髮…臉上帶著奇怪的外國表情…’

 

人們爭相買票去看這種奇異的舞蹈,其中不乏達官貴人。

慢慢的,Mata勾搭上了一個百萬富翁, Émile Étienne Guimet,成為他的情婦。

隨著名聲響遍歐洲,之後她成為了大眾情人。

在她的情人名單上,包括頂級法國大使Jules Cambon…

法國戰爭部部長Adolphe-Pierre Messimy…

甚至,德國太子Wilhelm….

 

剛開始是為了錢,為了地位,

她周旋在不同的男人之間。

後來這對她而言,已經是享樂,她甚至說,有時不為了錢去和他們睡,感覺更愉悅。

 

那是Mata人生最順風順水的時候,

她除了是歐洲名妓外,還是歐洲的時尚風向標,每次穿的衣服會被人們津津樂道….

 

她以為好日子會一直過下去,

但是,戰爭開始了……

 

在一戰之前,Mata被視為一個‘不檢點的放蕩女人’,

但也僅此而已。

但在戰爭開始後,民間變得越發保守,認為Mata非常危險,和眾多各國高官攪和在一起,更是‘紅顏禍水’。

 

Mata沒在意,但漸漸的,

她的豔舞不再那麼受歡迎,人們批評她這根本不是舞蹈。

Mata沒辦法,她在1915年3月演完最後一場後,謝幕自己的舞蹈生涯。

 

因為想念故國,Mata頻繁地來往法國和荷蘭。

荷蘭在一戰時是中立國,所以Mata跨國境的時候並沒有遇到什麼阻礙(雖然自稱是印尼公主…但交的護照是荷蘭的)。

在這途中,Mata遇到了一個自己真正愛的男人:

25歲的俄國士兵,Vadim Maslov。

Maslov是俄國皇室派去幫助法國人打德國的一名普通軍人。

那會兒,Mata比他大十幾歲,但談戀愛的時候一點都不尷尬,她熱烈地和Maslov交往著,兩人濃情蜜意….

1916年的夏天,Mata突然得到訊息,

戀人在前線受重傷,左眼被子彈射瞎了!

 

Mata嚇壞了,她一定要去前線的醫院看看戀人。

但是因為她的中立國民的身份,不被允許靠近前線。

怎麼辦?

怎麼辦?!!

 

在焦急的時候,一群男人突然出現在Mata眼前。

他們說自己是法國情報局的人員,可以讓Mata去看Maslov,但有個條件….

她必須成為法國人的間諜,勾引德國太子Wilhelm,從而得到德軍情報!

 

之前說過,Mata當過太子的情婦,睡過幾次。

但那也不過是萍水相逢,兩人的親密程度還遠遠沒有得到能夠看軍事機密的程度。

當時法國人是從德國的報紙上看到,這位太子在前線威名赫赫,立下重大戰功,覺得他肯定在這場戰爭中舉足輕重,所以特地找到Mata(但後來才發現,這太子就是一個花花公子,去軍隊是為了刷名聲,並不瞭解太多機密)。

法國情報局局長Georges Ladoux甚至親自出馬,給她資金支援…

 

 

Mata很糾結….當間諜,這是沒想過的事….

可是為了戀人,必須賭一把!

 

在1916年年底,Mata獨自來到馬德里,和德軍長官Arnold Kalle少校見面,請求他安排自己和太子見一面。

少校看她言行舉止,很是奇怪,猜測她是不是間諜。

她說自己知道一些法軍的情報,可以用它們來換,只要能讓她和太子見面。

於是Arnold Kalle少校告訴德軍上層,

他們也付給Mata一筆錢,讓他們做自己的間諜,傳送法軍的資訊。

 

一來二去,Mata莫名地發現自己竟然成為了德法的雙面間諜!

但她內心還是偏向法國的,

每當德國那邊要求她說一些法軍資訊時,她就裝糊塗把法國軍政界的八卦資訊告訴他們,誰和誰睡了,誰老婆劈腿了,誰有幾個情人。

同時Arnold Kalle少校也沒給她透露多少資訊,大多都是法國人早就知道的成年老料,至於太子….更是沒有安排見面。

 

德國人對Mata給的八卦資訊厭煩了,毫無價值,還浪費了一大筆錢。

他們想整整法國人,於是,在1917年1月,一場圍繞Mata的陰謀開始了….

 

Kalle少校往柏林發了一份密電,

裡面的內容是關於協助一個代號叫H-21的德軍間諜。

密電裡他詳細說了這個間諜的長相和私人資訊,詳細到,讓人一讀到資訊,腦中就會浮現一個女人的身影:Mata.

這份密電裡甚至說了Mata的女僕叫什麼名字,就差把她本人的名字寫上了。

有趣的是,這份密電是用德軍的密碼寫的,而他們也知道,在不久前,法軍剛剛破解了這份密碼。

 

這意味著什麼….?

