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是一種歷經苦難的生物,

但有的時候,也許歷經的太多,就漸漸遺忘了….

 

在上個世紀,

有一戰、二戰、美蘇冷戰等等重大事件,

但有一件事,造成了超過一戰,堪比二戰的人間慘劇。

凡是人類踏足的地方,在美國、英國、中國、日本、法國….遠到阿拉斯加、偏遠的太平洋島國、非洲各國…到處都有這起慘劇的出現。

仍而,隨著時光的流逝,它似乎遺忘在很多人的記憶中了…

 

它就是1918西班牙大流感。

全球三分之一的人感染,造成5千萬到1億的人病死,

當時全球的總人口是17億。

 

1918年1月,

在美國堪薩斯州的哈斯克爾縣,

天氣很冷,人們穿著厚厚的衣服放牛、養豬…

突然,第一個人打了一個噴嚏。

冬天感冒沒什麼稀奇的,但古怪的是,沒過幾天,小城裡幾乎所有的農民都感冒,他們發燒得很厲害,看上去有點像肺炎,呼吸很困難。

 

也許只是一場有點迅猛的普通流感吧..

但當地的Loring Mine醫生覺得不太對,他馬上向美國公共健康部報告了這件事,這也是這場大流感的最早的記錄。

 

健康部沒有在意一個小縣城的感冒,

沒有更多舉措,流感繼續著…

 

過了一段時間,縣城的情況已經嚴重到當地報紙Santa Fe Monitor不得不把它當新聞報道出來:

‘Eva Van Alstine染上肺炎,情況嚴重…Ralph Lindeman也在生病…Homer Moody說自己也病了….Pete Hesser的三個孩子全部染上肺炎…J.S. Cox夫人的身體已經非常虛弱…我們縣城上幾乎每一個人都感染上肺炎。’

 

 

距離哈斯克爾縣不遠的地方,是Funston軍營,

當時正值一戰,它是輸出美國一戰士兵的主要軍營。

在那年的3月11日,從縣城上回來的部隊廚師Albert Gitchell感到自己不太舒服,連做早飯的力氣都沒有。

可是自己必須得工作,除了他之外沒幾個廚師了,

於是Albert Gitchell忍著發燒發熱,給士兵們做麵包和咖啡,然後給他們一碗碗盛…

 

過了幾個小時,

下士Lee Drake說自己也感到發燒,狀況和廚師一樣。

緊接著,中士Adolph Hurby也開始發抖、生病。

到中午,軍營裡已經有107人 報告,說自己染病。

在之後的第一週,有522人都臉色鐵青、呼吸困難,

在4月,軍營中1127人生病,最後46人在痛苦中死去….

 

如果在一開始美國政府就對這件事重視,

可能不會演變到後來的人類噩夢,

但當時政府考慮打戰的事就焦頭爛額,

感冒?肺炎?

他們都沒管。

軍隊嘛,就是要上戰場打仗的,那麼嬌氣幹嘛,

於是Funston軍營的士兵按照原計劃被送往法國,參加歐洲的戰場。

 

一到歐洲,這種流感就開始瘋狂地往各個方向擴散,

法國馬上就中招了,然後英國、德國、西班牙….擴散的地方和軍隊所到之處一致。

在5月,英國大艦隊的軍醫報告,說有10,313 海兵感染流感。

在6月下旬,流感病毒已經傳遍歐洲,傳到北非,然後從阿爾及利亞傳到紐西蘭….之後是澳大利亞….

 

雖然情況嚴重,但為了穩定軍心,各國對這起流感都往輕了報道,甚至索性不報道。

當時只有中立國西班牙對這個流感大書特書,

除了沒有軍事禁忌外,更重要的是,

這流感甚至讓西班牙國王阿方索十三世染上,身體極其虛弱。

因為報道得多,造成西班牙最嚴重的印象,於是各國都將這種病稱為‘西班牙流感’,這就是名字的來源….

 

這是流感的第一波。

這段時間,死亡人數還沒有那麼多,一切似乎還可以控制,

到7月份的時候,流感似乎消失了。

 

美軍在法國發公告,說‘傳染病已經結束。’

一家英國醫學雜誌也表示:‘流感已經徹底消失。’

 

當時唯一讓他們困惑的,是…….為什麼感染上這種病的,都是年輕壯勞力?

