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97年「才華」封冠後,常魯峰一夜成名,成為大家看好的未來阿哥,但直到今天,他從來沒有獲得「紅星大獎」,3年星路也不算寬坦,他說這可以用3個字來講,就是:「不滿意。」

他說,過去3年他只有1年半是在真正工作,1年半的時間都在休息或請假旅行。這種「寫意」生活,他卻說過得有點「傷心」,因為這不是他的年紀所應該過的。所以在第一年過後,他就決定,就算公司加他10倍薪水,他約滿也一定離開。

最後,他以「我進錯門了,對不起,是我的錯」,總結和新傳媒的3年情緣……

新傳媒前藝人常魯峰走了。前天一早他搭新航班機回台北去了,帶著一箱兩袋行李外加3把吉他,和4名前往送行的忠實影迷的祝福,他離開了。

也許有人不了解這名前「才華橫溢出新秀」冠軍臨走前的心情,以及他在獅城工作3年的生活感言。

臨別前的最後一次專訪,我們約在文華酒店酒廊。那天下午,陽光明亮,從39樓俯瞰,獅城美麗的港灣曲線和景貌一望無際。

常魯峰一身白色短袖衫和牛仔褲輕裝出現,點了飲料,便進入正題。

【3年星路3個字——不滿意】

自從97年「才華」封冠後,一夜之間成名,成為大家看好的未來阿哥,但是直到今天,他從來沒有獲得「紅星大獎」,3年來的星路發展也不算寬坦,他說:「可以用3個字來講,就是:不滿意。

「唯一的遺憾是不充實。令我覺得無能為力的是,過去3年中只有1年半我是在真正工作,1年半的時間我在休息,或者請假去旅行。

【工作1年半領3年薪水】

「新加坡的藝人過得太輕鬆、寫意、悠閒了。工作1年半卻領3年的薪水,哪裡的藝人可以那麼幸福呢?但是捫心自問,我愧對自己。

「我不是55歲,我才25歲,而且之前我還不到25歲,I should do something but I didn't.(我應該做些東西,但我並沒有)」他拍了拍胸口,很自然地展示他在閒暇時學會的英語。

「現在這種生活,不是我的年紀所應該過的。但這不是什麼人的錯,長久以來這裡就是這種制度。你喜歡,那再好不過;你不喜歡,那是你的問題。

「新加坡的市場太小,也許一部分劇集去到中國、馬來西亞播出,但是主要還是在本地播。新加坡藝人活在一個蠻封閉的生活形態,也許你是一線演員,或者二線、三線,但是大家都領一份薪水。電視台里超過30歲又沒有兼職的男演員,根據我的觀察,一個都沒有。他們不是做經紀,就是賣雞飯,或賣二手車,或賣房地產。因為市場小,藝人不能指望單靠演藝事業有很多收入。

【新加坡的演藝文化是一種特殊文化】

「新加坡的演藝文化是一種特殊文化,不能評論好壞。只是它和中日港台的都不同。一整年下來,包括花紅,可以拿十三四個月的薪水,但只拍2個月戲,不拍戲時我做我的經紀,賣我的魚頭米粉,看我的房子,why not ?」

「我只是有一點sad(傷心)。這不是我要的藝人的生活。這是兼職藝人。」

常魯峰換了一下姿勢,說:「3年前我來新加坡時,電視台的藝人當中,我只認識範文芳,而那也不是因為她的戲,而是因為她的廣告。三年後,台灣人還是只認識範文芳。

「第8波道現在7點和9點檔都播港劇,本地劇安排到晚上10點半才播,這是一個倒退。而且新傳媒連它在台灣的基地衛星頻道也賣了。

「台灣觀眾不太可以接受新加坡的戲,新視衛星頻道當時在8點檔還在播五六年前製作的節目,怎麼競爭?收視率低,沒廣告,當然就關掉了。」常魯峰承認,這個伸向台灣的踏板的消失,令他深感失望。

【就算加10倍薪水也不續約】

回憶3年前他初來乍到的時候,他承認幾年來的心理轉變很大。「我第一年很努力,像海綿一樣不斷地在吸收,很虛心向學,當然現在還是很虛心。第一年過後,我就決定,就算加我10倍薪水,我約滿一定離開,因為這不是我要的生活。這不是抱怨,是認知不同。」