這份密報,是德軍故意想讓法國人看見的。

 

1917年2月13日,Mata在香榭麗舍的酒店房中被法國人抓捕。

本來,因為Mata沒有透露關於法軍的重要情報,這個誤會解開並不難,但令人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法國法院在7月份的審判上,指控Mata洩露重大情報,造成了‘超過5萬名士兵的死亡,是法國曆史上最可怕的女間諜!’

法國人並沒有找到切實的證據,但他們就是一口咬定,Mata是個頂級的德國間諜。

他們最後只勉強在Maka的酒店裡找到一點隱形墨水,來證實她給德軍工作(她說那是用來化妝用的)。

因為證據不足,法國情報局局長Georges Ladoux甚至下水,故意篡改證據力圖將罪名在她頭上扣嚴實。

 

這是為什麼,法國人瘋了嗎?

不,其實….他們只是想找一個替罪羊。

 

在審判前兩個月,

法軍的一次重要軍事行動,尼維爾攻勢(Nivelle Offensive),慘遭失敗。

法軍當時計劃在48小時內結束這場對德軍的進攻,預估的傷亡人數在一萬人左右。

結果,法軍在行動當天,遲遲無法攻破德軍的防線,最後傷亡了超過12萬法國士兵!

這件事極大地動搖了法國人的軍心,前線出現大量兵變事件,當時士氣幾乎崩潰,法國高層也出現劇烈變動。

為了穩定軍心,人稱法蘭西之虎的 Georges Clemenceau掌權,成立新政府,

他得給士兵和人民一個交代,為什麼情況會變成這樣?

 

在人們冥思苦想的時候,有人注意到了前段時間被德軍‘送來’的這個間諜,Mata。

一個和德國太子有染的人,一個放蕩的名妓,同時還做間諜工作….簡直就是個完美的替罪羊!

於是,法國政府將所有的罪都推到她身上。

 

情報局局長在偽造證據的時候,是怎麼誇張怎麼來,把她塑造成一個擺擺石榴裙就能得到一堆情報的心機蛇蠍女。

法國媒體也跟上,說她‘亂世妖女’,‘德軍最出色的武器’…

 

Mata在法庭上都聽懵了,她大喊:

‘你們可以說我是妓女,但我絕對不是間諜啊!’

‘我對我的第二祖國(法國)是完全忠誠的!!’

 

法國政府毫不在意….

他們甚至不讓Mata的律師去見她,把她關押在監獄裡,嚴刑伺候,讓她承認自己的‘罪行’….

Mata找荷蘭大使館幫忙,但並沒有什麼用。

更絕望的是,

她求她的那瞎了一隻眼的戀人Maslov,為她出庭做證,結果 Maslov直接拒絕了。

他拋棄了她。

Mata聽到訊息後昏了過去….

 

走到絕境了。

 

1917年10月15日,

41歲的Mata被行刑的士兵們帶到法國文森城堡附近的一片荒地上。

據當時在場的英國記者Henry Wales說,

這位絕豔歐洲的名妓當時雙手並沒有被綁住,人們想把她的眼睛蒙上,她拒絕了。

她大張著雙眼,突然給士兵們來了一個飛吻,

然後子彈上膛….

‘砰!’

 

‘她慢慢的、靜靜的倒下,膝蓋跪地..’Henry Wales記錄道,‘頭一直高昂著,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

(這張其實是後來的電影圖)

(這張是當時真實的行刑圖)

 

 

Mata死了,

她的屍體一直沒有親屬來認領,於是法國政府把屍體送給學生們做解剖研究。

她的頭顱被放在解剖學博物館裡,到2000年,頭不翼而飛……

 

沒人知道她被殺時,心裡在想什麼。

她的名字,Mata Hari,在西方影視作品裡,很長時間是‘蛇蠍美人’的代名詞,人們提到她,就想到口蜜腹劍的女間諜。

直到快一個世紀後,法國和英國放出封塵的歷史資料,

人們才知道,Mata應該是冤死了…..

 

加拿大歷史學家Wesley Wark說:‘他們(法國)需要一個替罪羊,而她是最好的目標。’

英國曆史學家Julie Wheelwright在研究多年後也說:‘她沒有傳送任何資訊,傳的都是普通老百姓能在報紙上看的。’

2001年10月,在軍情五處放出最新的資料證明Mata根本沒做她被指控的那些事後,荷蘭的一個組織Mata Hari Foundation,要求法國政府給Mata洗清冤屈….

 

美國曆史學家Norman Polmer和Thomas Allen表示,雖然她一直被塑造成勾引男人的壞女人形象,但其實….

‘她很天真,很容易被騙。’

‘她是一個男人的受害者,而不是施害者。’

 

從小不被父親幫助,被丈夫家暴,被戀人拋棄,被一國政府利用….

這麼說她,似乎確實沒什麼錯….

 

 

ref: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ata_Hari

http://www.bbc.com/news/world-europe-41595828

http://donhollway.com/matahari/

Reference:Man's 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