大部分流行病的易感人群都是兒童、老年人和體弱的人,

但西班牙流感對健康有活力的年輕人更容易染上,

兒童和老人幾乎像免疫一般。

(下圖實線是感染人群的年齡圖,最容易染上的是25-34歲)

這個問題困擾了醫學界很多年,

近年來,有人提出一個聽上去很合理的理論:

細胞因子風暴。

有科學家研究了病死者冰凍的屍體,提取出上面的病毒,發現該造成人死的主要原因是免疫系統對病原體過度反應,過量的免疫細胞和組織液往肺部聚集,阻礙空氣進出,最終導致死亡。

因為年輕人的免疫系統更好,所以他們更容易得病。

 

那會兒的人們不知道,

有的人以為是腦膜炎,有的以為是戰爭毒氣導致,

有的人甚至認為是對戰爭的詛咒…

但這些都不重要,流行病結束了,沒事了!

 

然而,

事實證明,

這只是一箇中場休息…..

在8月,第二波西班牙流感從法國、獅子山、美國開始,強勢歸來…..

 

 

在距離波士頓35英里,有一個叫Devens軍營的地方。

在9月1日,

這所有著45000個士兵的軍營只有84個病人。

到9月7日,

一名士兵臉色鐵青,痛苦尖叫著被送到醫院。

之後的每天,都有大量的士兵被送進來,

高峰期時,一天之內有1,543 個士兵被傳染!

一個叫Roy Grist的醫生記錄下病狀:

‘這些人剛開始看上去只是普通流感的患者,但是被送到醫院後,他們馬上轉化成從未見過的嚴重肺炎!

兩個小時後,他們的臉頰上出現一點淡綠的痕跡,再過幾個小時,他們的整張臉都會變成鐵青色….鐵青色從耳朵蔓延到整張臉,不出幾個小時就是死亡。’

醫生意識到這是嚴重的傳染病,但也無濟於事,

病人越來越多,最後醫生和護士們也病倒了,只有餐館的服務員能稍微照顧一下病人。

 

軍營的整個醫療系統完全崩潰,

最後醫院拒絕接收任何病人,不管病得多嚴重都不收。

幾千人被丟在醫院外,痛苦地呻吟中死去。

好幾天棺材都不夠,很多屍體只能草草埋了…..

 

在9月,一艘海軍軍艦將病毒傳到費城,

然後在這裡徹底引爆全國….

 

最先感染的是兩名費城的海軍士兵,他們最後病死了。

費城的衛生部部長Wilmer Krusen安撫大家,說這並不是傳聞中可怕的‘西班牙流感’,而是普通的傳染病,讓市民們不要擔心。

第二天,死了14名海兵,還有一個平民,

部長繼續說這個流行病並不嚴重,讓大家要鎮定。

媒體也盡力渲染這種病危險性並不強,讓大家不要傳謠言:

‘西班牙流感——給老毛病起的新名字’

老毛病,這聽上去令人安心…

政府沒有做太多防護措施,

到9月26日,流感已經傳遍了美國全國…..

但不管是費城,還是洛杉磯、紐約….幾乎所有城市的衛生部都表示:這不是大問題。

‘只要市民做好日常預防措施,不需要過多警告。’洛杉磯衛生部說。

‘大部分人感染上的是支氣管疾病,並不是所謂‘西班牙流感’。’紐約衛生部說。

政府避重就輕,媒體也不報道該病的危險,

醫生們受不了了。

在9月底,費城的醫生們拿著警告市民的公開信,要求在報紙上發表,但所有的編輯們都拒絕。

這倒不是由於衛生部施壓,

而是….

美國在1918剛好頒佈了《煽動法》,凡是發表任何對戰事不利,貶損美國軍事行動的人,都會被判20年牢。

美國政府當時還貼了一堆海報,

鼓勵公民在聽到或發現有人說對戰爭不利的話後,主動上報司法局….

在西班牙流感這事兒上實話實說,人們真的不敢啊,

萬一報道出去,軍心動盪,市民抗議,那是要蹲班房的啊….