當他提出辭呈,電視台問他要加薪多少時,他沒有回應。

他說,本地藝人不是因為演技不好,但身價和中台港日韓藝人的相差10幾倍,是因為他們走出新加坡,就沒有人認識。

「我對拍戲的熱情沒減低,我改變不了環境,但我可以改變自己。

「我想說,我對不起關心我的影迷。你可以發現我後來的出鏡率很低,一年來我遲遲不簽約,也沒戲拍,不簽約還給你戲拍嗎?這點合理。但我也告訴保姆說,綜藝節目我不想上,而是它們走不出新加坡。最不喜歡拍《敢敢做個開心人》,每天排戲,一周卻只播半小時,多浪費呀!「《敢》劇要花半年的時間來拍,但是內容太本地化了,走不出新加坡,我寧可花兩個月時間拍《陸小鳳之鳳舞九天》,至少中港台都會播,你說,是不是事半功倍?」他精打細算地說。

「往年的慈善節目我都有參與,但是今年我說:要做可以,給一個節目我自己做,戴著面具吞火球,觀眾根本不知道我是誰。我要嘛不做,要嘛重點要放在我身上。

「我最近也推了很多雜誌訪問,我跟保姆說,你只要安排上封面的,要不然訪問也不用做了。

「作為一名藝人,應該要抓住別人的目光,你出來時如果沒有人看你,你做什麼藝人?」

【本地藝人在缺乏規劃下虛度時光】

他看盡本地藝人在缺乏規劃下虛度時光:「(李)銘順算是好用又努力的藝人了吧,但他這一年來拍不到20集的戲,說是劇集拍了又停停了又拍的調度問題,但是你想,一年可以做多少事啊?可以上多少課程充實自己?都沒有。他快30歲了,只能在等待中度日,這是天大的浪費!

「每次聽到演員回答記者:我接下來計劃做什麼什麼,我就覺得好笑。是你計劃的嗎?是公司計劃的!無論你是阿哥還是阿姐,都只能在家等接戲,他們都不知道接下來會做什麼。

「對公司來說,自己的藝人不紅是嗎?不要緊,可以請海外藝人過來啊,我們的一線演員可以演配角。」

【新加坡電視圈是新加坡的國家縮影】

臨別在即,常魯峰敞開心胸,坦率道出很多人深知但不敢明言的關於本地電視圈的森冷現實。

問他未來電視開放,是否會帶領藝人走出眼前的困境。

他說:「如果只是做綜藝節目、資訊節目和以新加坡為背景的劇,是很難走出去的,因為人家對你的文化沒有認同感。那再多10家電視台還是一樣。除非拍大型劇吧。

「現在有新台競爭,有些藝人加薪100%,這是正面的影響,可是本地市場太小,將來會不會合併成一家呢?」

對於市場小的先天局限,常魯峰說,他不認為有人可以改變。

「新加坡電視圈是新加坡的國家縮影,就像政府把人民照顧得好好的那樣,房子、環境都提供好好給你,富足、安全,有什麼不好呢?要看大明星,可以從海外請啊!想看好看的戲,可以跟海外買啊!

【成了林瑞陽、趙自強等人的小師弟】

說來諷刺,常魯峰就是趁著他在獅城的空閒時間和台灣一些經紀公司聯絡上。他最後簽下「齊石」,成為知名台灣藝人林瑞陽、張庭、楊貴媚、郎祖筠、趙自強等人的小師弟。

「公司聽了我第一張唱片,看過我的《東遊記》和《法庭故事》。我在這裡吸收了3年經驗,這些對我很寶貴。

「他們旗下有11個藝人,卻有12個經理人。我也會有專屬的經理人,和我一起規劃我的將來,會照顧得不好嗎?我不賺錢的話,他也不會賺錢,這就是動力的來源。

「在新加坡,大家都是領薪水的,你一年拍10個廣告,對你的經紀人(俗稱保姆)有什麼影響?那隻會讓他更忙碌而已。

【現在只關心有沒有運氣拍到好戲】

「我現在只關心,我有沒有運氣拍到好戲。運氣,我也沒把握,但是我能把握的是自己的充實,這很重要。」

常魯峰說,未來他將演戲和唱歌兩棲發展。他透露,公司已經和他接了兩檔劇,一檔還是8點黃金檔,他將演一名香港紅女星的丈夫。另外,如果他沒有離開,第二張唱片也該在籌備中了,但是因為沒有續約電視台,唱片約也廢了,他只好把6首自己創作的詞曲拿回去。

「請告訴我的影迷,唱片是一定會出的,已經和唱片公司在談,只是會慢一點。」前幾天才出席有300多名成員的「峰之友」影迷會為他辦的餞別會,「公司不準我去,but I don』t care.(我不理會)光是為了他們,我會努力下去,如果我讓他們發現我去賣雞飯,他們會失望的。」

套一句話說:外面風大雨大,在溫室待了3年的常魯峰,能適應外面的生活嗎?

