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談鬼說魅 (四):轟動台北的人肉叉燒包事件,廟祝的一句話讓夫婦倆人痛下決心....

包子是人們最喜愛的早餐之一,有菜包,有肉包。肉一般都是豬肉。但是令人恐怖憤怒的是竟然有人用人肉來做包子。

凡是台北人,或是住過台北的人,甚至,不住在台北的人,應該都知道台北市最有名的隧道。是的,那就是以靈異傳說聞名的辛亥隧道。辛亥隧道長長貫通台北市與景美木柵一帶,是文山區對台北市的交通要道。

隧道入口的這一端,台北市立第二殯儀館儼然在焉,殯儀館旁便是供應全台北市飲用水的自來水廠,說起來,台北人也滿有創意的,火葬場裡的屍體焚化之後,總是灰飛煙散,融入儲水槽中,添加天然鈣鐵礦物質,想來台北市民罹患骨質疏鬆症的比例應該比較低才對。

七月談鬼說魅 (四):轟動台北的人肉叉燒包事件,廟祝的一句話讓夫婦倆人痛下決心....

辛亥隧道穿越的是一落不甚起眼的緩丘,丘上沒有幾棵樹,光禿禿的挺醜陋,山上密密麻麻散布了各式各樣的土饅頭,因此,住在山腳下宿舍區的台大男生們總戲稱此丘為「饅頭山」。

饅頭山的兩面,山腳下皆錯落著零星的門戶人家,早期眷村的遺跡。時間是何時,已不可細究,總之,這個故事,就發生在山腳下的某家賣包子的小店。

七月談鬼說魅 (四):轟動台北的人肉叉燒包事件,廟祝的一句話讓夫婦倆人痛下決心....

包子店的老闆,我們姑且稱他為黃老漢

黃老漢是個老實的農民,單身了五十年,經人介紹才娶了個寡婦。寡婦帶了兩個兒子嫁過來,黃老漢倒不嫌兩個孩子是拖油瓶,視如己出般疼愛。夫婦兩人商計之後,決定借筆錢來,再用黃老漢多年辛苦攢的一點小錢貼補上,開家小館子,賣些面點和手工包子。

黃老漢做的包子口味很道地,妻子也任勞任怨協助店面的經營,但是不知為啥緣故,生意總是不好。生意清淡也罷,最糟的是還日漸下坡,來過一次的客人通常就不會再上門了,漸漸地,每天桿的麵皮兒少了,但是,冰櫃裡賣剩的包子卻愈來愈多。

這日,整天只買出一盤包子。晚上關了店門,黃老漢與妻子落寞地坐在桌前,楚囚相對。黃老漢對妻子說:「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咱們得想點法子,要不,開店時借來的那一大筆錢可還不出來了。」妻子說:「有啥法子可想呢?你們男人家都想不出好法子,我一個女人哪知道該怎麼辦哪?」黃老漢抓抓頭想了好一會兒,愁眉苦臉地說:「這我想破頭也不明白,咱們的包子味道明明挺好的,沒有理由客人不上門的呀!」妻子點點頭:「是啊!我也想不通。」

「乾脆……」過了好一會,黃老漢幽幽地說:「乾脆咱們早點把店收了吧,省得愈虧愈多。」妻子問:「可是,收了店咱們拿啥來還債呢?」黃老漢想了半晌,又重重地嘆了口氣,無言以對。

「這樣吧!」妻子說:「咱們是不是去廟裡燒個香,問個簽?」黃老漢想想同意了,於是決定,第二天妻子上市場采買些香果肉品,兩人上廟去拜拜求簽。

七月談鬼說魅 (四):轟動台北的人肉叉燒包事件,廟祝的一句話讓夫婦倆人痛下決心....

這廟規模不大,香客也不算多,可是鄰居都說此廟頗靈驗,夫婦兩人求了簽,尋著廟祝請解簽。廟祝讀了簽詩好一會兒,又不住上下打量黃老漢,沉吟不語。黃老漢焦急問:「這簽怎麼說?」廟祝搖搖頭不說話,黃老漢心下更著急了:「難道這個簽不好嗎?

七月談鬼說魅 (四):轟動台北的人肉叉燒包事件,廟祝的一句話讓夫婦倆人痛下決心....

廟祝問了黃老漢夫婦所乾的營生,搖頭嘆氣:「你們家現逢凶煞,而且日後還會一路走下坡,命好一點不過錢財散盡,命壞一點就難免有家破人亡之虞……」夫婦兩人聽了大驚,黃老漢連忙問:「那麼,請問有無破解凶煞的的方法?」廟祝猶疑地搖搖頭,嘆口氣。

黃老漢的妻子哇啦一聲哭了起來,跪在廟祝前面:「師父,求您指點一條生路吧!」黃老漢也忍不住跪了下來:「師父,求求您吧!我年紀已經一把了,家裡兩個孩子還小,這樣下去教我兩個孩子怎麼辦呢?」

七月談鬼說魅 (四):轟動台北的人肉叉燒包事件,廟祝的一句話讓夫婦倆人痛下決心....