 

於是,媒體和衛生部只能先捂著蓋子。

 

但市民也不是傻的。

 

在6周之內,光是費城就死了12000人,

最糟糕的時候一天死了759人。

馬車和牧師們在街道上奔來跑去,為垂死的人禱告,然後運送屍體。

這裡也出現了棺材不夠的情況,只能挖坑群葬…

 

普通的流行病?

少來了。

 

市民們拒絕出門,非要出門就戴著大口罩,

從兒童到士兵,所有人都一個大白口罩掛著。

人們也不互相串門了,教堂活動、家庭聚會,能不參加就不參加,如果發現有人感冒,就隔著好幾米遠和對方說話。

到處都是人心惶惶…..

有北卡羅來納的市民Dan Tonkel記錄了當時的情況:

‘我們甚至都不敢呼吸,敢走出去,很多人完全不敢離開家門。也不敢和其他人說話。’

華盛頓的William Sardo記錄:

‘它讓人與人之間隔離,沒有學校生活,沒有教堂活動,什麼都沒有,完全毀掉了家庭和社群生活。這就是我們過的每一天,當你不知道日落時你是否還活著時,日子就是這麼恐懼。’

 

 

重壓之下,各地政府終於漸漸宣佈將學校、劇院等公共場合關閉,

因為病人太多,報紙上甚至出現大量召集護士的廣告…

10月份,病毒已經從美國傳出去,

傳到加拿大、中國、日本、印度、印尼….而且,都出現大量染病死亡的現象。

再後來,從靠近北極的阿拉斯加到遠隔海岸的太平洋島國,全都出現這股第二波流感的病例。

幾乎找不到一個沒被病毒染指的地方。

 

奇怪的是,在11月,

這股強勢病毒突然消失了。

就像出現得莫名其妙一樣,

它消失得也是離奇古怪。

 

在1919年1月份,第三波西班牙流感捲土重來,但強度比第二波要小。

也許是人體對它有更強適應性,或者是,大部分能得病的人,在第二波已經得了…

到4、5月份,西班牙病毒徹底消失。

(下圖為病情爆發時間圖)

在短短一年多,

因為西班牙流感死去的人,比一戰的死亡人數都多(所以很多人認為一戰是由於流感提前結束,因為兵力不足)。

這是一出全世界範圍的恐怖傳染病:

(以下內容來源不同,資料會略有改變)

在墨西哥,全國總人口2.3%-4%的人死亡;

俄國,全國7%的人因它而死;

伊朗,全國8.0%到21.7%的人死亡;

斐濟,16天之內全國14%的人病死;

甘比亞,農村地區幾乎所有人都死亡,因為缺乏醫療資源;

日本,39萬人死亡;

印尼,150萬人死亡;

印度,1700萬人死亡,

英國,25萬人死亡,

法國,40萬人死亡,

塔希提島,一個月之內13%的人死亡;

薩摩亞, 兩個月之內22%的人死亡;

美國,50萬到67.5萬人死亡;

(暫沒找到中國的資料,根據上海申報館10月19日報道,浙江紹興死亡人數為10%,可以一窺)

人們估計全球的死亡人數是5千萬到1億,

而一戰的死亡人數是4100萬,二戰6000萬……

它甚至比戰爭還可怕。

 

這起流感,是人類第一起真正意義上的,

全球性流行疾病(之前的天花霍亂等是區域流行)。

而導致西班牙流感的病毒,也就是H1N1,也被人們稱為是‘流行病之母’。

H1N1後來經過多次變體,成為了季節性的流感,

因為人類醫療的進步,造成的危害也遠不如當年那般糟糕。

 

這起災難,有自然原因,也有部分的人禍,

無論如何,如此大型的災難,不應該被人們忘記…

 

希望,在未來,這樣的災難不會再出現吧…

 

 

 

 

 

Ref:

https://en.wikipedia.org/wiki/1918_flu_pandemic

 

http://www.doctorsreview.com/history/nov05-history/

 

https://www.smithsonianmag.com/history/journal-plague-year-180965222/

 

http://www.popularmechanics.com/science/environment/a1970/4219884/

Reference:Man's 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