「沒有問題,我總有辦法應付。我是吃定這行飯的,我的興趣就在這裡,I can take it.」

離開了包薪制的環境,外面只憑運氣不講定律,有實力而紅不起來的藝人多的是,他不擔心?

「做什麼事都有風險,也許會有這一天,那就等它來了再說吧?」他牽起的嘴角,一邊是樂觀,一邊是信心。

和電視台的3年情緣,他以一句總結:「我進錯門了,對不起,是我的錯。」

97年「才華橫溢出新秀」冠軍常魯峰覺得自己3年前「進錯了門」,4天前選擇從他認為「對」的出口離開。他用3個字總結自己在新傳媒的這段日子——不滿意。

針對常魯峰離新前的談話,本報訪問了新傳媒及報業傳訊一些藝人和管理層人員,聽聽他們的看法。

Q1:本地藝人活在一個蠻封閉的生活形態……新加坡藝人太「寫意」?

常魯峰覺得本地藝人活在一個蠻封閉的生活形態,覺得大家領一份薪金,因此在沒戲拍的大部分日子,演員們都去賣雞飯、賣二手車、當經紀等等,全職演員,演戲反而成為了兼

職。

謝韶光

謝韶光:簽了3年約只演一年半的戲……這背後會不會是因為他不受製作組與管理層的歡迎?……若真的輕鬆寫意,這些藝人就不必去兼職了!

對於這點,新傳媒藝人謝韶光初出道時也曾度過坐冷板凳、演出角色沒得發揮的「黑暗期」。一路走來,多次在「紅星」奪冠,演技獲得觀眾肯定,韶光在演藝方面不斷鞭策自己成長,因此可以把話說得更理直氣壯。

他說:「台灣情況和環境都與這裡不同,從一個角度來看,他說的也沒錯……不過,為什麼他在電視台的時候不說,現在離開了才講呢?

「簽了3年約只演一年半的戲,只能說他不被重用,這背後會不會是因為他不受製作組與管理層的歡迎?從另一角度看,我們也可以問:『你覺得常魯峰戲演得真的好嗎?』他說在本地當藝人太輕鬆寫意,但若真的輕鬆寫意,這些藝人就不必去兼職了!這樣的說法本身就有矛盾。」韶光說來,語氣有些忿岔。

「其實,每件事都是多面的,但有沒有必要把個人情緒用放大鏡去放大,影響別人對事件的看法?」韶光質問如今已身在台灣的常魯峰:「你是否有真正努力過或嘗試去改善它?對演戲是否真有那份熱忱,投入的程度有多少?對自己演出有沒有要求QC(品質管制)?拜託!有哪一行會完全如人所意的,如果他夠成熟的話,就應該承擔下來。」

周初明

周初明:成龍還不是有副業,不同在於他只投資而沒親手去做。

如今已將觸角伸向主持方面的周初明,本身就列入常魯峰認為的「兼職藝人」行列中。

在演戲之外,初明本身還經營魚頭米粉和鞋子生意。

「我覺得,這要看你對娛樂圈有什麼要求,希望得到什麼。很多時候,尤其在這個圈,你想做什麼跟你能不能夠做是有出入的。那時很想突破《敢敢》裡面的角色局限,但後來卻發現自己在外型上確實有所局限,當時時機也無法配合。

「談到副業,說實在,那確實讓藝人多一份收入,但是這種情況難道港台就沒有嗎?成龍還不是有副業,不同在於他只投資而沒親手親腳去做。」

陳文聰:魯峰他「頂」著「才華冠軍」招牌,身份尷尬。他既不是公司要力捧的首幾位,卻又不至於成為配角……卡在中間。

在報業傳訊負責編劇的陳文聰說:「無可否認,一些藝人確實是這樣的。在沒有戲拍的日子裡,藝人會感到很不安。這對藝人來說不是件好事,尤其那些想出人頭地的,更會覺得士氣低落。

「一般來說,在電視台里,特別忙的,要嘛就是特別紅的那幾個,要不然就是不可或缺的配角。至於魯峰,他則『頂』著『才華冠軍』招牌,身份尷尬。他既不是公司要力捧的首幾位,卻又不至於成為配角……卡在中間。

「他這樣的情況,就得看公司的產量多少。如果公司多產,怎樣都會軋到一個一線角色;但過去兩三年,新傳媒減產,拍海外大製作,首推的一定是幾個力捧的,當配角呢身份又放不下……」

Q2:本地藝人在缺乏規劃下虛度時光?