解厄的方法並不是沒有,只是……」廟祝說。

「師父,求求您告訴我,不管要花多少錢都沒有關系!」黃老漢夫婦趕緊哀求。說來也挺可笑,兩人本是因為錢財快耗盡了才來求神拜佛的,現在卻急得連「花多少錢都沒關系」的話都講出來了,也不想想哪來的錢啊?

「你們誤會了,我不是要向你們要錢!」廟祝說:「不是我故意不告訴你們,實在是這個方法太缺德。」黃老漢夫婦拚命懇求,最後,廟祝嘆了口氣:「好吧!我說。可是,你們絕對不可以洩露出去,否則必遭大禍。」

他壓低了聲音說:「想要扭轉運勢,唯一的辦法就是賣人肉包子。」「人肉包子?」黃老漢夫婦嚇的臉都白了,怔怔地望著廟祝。「對!人肉包子。只有這個辦法可以改變你們家的命運。

七月談鬼說魅 (四):轟動台北的人肉叉燒包事件,廟祝的一句話讓夫婦倆人痛下決心....

可是,你們一定要記住,這件事絕對不可以讓別人知道。還有,你們家人絕對不能吃這些包子,否則,一定會大難臨頭。」

黃老漢夫婦兩人茫然謝過廟祝,一路上心事重重地回到家,兩人都一言不發。中午小歇過後,妻子問:「你覺得怎麼樣?」黃老漢問:「你說呢?真的要干嗎?」妻子沈吟了一會:「難不成就眼睜睜看著咱們家這樣衰敗下去嗎?」兩人對望了一陣子,終於痛下決心,決定照廟祝的話作去,當下開始計畫如何取得人肉。

七月談鬼說魅 (四):轟動台北的人肉叉燒包事件,廟祝的一句話讓夫婦倆人痛下決心....

黃老漢的包子店就在饅頭山的山腳下,殯儀館隨時都在吹吹打打鼓樂喧騰,遇到好日子,靈車還得排隊,這般算來,肉源不免匱乏。兩人於是決定盜挖新墳,為了掩人耳目,當然只能在月黑風高的深夜行事,而且必須在墳邊就地將屍體化整為零,運帶下山,才不致於太過明顯。

夫婦兩人商量了半天,決定在每次采肉時,割取屍體的胸、腹、臀與腿等肉多的部分,其中當然又以油脂較多的腹肉或臀肉為佳,拿來做包子餡兒口感較好,不過,腿肉和臂肉因為運動量較多,咬勁應該比較棒。因為廟祝千交代萬交代:自己家人絕對不可以吃人肉包子,夫婦兩人無法嘗試新包子的口味,只得靠推算來調配餡料。

當晚夫婦兩人心驚膽跳上山去,口中喃喃祝禱著,打著抖兒挖開一座新墳,割下屍體上的肉,又跌跌撞撞地下山來,一路上除了蟲聲唧唧,以及偶而路過的車聲,也沒有什麼。夫婦兩人並不交談,躡手躡腳回到家後,黃老漢馬上把肉清洗乾淨,跺成碎肉,妻子則開始桿著一張張准備好的麵皮,等黃老漢調好人肉餡料之後,兩人便快手快腳地包起包子來,直工作到清晨四點多才洗澡上床休息。

七月談鬼說魅 (四):轟動台北的人肉叉燒包事件,廟祝的一句話讓夫婦倆人痛下決心....

說也奇怪,第二天早晨十點多,黃老漢剛開店門不久,十分鐘之內,店裡就滿座了,客人如潮水般來來去去,生意好得連擦汗的時間也沒有。妻子也沒閒著,事實上,她的手簡直快斷了,她不住地桿著新的麵皮兒,剛包好的包子馬上就被丟下鍋去。

七月談鬼說魅 (四):轟動台北的人肉叉燒包事件,廟祝的一句話讓夫婦倆人痛下決心....

兩人忙進忙出,直到關店為止,再怎麼冷漠的客人臨走前都會忍不住對黃老漢夫妻說:「老闆,你們的包子味道真好。」收店之後,夫妻兩人眉開眼笑在桌前對坐著數鈔票,大喜過望,一天賺的錢居然比往日兩個星期賺得的錢加起來還要多。盡管已經累得骨頭都快散掉了,可是夫婦兩人都精神勃勃的。而且,他們都沒有忘記:今天晚上,還有活兒要干。

「昨天牛刀小試一下,沒想到今天居然生意這麼好,我看今晚乾脆多拿些肉下來算了,省得咱們每晚都得上山去。」黃老漢悄聲對妻子說,妻子連忙點頭:「對啊對啊!我也是這個主意。而且今天是個好日子,可採的肉應該比較多,採回來冰在冰櫃裡也能用上個兩三天,省點事好!」

最後下場都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