常魯峰在談到這點時,把李銘順的例子搬了進來,覺得公司在浪費藝人寶貴的演藝生命。

「其實,與當年同是才華出身的其他藝人如何芸珊、陳思恩,魯峰得到的機會要大得多,但他有沒有真正努力和抓緊機會呢?」

周初明:早期公司確實沒好好規劃藝人的演藝壽命……

初明在受訪時不否認,早期公司確實沒好好規劃藝人的演藝壽命,然而在新領導層帶領下,情況已改善。

「除了合約外,管理組也為藝人較完善的規劃,這也是我決定留下來的原因之一。」

陳文聰:與其說「藝人在缺乏規劃下虛度光陰」,不如說是藝人管理與製作部的缺乏溝通下,浪費了不少時間。

文聰則覺得與其說「藝人在缺乏規劃下虛度光陰」,不如說是藝人管理與製作部的缺乏溝通下,浪費了不少時間。

「其實,真正的藝人規劃必須和製作計劃緊緊相扣,兩者缺乏溝通,就會出現脫節的問題。藝人管理必須清楚了解製作方向、產量,才能很有效地把藝人『推』藝人。譬如說,藝人管理部門有100個藝人,但製作部一年才開50集的戲。沒被用上的藝人是不是就在那裡坐冷板凳?這方面,部門與部門間就必須協調。」

Q3:本地電視節目太本土,走不出新加坡?

常魯峰後來拍環境劇《敢敢做個開心人》,告訴記者他拍得不開心,覺得內容太本地化,走不出新加坡。

周初明:鳳凰衛視的大紅鷹劇場也正在播映《衛斯理傳奇》。說到本土化,像香港的「今夜睇真D」也很本土啊。《敢》劇「開山鼻祖」之一的初明,憑裡頭的「Ah Bee」走紅,過後也因為要擺脫形象框框而毅然放棄參演新系列《敢》劇。他說:「其實,近年來我們也看到新傳媒拍攝《掃冰者》、《陸小鳳》、《白蛇傳》等針對海外市場的劇集。鳳凰衛視的大紅鷹劇場也正在播映《衛斯理傳奇》。說到本土化,像香港的「今夜睇真D」也很本土啊。」

陳文聰:我只能說,作為一個有打出海外理想抱負的演員,拿到這樣的戲,只能說「衰」,這是運氣。

在文聰看來,這個問題是個別電視機構的策略,他不宜置評。他嘗試從電視機構立場分析問題。「說《敢敢》走不出新加坡,但它在本地回收高,那已足以cover。從公司立場來說,他們總有一些戲是為本地市場,另一些則針對海外市場的,他們沒有錯。但,對眼界放

得很高很遠的魯峰來說,則未必如此。魯峰來自台灣,會希望對家人、影迷、『鄉親父老』有個成就交待。不過,他回到台灣,卻沒有人認識他。《掃冰者》推的是南星、《我來也》推文芳……單純地說是公司制度問題,未免有點不公平,這完全是商業策略。「我只能說,作為一個有打出海外理想抱負的演員,拿到這樣的戲,只能說『衰』,這是運氣。」

由於被常魯峰「點名舉例」的李銘順如今人在中國拍戲,記者因此無法與他取得聯絡。上屆才華亞洲之星王建復與高層開會,同樣沒辦法接受訪問。新傳媒製作集團總裁亦未回電給記者。

文樹森:我所管理的藝人都很忙的

常魯峰結束與新傳媒3年賓主關係,大談對本地電視圈不滿。報業傳訊華文媒體與娛樂營運總裁文樹森在受訪時說:「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不能因為一個人的看法一概而論。」

說到本地藝人過得太輕鬆、寫意、悠閒,文樹森只輕描淡寫:「我不知道其他人,至少在我

所管理的藝人當中,沒有這個問題,大家都很忙的。「其實,當藝人的,有時連續數天拍通宵戲,有時也可能一星期都沒戲,這就是藝人的職業性質。我不知道其他人的情況,但報業傳訊藝人已經不多,卻要同時做很多東西,他們就真的很忙。」

說到內容本土化打不出海外,文樹森的看法是:「戲的背景是否本土化並非關鍵,表達方式和情感等人性元素,是跨時空、超越國界的。不同語言背景的片子為什麼可以travel就是這個原因,本土性並不會影響觀眾對片子的共鳴,這就是好戲。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能欣賞美國片《鐵達尼號》、韓國電影《生死諜變》、香港長壽劇《真情》和古裝武俠片《臥虎藏龍》的原因。」